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灵山下荷塘月色

文:骆慧瑛 | 2015-10-29
南传法师前往梵宫(摄: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摄影团队)南传法师前往梵宫(摄: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摄影团队)
灵山的优美闲静,与忐忑的内心,相映成趣。(摄:骆慧瑛)灵山的优美闲静,与忐忑的内心,相映成趣。(摄:骆慧瑛)
翻译组员各自在房间工作至近天明(摄:骆慧瑛)翻译组员各自在房间工作至近天明(摄:骆慧瑛)
翻译后的编辑与商讨(摄:张聪慧)翻译后的编辑与商讨(摄:张聪慧)
学诚法师与第五翻译小组合照(相片提供:骆慧瑛)学诚法师与第五翻译小组合照(相片提供:骆慧瑛)
灵山下的梵宫大殿(摄:骆慧瑛)灵山下的梵宫大殿(摄:骆慧瑛)
户外千人坐禅及晚会(摄:骆慧瑛)户外千人坐禅及晚会(摄:骆慧瑛)
论坛中巧遇觉培法师,她是十五年前我就读丛林学院的老师。多年不见,她的慈悲、智慧、庄严和善巧有加无减。她把戴在手上的念珠送赠给我,令我极之感动和惭愧。(摄:于跃)论坛中巧遇觉培法师,她是十五年前我就读丛林学院的老师。多年不见,她的慈悲、智慧、庄严和善巧有加无减。她把戴在手上的念珠送赠给我,令我极之感动和惭愧。(摄:于跃)
会后衍空法师与来自香港的翻译团队散步于落成的拈花湾仿唐建筑群。(摄:高明元)会后衍空法师与来自香港的翻译团队散步于落成的拈花湾仿唐建筑群。(摄:高明元)
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闭幕典礼(摄:骆慧瑛)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闭幕典礼(摄:骆慧瑛)
衍空法师与自来香港的整个翻译团队(相片提供:李韵然)衍空法师与自来香港的整个翻译团队(相片提供:李韵然)
作者于灵山大佛及梵宫前(摄:于跃)作者于灵山大佛及梵宫前(摄:于跃)

世界级佛教论坛


为促进人类文明的提升与前进,中国佛教协会、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于10月24至25日在无锡灵山联合主办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主题为「同愿同行.交流互鉴」,蕴含对人类和谐共处的恳切期待,让不同文明携手共建美好未来而对话交流。


学诚法师、星云大师、智慧长老、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及许嘉璐先生等来自五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一千多名佛教界大德、专家学者和社会贤士汇聚一堂。诸上善人共聚一处的情景,令我不禁想起敦煌莫高窟第158窟涅槃像足部上方北壁,各国使者远渡而来为佛相聚的壁画。不同肤色、国籍的僧侣及贤士,穿着不同的冠冕和袈裟,完全无声而大声地表达出佛教的无我与包容精神。以佛陀教育为根本,能随不同时空,与各地文化融合和流布,使大家和而不同地共存。


语言是交流的重要载体,我有幸应净因法师邀请参与盛会,是负责翻译的队员之一。短短数日相聚于灵山,承着二千多年来的佛缘成就,同时为了合力把这份佛缘延伸至更多个千年,目睹国与国之间、派别与派别之间,不同传承、不同传统的精神交流。南传、汉传、藏传的僧侣,和来自三传及欧美的佛教学者等云集一地,因缘难得而殊胜。


花如斯大量人力和物力,值得吗?大场面背后确有真心。个人认为重点在于多元化的多场论坛。八场分论坛、三场电视论坛和三场新媒体论坛,透过传统和现代的媒介,从不同角度探讨佛教在现今社会如何更有效益地利乐大众。



一带一路一世界


佛教源于印度,跨越千里迢迢之路,传至中土,扎根于中国,至廿一世纪佛教弘扬至欧美等地。二千年多之后,盛况重现。能想像隋唐时国际佛教聚会的盛大景况。当年,在隋代举办的第一次国际交流会,汇聚西域诸国于敦煌,交流文化、政治、经济和技术;唐代长安的盛会,更是集世界各地人材,混和各种文化于一地,顶尖学术与技术于一方。「一带一路」中的文化、宗教、政治、经济、旅游、交通、住食,本是互相依存和影响,唇齿相依。从古至今,一直如是。除了水路、陆路,现代的「一带一路」,还有空路和互联网「路」,让正能量资讯更有效率地广播,使更多人受惠。


是次世界佛教论坛守卫森严如昔,通行证并不通行,活动范围只限于某些区域。庆幸有缘重临六年前建成的梵宫,辉煌依然,气势磅礴,庄严的建筑艺术能无言说法,令人收摄身心。个人较喜欢最近落成的拈花湾会议中心及灵山小镇。山水禅境和唐风建筑融和一体,辅以现代设备和应一般大众需求的小食店及品味小舖。灵山下的新兴建设中,有以佛学用词「波罗蜜」为名的酒店、仿唐式建筑群的购物旅游区及屋苑,依山向湖而建,优雅怡情。


