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飞檐下, 僧彻法师说:「下山去吧!」

文:邝志康    图:佛门网,部分图片由慈山寺提供,特此鸣谢。| 2014-08-20

「飞檐如巩,观音庄严。和谐大方,返璞归真。」慈山寺位于大埔洞梓,建筑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观音像身影高妙,俯瞰足下天地,以慈心悲悯我们这群在生死轮回中的有情众生。虽然下完雨已有一段时间,空气中仍残留着清爽怡人的气味,走过石路,我沿着山线眺望,心想这裏果然是修持的好地方。

「就慈山寺而言,我们的风格是以环境说法,希望每位到访的善信都能感到舒适自在,从而产生兴趣,继续接触佛法。」

这时,前方响起大和尚僧彻法师的声音,我看向他,只见他继续说道:

「环顾整个建筑群,占地五十万平方呎,但寺庙主体只用了十分一的土地。」

早已听闻,慈山寺是个提供正能量的地方,信众可以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礼佛的礼佛、禅修的禅修,甚至就这样坐在地上,甚么也不干,欣赏四周景色。

「对呀,我们鼓励大家依据因缘及自身需要去作各式修持。」

这时我下意识瞥看远处,众所周知这裏有一尊大观音像,难道不担心别人替慈山寺定位吗?

「嗯,外间有可能将这裏形容为观音道场,但慈山寺是不会特别标榜自己属于某宗派的。事实上,各家各派有交流、互补之处,我们的心态是,随顺因缘,多点弘扬观音的慈悲,也没有甚么不好的。」

法师又接着说:

「所以我们集中在佛法教育及社会服务上,运用现有的资源,跟大众广作交流,互相支援。」

参访当日,适逢慈山寺举办了一个青少年夏令营。我对此大感兴趣,遂邀请法师跟我们介绍一下。

「现今社会太复杂了,充斥着正面及负面的音声,对青少年的思维发展带来各种不同冲击,但他们又不能完全躲开它,不去了解社会上所发生的事。身处于这样的大环境中,人也渐渐变得迷茫、困惑,不晓得该怎么抉择。这个时候佛法便派上用场。」

的确,佛法讲求包容,在分办对错前,你先要接纳,如果闭上眼睛、充耳不闻,试问从何谈起判断和选择呢?

「除了集中在佛法学习外,也期望他们多认识社会。无论学业还是日常生活,他们都会遇上不少难题。时下青少年并非不谙接受为何物,只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感到尴尬,情愿逃避也不尝试面对。希望透过夏令营,借着接触佛法,他们得以思考当下的状况。」

所谓状况,法师慨叹,为何往昔的社会是如此稳定、和睦,而偏偏现在却充满混乱。我认为是人们得到了自由,变得任性,形成一种放纵急进的思维。

「对呀,所以慈山寺打算放慢一点脚步。这个时代真的很急速,到底我们有没有必要如此追赶呢? 弘法不外乎一个『缓』字,跟外间的营营役役大为不同。事缓则圆,应该调节一下步伐,心裏一旦急了,事情又怎办得好? 世上哪会有人舍专注而取散乱呢? 」

大家也知道,发初心不太困难,可是发长远心却有点不容易了。法师认为,佛法其实也谈可持续发展、也谈投资的。

「例如这次我们引领一群青少年初窥佛门堂阶,姑勿论最终有多少人会成为佛弟子,但通过夏令营,他们得以忆持佛法,在心田播下种子,日后随顺因缘而发芽,这不正正是可持续发展吗? 」

我认同法师所言,要佛法兴隆,要让社会认同,不可能只限于单纯的弘法,非要跳出这个宗教的小圈子来跟外间接触不可。而顺着这种思维,慈山寺构思了一个佛法关怀热线中心的计划,当中参考了其他提供同类服务的宗教团体,看看人家有没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一直也有个别法师这样做,但耗费的心力异常巨大。法师们的专业是佛法,对于其他领域未必能完全掌握。有见及此,我们于是聘请了一批专业人士,负责心灵关顾,好让法师不用走到前线去。」法师道。

慈山寺是个新道场,要面对各种不同的挑战。先不说其他,单以交通为例,洞梓附近的路不但狭窄,而且车辆特别多,因此道场不得不实施限额登记制度,每天只容许某个数量的信众参访。法师表示,「但这绝对不代表慈山寺是封闭不公开的,而是我们要优先考虑对周边邻里所带来的影响。」

「另一方面是,慈山寺感激善信发心来拜访,为了回饋,我们打算提供导赏服务给他们,从而借此机会让信众更了解佛法。」

谈到信众,曾经有其他法师担心,僧团与信徒之间的关系有点疏离,毕竟现时网上有许多途径让大家接触佛法,似乎没必要如此亲近法师。

「在我年幼学佛时,你基本上不会在寺庙裏找到结缘书,教导你何谓正信佛教、何谓皈依三宝。我始终认为学佛应该要有『情』这个元素在内,上网或阅读当然是接触佛陀圣教的重要渠道,论贴身性的话则尚欠几分。」

人与人接触是跑不掉的,佛弟子最终需要回归到寺院的怀抱裏。法师忆述,过往很多信众表示,无论到东莲觉苑也好,慈山寺也好,第一个印象便是那种摄心震撼的感觉。「时代不同,有些道场喜欢透过网页弘法,甚至印制不同刊物,而以往的做法是,你要先亲近寺庙,方能发掘这一切。方法和侧重点或许不同,但殊途同归,都是以弘扬佛法为出发点。」

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要皈依三宝,能不来寺院吗? 答案显而易见,佛、法、僧三者,缺一不可。踏入二十一世纪,世事越趋复杂,法师的职责不再局限于修行,山上人虽然肉身停留在山上,但内心永远不能只固守于此,要挽回这种情况,该怎样做呢?

僧彻法师默然片刻,然后微笑说:「下山去吧。」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