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靠近死亡变奏曲

文:妙凡法师 | 2019-06-27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发心出家时,压根儿都没想到,面对死亡,是修行的课题之一。

人死变鬼,这是小时候口耳相传的基本常识,乡下的告别式现场也一定是十八地狱变相图,潜移默化的教育所有路人甲、乙,不管是好人或坏人,死了以后都得到地狱找阎罗王聊一聊「我就这样过了一生」,所有惊悚骇人听闻的鬼故事,越怕越爱听,越听越害怕,鬼,固然让人惊心胆跳,但是死亡,却像一个蒙上神秘面纱的女子,让人好奇又害怕。

第一次靠近死亡是在童年,我去叔叔家玩,开开心心的就往客厅跑,一跑进去,发现叔公盖着白色的布,直直的躺在那裏,我楞了一下,这⋯⋯是⋯⋯,我的天啊!二话不说,我来不及倒车,只好从另外一个门,冲了出去,从那次以后,看见老人就让我想到死亡。

出家后,第一次面对死亡,是帮一位老信徒的先生往生助念,大体放在木板的通铺上,陀罗尼经被外,狠狠的露出一双大脚,我坐在旁边念佛,心裏担心他会不会「醒来」,然后,问我们「有事吗?」薰习,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从小喂了太多鬼故事,即便知道学佛要慈悲、人死不一定变鬼、六道轮回等观念,但是,恐布的画面完全失控演出。我不断的鼓励自己,那只是一个物质的肉体,就像一张桌子、椅子一样,放下我执,靠近一点,勇敢的再靠近一点⋯⋯,努力的,艰难挪动几步后,最后,我决定尊敬的面对亡者「只可远观不可近看焉」!

在嘉义南华大学读研究所时,应邀为一位亡者皈依三宝,还没入殓的身体,用一块黄布先简单的围起来,我兀自思惟,要站在黄布内?还是黄布外?布内?布外?内心猜拳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在黄布外,因为,亡者的神识,不在布内、不在布外,在我的心裏,还没准备面对死亡的我,心裏实在很害怕。

后来任职别分院职事,助念佛事一天最多可以跑五场,不要说面对亡者念佛了,还要常常即兴和亡者分享我从来没有去过的西方极乐世界,因此,偶尔夜裏,仰望穹苍时,也会想念阿弥陀佛和诸大菩萨等,只好杯水当做琼浆玉液,遥寄一缕思念,生与死,是两个星球的距离吗?我们对死的恐惧,来自于未知与无知,生死,只是一场宁静的转换。

「送行者──生命的礼仪师」,剧中男主角对亡者那份恭敬、谦卑和温柔,令人动容。我才恍然,诸佛菩萨爱护众生「如母恋子,如母忆子」的庄严,是一份彻底柔软没有止尽的倾心相待,一心一意的心系众生,安隐众生,那怕他是瘸了腿,断了手,仍然不离不弃的守护。

前阵子,我到医院的往生室为亡者助念、说法,我在亡者的耳边轻轻提醒:「世间借住,身体借用,从此,你不必再受身体病痛所带来的苦难⋯⋯」,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面对死亡、接受死亡,其实是可以练习的。

作者 - 妙凡法师
出生于1970,台湾嘉义人,于佛光山出家后,历经寺院弘法、佛光会、青年团、学术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种弘法参与学习。为《人间福报》专栏作家,着有《人生是过堂》。现任佛光山宗委及财团法人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