可是,禅意成了旅游卖点?禅,言于口已着实太多,何况沦为世俗中的地产项目广告主题。然而,我们生活于廿一世纪的现代社会,人心不古,要在生活环境中广播菩提种子,种下学佛和得道的因缘。不管出发心是为了推动当地旅游经济,或纯粹发心助他人能有机缘接触佛教,但愿借假修真,他日真的成为灵山下的弘法大道场,借此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学佛,离苦得乐,解决生活和生死这两大课题。



翻译是一种艺术


灵山环境优美,充满诗意和灵气;太湖平静如镜,与我忐忑的内心,相映成趣。由净因法师所招集的国内外翻译团队,共分九个小组,每组约十人,均由一位法师带领。在这四至五天的工作,每组平均翻译了十多万字,中英互译,当中更有不少即场传译。我们每天面对来自各国大量的艰深论文和发表讲稿等,需要在短时间内翻译过来,大家都如箭上弦,战战兢兢,紧张非常,却又仍能笑容满脸,互相关怀和照应。


如净因法师所言:「翻译是艺术。」每组队友,虽然多是首次合作,大家都和谐愉快,有如兄弟姊妹的战友情,发挥团队精神。如衍空法师言:「是因缘成就,同时也成就因缘。」翻译组七十人当中,不是每位都曾以外语或翻译为本科,然而,大家都有同一目标:为世界和平而努力,实际地、默然地从小处着手。


翻译工作虽只是整个国际性大型活动的一小环节,然而,在国际交流中,它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为了方便交流和沟通,准确度、速度和态度都是关键。每组各显神通,把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按时完成。何谓「布施」?把自己所拥有的,奉献给有需要的人,可以是财富(财施)或以佛法布施(法施)。这几天睡觉少工作多,觉得自己辛苦,也觉得其他人更辛苦。自以为是在法布施中,内省后觉得其实自己得着更多,也惭愧平时用功不足,感恩得到这修福修慧的大好机会。


翻译组内卧虎藏龙,有不少来自清华、北大、北航等高校的核物理、生物等专才、英语学家等高学历的青年法师和在家居士。他们在忙碌的生活中抽出时间,付出身心,投身弘法行列,举重若轻,在幕后默然付出,是一撮发心而有能力的新一代。从香港出发的翻译队友共十人,多为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硕士和博士毕业校友。平日在不同行业各领风骚,今次大家聚首,为同一目标,皆把自我放开放下。除翻译工作外,还随时候命,承担接待贵宾等工作。


队友们对翻译工作非常认真,尽管工作至半夜,面对文件中的佛教用词,仍字字推敲,句句参酌。那份对法的探讨,可见一众难得的供养心和承担力。我隶属的第五小组的组长贤威法师是其中一位,至论坛开幕前一晚,时至半夜,组员已疲倦不堪,而翻译仍未完成。组员们的脑袋已不太灵活,然而法师仍挺腰而坐,双手伸直放在键盘上,专注工作,如一位面临大敌,仍撑着孤身迎战的将军,为世界和平而战并守至最后一刻,僧侣们的无私付出,实在令人敬佩和感动。



灵山下荷塘月色


在灵山工作了几天,一组队友各自忙碌,没有机会与召集人净因法师碰头。至最后一天晚餐过后,法师与香港来的翻译队友相聚,说翻译组下榻的古竹渡假村附近有一荷塘,想带我们散步走走。原来美丽宁静的塘边,一直都在住宿处后方,却要至临别的一夜,经法师指引带路,方知就在咫尺之间。忽然想起「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祈愿世界和平,首先要从自心做起。


法师逐一问候,众人或坐或站,各自报上近况。整个环境恬静和谐,仿似怕惊醒沉睡了的浮世梦。净因法师每说完一句话便睡着,然后又醒来继续和我们说话。猜想他一定为了论坛,不知多少夜未眠。我们在旁边的,如何有能力帮忙半分,为如来家业担起弘法使命?如何报恩?唯有做好自己,利益他人。


我们不忍见法师劳累,请他回寮休息。他却坚持留下与我们谈话。月色下见到法师为众生忘我付出,实在令人拜服。师生间的情谊,如倚荡秋千的感觉,微风拂于面的轻柔。灵山下的荷塘月色,没有拈花的微笑,皆具禅意。洁净的莲华与皎月相映,《妙法莲华经》是佛在灵鷲山最后的说法。每一步向前精进,多一分接近佛心,接近佛的光明境界。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