明觉杂志

雪域智严仁达瓦,宣诺洛追足下礼──从宗喀巴大师祈请文看佛教传统的师生关系

文:陈耀红 | 2018-11-27
明年是宗喀巴大师圆寂六百周年纪念,各大藏传教派都将有纪念活动。 (图:网上图片)明年是宗喀巴大师圆寂六百周年纪念,各大藏传教派都将有纪念活动。 (图:网上图片)

佛法讲逻辑思辩,客观事实,即使是禅修,也与人的心理及生理有关。而且,佛是觉者的意思。佛陀不是那种创造天地万物、主宰宇宙的神。那么,佛教倒底是不是宗教?

然而,如果读佛陀的本生故事,又或是读佛教史上许多大师的生平的话,却又充满了超经验的事迹。宗喀巴大师便是其中一位,甚至连他的祈请文,也有消灾降魔等超验能力。这看起来,又有点宗教的味道。

明年底是宗喀巴大师圆寂六百周年(1357 — 1419)。对于思想开放的人,佛教其实是一种对现代社会有很大用处的学科,特别是在帮助人从心灵上生活得比较快乐、平静方面。我对佛教的认识,主要是来自宗喀巴大师的教授,他把佛陀遗留给人类的教诲,有系统而全面地形成了一个相当有用的教育体系,留传到今天,甚至被推广到全世界。所以,如果不囿于宗教或非宗教,而又觉得人类在物质文明已发展得不错了,须要加强一下心灵建设,令心灵与物质得以平衡发展的话,据我的经验,真的不妨趁此机会来探讨一下宗大师的教法,借以全面了解一下佛陀的智慧与贡献。

大师于藏历10月25日圆寂(今年是西历12月2日),也就是此文上载前后几天,可以为纪念六百周年倒数了!那么,就由我来写一写宗喀巴大师祈请文,作为序幕,抛砖引玉吧。

这祈请文在藏地称之为《米则玛》或《密则玛》(反正是藏文音译,不用太计较)。 至于中文,有人译之为《缘悲颂》, 亦有直接称之为宗喀巴大师祈请文,而英文则译为“Migtsema”。这祈请文不长,原来是五句,有相当固定的旋律,非常好听。有趣的是:这篇祈请文居然最初竟然是出自宗喀巴大师自己的手笔。 宗大师为自己写祈请文? 向自己祈请?这是否让人觉得很奇怪?

查实,原本宗大师写此文,是用来献给他最主要的一位上师:尊者仁达瓦 (Jetsun Rendawa, 1349-1412)的。宗大师于二十岁依止仁达瓦尊者。宗大师不少重要着作,思想都是依这位尊者的教授为基础。宗大师亲手写的祈请文原来是:

无垢智王妙吉祥,无量悲藏观自在,

雪域智严仁达瓦,宣诺洛追足下礼,

啓请于我作救护。

文中清楚地写下尊者仁达瓦的称呼,而宣诺洛追是尊者仁达瓦的名号(仁达是地方名,称尊者为仁达瓦就如称宗大师为宗喀巴,宗喀亦是地方名。宗大师原来的名号是洛桑札巴。)很明显,这是宗喀巴大师向尊者仁达瓦作出的祈请。不过,现在流传下来的唱颂,内文已变成:

无缘大悲宝库观世音,无垢大智涌泉妙吉祥,

摧伏魔军无余秘密主,雪岭智严善巧宗喀巴,

洛桑札巴足下作啓请。

为甚么会变成这样?那就要先了解宗大师早年的成就了。

宗大师圆寂日即藏地的燃灯节,信徒以燃灯来纪念这位伟大的心灵导师。(图:陈耀红)宗大师圆寂日即藏地的燃灯节,信徒以燃灯来纪念这位伟大的心灵导师。(图:陈耀红)

