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面对灾难,你会视作不见,继续如常生活?我们应怎样处理日渐麻木的慈悲心?

文:山戈 | 2019-09-18
网上图片网上图片

世间不断出现天灾人祸,令到众生面对各种苦困,大众见到这种局面,自然容易产生怜悯慈悲之心。但是各种灾难见到多了,有人会想施以援手,也有人会将悲伤之情置诸脑后,视作不见,继续如常生活。这是很多心理学家和哲学家长期研究的问题;社会运动分子也期望,在发生天灾或政府施行暴政时,群众可以起来行动。

其中一个说法指出,当有大量人共同承受苦难,大众的慈悲之心反而会更削弱。举例来说,见到单一事件,如一个人遇溺,众人的情绪会大受牵动,反而当惨剧的规模扩大,例如整个城市沉没于水中,大众的反应会较为冷淡。西方有一句常见的谚语(有传是史太林说的):「一宗死亡是惨剧,一百万宗死亡只是统计数字。」

不过,美国西北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上述的情况并非事实,反而曾经历苦难的人更乐于助人。因为他们相信,即使是微小的善举也对有需要的人有帮助。在该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向超过二百名受访者询问他们经历过最惨痛的经历:失去心爱的人、严重疾病、遭暴力对待或类似事件。然后,访问以受访者对像「照顾易受伤害的人是重要的」之类句字的同意程度,来量度他们的慈悲之心。调查发现,曾经历逆境的人比没有经历过的更有慈悲之心,例如更乐意捐助红十字会或帮助声称自己患病的人。调查也发现,受访者经历的苦困类型并没有关系,例如遇上过健康问题的人,对于同样有健康问题的还是遇上天灾的人,都展现出相等的慈悲心。

该大学较为近期的另一项研究,集中于分析惨剧的规模扩大会否造成慈悲心消退。研究人员向数百名参与者展示一名儿童因苏丹达佛(Darfur)的冲突而受伤害的影象和资讯──又或是八名儿童的;然后再问参与者自己的个人苦困经历。调查发现,在生命中没有或只经历极少苦困的受访者对两组资讯的反应大致相同;至于个人曾经历苦困状态最严重的三分一受访者,则会随着受伤害儿童增加而提升慈悲心约两成。

当悲惨越演越烈时,大众可能收起慈悲心的原因,是感到无法承受和无能为力。因此该项调查也问参与者,他们是否相信自己的利他行为,可以改变苏丹儿童的生命。一如所料,曾经历较严重苦困的受访者有更强的信念,认为即使是微小的行动也会有帮助。这种心态也会衍化为行动,例如他们 乐意捐出较多金钱予慈善机构。

研究人员认为,真正重要的是大众对善行效果的信念。为了证实这一点,他设计了另一个环节的实验:向甚少经历苦困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擅于照顾他人和减轻对方的痛楚」。这虚假的评论果然能改变受访者对自己的行动是否有效的信念,也改变他们对见到更多达佛儿童受苦的反应,变得更为关心。

要改变大众对上述问题的想法,最理想的方法当然不是像研究中那样提供虚假的意见,而是让他们有机会亲身目睹或体验到帮助他人的效果。在经历个人困难或天灾时,不论施以援手或接受的一方,均可明显觉察到援助行动的效力。不论是鼓励义务工作、由义工传播「莫以善小而不为」的讯息,还是给予大众充权的感觉,均有助遏止他们对悲剧袖手旁观的趋势。单纯在电视上看到他人伸出援手并不足够,大众要近距离看到利他行为,才会相信这真正有作用。

另一个跟慈悲心或同情心常见的现象,是我们对陌生人遭遇不幸会产生这种感觉,反而对在身边、接近自己的亲友,却显得冷漠;例如你的伴侣告诉你,他遭到解雇,你可能未必能立即适当地表达关怀。专家认为,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出于四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也是最为重要的,是愤怒的情绪。你的伴侣遭解雇,你可能会感到愤怒,想对他训话、责骂,因而表露出来的是轻蔑之情。第二个原因则是想保护自己,因为在无意识之中,你会觉得自己可能会感染到亲人正面对的伤痛,于是不敢与对方变得亲近,保持一段距离。第三个原因则是,对方的不幸遭遇可能会令你顾影自怜,例如你的子女不获得朋友出席派对,你若设身处地去作关怀,就很可能令你想起自己不愉快的童年;另一个可能,却是你害怕自己的关心,会凸显出自己与对方在某一方面有天渊之别,反令对方产生误会。而害怕变得亲近则是最后一个可能的原因,我们会恐惧因跟人亲近而容易受伤或有损失,因而宁愿减低同理心。

这种情况当然并不理想,你其实是有慈悲心的,但却遭到阻挡,无法让他人感受到。不过,这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专家建议,首先你要学习接受自己现在的状态。然后,到下一次有跟你亲近的人向你诉说时,留意脑中的想法;同时要真正耐心地聆听,设身处地代入对方的感受。不过,不要立即就建议解决方案,很多时对方真正需要的,其实是你多作聆听和了解,而不是建议。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