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顾名思义’──参访尼泊尔噶举宁玛讲修寺、自生智能学院(上)

文:侯松蔚    图:侯松蔚| 2015-06-22
噶举宁玛讲修寺大殿噶举宁玛讲修寺大殿
大殿内的噶举派祖师壁画大殿内的噶举派祖师壁画
大殿内的宁玛派祖师壁画大殿内的宁玛派祖师壁画
坊间难得一见的秋吉林巴伏藏二臂黑袍金刚法相──笔者摄于寺内的噶举派护法殿坊间难得一见的秋吉林巴伏藏二臂黑袍金刚法相──笔者摄于寺内的噶举派护法殿

尼泊尔,相对上是一个比较贫穷、落后的国度,似乎不太与国际接轨。然而,其首府加德满都中,有一家世界知名的佛学院──自生智慧学院(Rangjung Yeshe Institute)。


这所佛学院位于「噶举宁玛讲修寺」(Ka-Nying Shedrub Ling),是该寺的附属机构。上世纪中后期,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领袖──第十六世大宝法王,要求其根本上师、号称「众师之师」的祖古乌金仁波切(Tulku Ugyen Rinpoche)在尼泊尔建寺安僧,仁波切遂建立了噶举宁玛讲修寺。1976年,大宝法王为寺院开光,并任命年轻的秋吉尼玛仁波切(Chokyi Nyima Rinpoche)出任住持。



摒除宗派成见


该寺同时修习噶举、宁玛两派的教法,1故以「噶举宁玛」命名。古时藏传佛教曾经出现门户之争,但后来已逐渐融和,尤其是经过十九世纪末三位大德──萨迦派的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宁玛派的秋吉林巴(Chokgyur Lingpa)、噶玛噶举派的蒋贡工珠(Jamgon Kongtrul)发起的利美(rime,不分派系)运动,现在各派均已彼此尊重、互相学习,不同派别而互为师徒者大有人在。


以创建该寺的祖古乌金仁波切为例,他是噶举派的重要上师,同时又是宁玛派大圆满成就者,持有秋吉林巴的伏藏(莲花生大士埋藏下来,再由后人开采的教法)传承;他曾把这些伏藏及大圆满法门,全部传授给属于噶玛噶举的第十六世大宝法王。事实上,自古以来噶举、宁玛两派的关系已十分密切,经常互相授受教法。


如今该寺的三位主要上师──秋吉尼玛仁波切属于巴绒噶举;则吉秋林仁波切(Tsikey Chokling Rinpoche)属宁玛派;帕秋仁波切(Phakchok Rinpoche)则是达隆噶举的领袖。他们三位都是宁玛派秋吉林巴的伏藏传承持有者。


可见,藏地教派本身不是对立的。可惜,不少汉人弟子把门户之别夸张至壁垒分明,声言学习一派即不能修学另一派,甚至独尊自宗而贬低他宗。这纯粹是汉人画地自限,并非真正藏传佛教作风。



各派本尊、护法不会打架


噶举宁玛讲修寺的大殿墙壁上,绘有噶举、宁玛两派的祖师及护法。大殿外左右两边各有一座护法殿,分别供奉着噶举、宁玛两派的护法;其中,噶举护法殿内供奉的祥寿五天女,曾被宁玛派的莲花生大士(Padmasambhava)任命为某些伏藏的护法,也曾向噶举派的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发愿守护。再者,秋吉林巴伏藏内包括二臂黑袍金刚、六臂怙主(怙主即大黑天Mahakala),前者是噶玛噶举主修的护法,后者则为格鲁派所主修;秋吉林巴传承的护法四臂怙主,同时也是达隆噶举的护法。


有些人担心同时学习不同教派,会混淆她们的义理,甚至害怕各派的本尊、护法发生冲突。这些忧虑是不必要的,因为各派都是追随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核心义理并无二致,皆重视慈悲、智慧、清净观、止恶行善等等。