宗大师在家中排行第四。母亲怀胎前,父母以至亲戚梦中都已出现种种征兆。一位噶举派具成就的上师在他诞生翌日,更因神通之力而得知,于是派了一名具戒清净的入室弟子,送来金刚圣像和甘露丸等贺礼。这位上师在宗大师三岁时,还亲自带了大量马匹羊群作为礼物,到宗大师家中,要求宗大师的父亲把儿子奉施予他为徒。自此,宗大师便依止这位上师学习经论,并获得许多密乘灌顶。而宗大师在这样小小年纪,居然已经能够把非常难守的密宗三昧耶戒奉如眼珠,防护无犯。

这位噶举上师名号是曲杰 · 顿珠仁钦(1309 — 1385),中文译为义成宝上师,是青海西宁附近的古寺 ──夏琼寺的创办人。此寺在文化大革命时毁于大火,1980年重修;据说在当年宗大师出家的文殊殿附近,顺转经筒绕道到大殿背后,有一小路,上面仍保留了一枚大师脚印;此外,面临黄河岸旁,峭壁上有座金顶经堂,名叫金瓦寺,裏面还供奉有义成宝上师的灵塔。

义成宝上师是宗大师的第一位老师,亦是他的啓蒙老师,直至大师十六岁,离开青海到卫藏(即今天的西藏),仿效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到处增进闻思修学之前,大师一直在这位通晓显密的上师身边学习,所以,当大师遇到尊者仁达瓦时,其实已经在显宗的经论以及密宗的修行上,有了相当深厚的积累。

宗大师一生都不忘这位啓蒙老师的大恩,每闻其名号,立即便举手加额,合十作礼;而且,每逢节日必敬供这位上师,从不间断。

义成宝上师在宗大师入藏前,还授大师锦囊,告以日后如何安排学习的先后次序:「初学慈尊菩萨之五部论,次习法称论师之七部因明论,进学龙树菩萨破离边执之中观六部论等,后遍学一切显密等法。」这其实也就是今天格鲁三大寺(甘丹、哲蚌,与色拉)僧团的课程。宗大师创格鲁三大寺,由十六岁离开老师进藏,到六十二岁圆寂的四十六年间,宗大师到处参学和弘法,且能亲见文殊菩萨,最后还是采用义成宝上师的建议来安排三大寺教程,看来,这应是全面学/修佛陀教法最好的安排了。

至于尊者仁达瓦与宗大师之间,两人的年龄其实相差不远。尊者只比大师年长八岁左右,皆是自孩童时期已有非凡表现的人。宗大师依止尊者后,第一部学的是世亲论师的《俱舍论》。尊者讲时不单按文释义,并把全论要义前后配合,令学生对论中的一切关键有深刻感受。而宗大师则因为能对老师生起「最大清净信心」,加上过去所积累的资粮,所以只听了一次,对文义已经明了,且懂得找出论中最难之处,向老师发问。仁达瓦尊者因此感觉十分欢喜,且对大师说:「为你讲授,实在要非常谨慎小心。」

此后,宗大师便经常追随尊者到处学修。例如尊者在萨迦寺听其他大师教授「道果」时,会抽空为宗大师讲《大乘阿毗达磨集论》、《释量论》等。又例如,一次,尊者去一个名为薄楝的地方,宗大师也跟着去那裏,一面跟当地一位译师学诗词,一面跟随仁达瓦尊者温习诸多经论,又请尊者重讲《现观庄严论》和《戒律》。

由此亦可见,在依止仁达瓦尊者的同时,宗大师也不放过向其他大师学习的机会,包括能够亲见文殊菩萨的大师邬玛巴等等。由于宗大师的博学广闻,而且在思与修方面亦有很高的造诣,所以,当宗大师向仁达瓦尊者呈献祈请文时,仁达瓦尊者便把其中自己的名号改成宗大师的名号,回赠给他这位杰出的学生。后来,宗大师的学生在问准了老师后,把仁达瓦尊者修改后的版本,加添种种仪轨,广为流传,成为今天我们经常唱颂的《密则玛》。

《密则玛》有多种版本,常见的有四句、五句和九句,我也见过有六句版的。《密则玛》与观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文殊菩萨的心咒等相类,都有非常大的力量。不同的版本涉及不同传承的修法,但本质作用如一,将来有机会再作介绍吧。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