出现派别的原因,主要是古时不同祖师在不同地方聚集了越来越多弟子,慢慢形成一个个群体。各派祖师随着个人经验不同,其教法重点和主修法门均有差异,但这并非本质上的分歧。佛法本身就有八万四千法门,并强调对机说法、因材施教,即使同一派系内的不同上师、面对不同弟子也会有差异──这种灵活性正是佛法殊胜之处,毕竟世间众生千差万别,没有一成不变的教法可以适合所有人。


当然,某些深奥的佛理观点,尤其是空性、心性、色空关系等形而上议题,细节上某派与某派之间可能有点差异。不过,只有钻研得很深入的行者,才会接触到这个层面;这层面的差异,对于一般人所修学的共通理论和法门影响甚微。何况,并非所有教派在这层面上都有分歧,有些是可以相辅相成的,例如宁玛派的大圆满、噶举派的大手印,不少高僧都把两者结合。


至于本尊、护法,均属诸佛菩萨化现,本来就没有分党分派。佛陀住世期间宣说《胜乐》、《怖畏》、《喜金刚》、《时轮》等本尊密续,以及四臂怙主、宝帐怙主等护法法门,当时根本没有任何南、汉、藏传的派系。只因后世出现的各派祖师,分别与不同的本尊、护法有缘,才形成不同的主修传统。圣者本身不会只帮助单一宗派,更不会敌视其他宗派的护法或行者。



义理与实修并重


该寺名称中的「讲修」,即讲说与修持。《俱舍论》云:「佛正法有二:谓教证为体,有持说行者,此便住世间。」意思是佛陀正法分为教法、证法,教法即理论,依靠有人讲说而保存于世间;证法即实修体验,依靠有人修持而住世。


藏传佛教经常用「讲修」一词表示学习与修持,不少寺院、佛学院名称都包含此二字,强调理论与实践并重──这概念十分重要,因为佛教界中有一类人,偏重学习知识,把逻辑理解当作修证;另一类人,则偏重「修持」(通常只是一些仪式或事相),不求了解佛法的见地、修持细节的意义,甚至把佛法义理视作「障碍」。前者指斥后者不明为何、如何修法;后者则批评前者空口说教,缺乏体证……


严谨的修行人,应该平衡两者,正如甘波巴大师(Gampopa)《胜道宝鬘》所言:「之前若没有在闻思上用功,就会流入冥暗之处;若不在体悟和实证上实修,就会成为教油子(无法改进内心)学佛者。」2


因此,光是「噶举宁玛讲修寺」这名称,已经隐藏着重大的启示!



学佛为求发现本智


该寺附设自生智慧学院,所谓「自生智慧」(Rangjung Yeshe),指众生本具的智慧,也就是佛性。这种智慧并非因缘和合所生,故称「自生」(相对于并非「独立自生」的缘生法而言,不是真的有甚么自己生出来)。一切众生本来就具足佛智,不过受到烦恼遮蔽,所以凡夫未能发现而已。修行是重新发现佛智的过程,而非制造出我们之前没有的新素质。作为凡夫时,这种智慧并未损减;成佛之后,这种智慧也没有增加。


祖古乌金仁波切这样解释「自生智慧」的意思:


「自生智慧」好比虚空,并非以因缘和合而生起……若佛性本身有二元执取,则不可能获证解脱……只要有着因和缘,二元便存在。幸好佛性并不于特定时间生起或消灭,它超越所有这些性质,不会被遮蔽,也没有甚么可以被束缚或解放。它本身就远离结缚和解脱。如果有事物被束缚,则能解脱之,但佛性并非如是……


笔者猜想,学院以「自生智慧」命名,大概是表示透过有造作的闻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帮助照见无造作的佛智吧!


(待续)




1 噶举派(Kagyupa)是一个统称,包含四大、八小传承,例如本文提及的噶玛噶举(Karma Kagyu)、巴绒噶举(Barom Kagyu)、达隆噶举(Taklung Kagyu),这些支系都是独立的派别,互不统属;宁玛派(Nyingmapa)也有六大寺以及众多小流派。

2 详见拙文〈对显密理论与实修的误解〉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2012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