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食的智慧—佛陀识食?唔识食?

文:吴炳荣 | 2017-04-28
正念饮食即怀着专注惜福的心,放慢速度地观照并享用食物,一如禅坐或禅行(图:Pixabay)。正念饮食即怀着专注惜福的心,放慢速度地观照并享用食物,一如禅坐或禅行(图:Pixabay)。

这个题目明显有玩字的意思。潮流兴讲饮讲食,对美食的追求甚殷,只需看看电视的饮食节目和杂志的饮食文章,便可知一二。不过有关食的智慧,的确不容忽视!着名的一行禅师认为正念饮食相当重要。简而言之,正念饮食即怀着专注惜福的心,放慢速度地观照并享用食物,一如禅坐或禅行。在他的《正念饮食,正念生活》[1]一书中讨论了感受,并分析了食欲的本质;以及不同的情绪如何影响我们的饮食习惯,进而应当使用正念让我们自己和食物之间培养岀一个健康和积极的关系。正念饮食和生活,旨在真正的活在当下并充分意识到我们自己在吃甚么和做甚么[2]。《六祖坛经》说「行住坐卧,了了分明」[3]诚不虚也。这些道理在佛陀时代其实早已说明并扩充到很细致的层面,《杂阿含经》第十五卷三七四经记载如下: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何等为四?一者抟食,二者触食,三意思食,四者识食。

若比丘于此四食有喜有贪,则识住增长,识住增长故,入于名色,入名色故,诸行增长,行增长故,当来有增长,当来有增长故,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如是纯大苦聚集。

若于四食无贪无喜,无贪无喜故,识不住、不增长,识不住、不增长故,不入名色,不入名色故,行不增长,行不增长故,当来有不生不长,当来有不生不长故,于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不起。如是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4]

所谓「抟食」,即我们日常的数餐,因为是分开几个段落来食,所以亦称「段食」。「抟」是指用手把食物揑成一团才放到口中吃,这是印度的饮食习惯。一行禅师的正念饮食正是关注这段食和以下将会解释的「触食」和「思食」。

「触食」是指身心与各种境界接触时产生的感受,有乐受、苦受和不苦不乐受。对大多数人来讲,悦耳的音乐,美味的食物,令人精神愉快的活动等都是乐受。佛教说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与境相和合,就产生触食。触食的范围很广,可以包括如阅读、按摩和旅游等。不好的触食如吸烟、吸毒和饮酒等。

至于「思食」,经中称为「意思食」,这是有关于人的意念和意志的东西。唯识家说为「思心所」,有审虑抉择的作用。思食包括各种思想的欲望,举个例子说,希望摄取知识是求知欲,但进一步希望知识比别人强,从而获得名闻利养,这思食就是贪了。又比方说,我们天生总是希望别人明白自己的意思,但若要求他人一定要照我的意思去做,这正是贪在思食中的另一种表现,思想中往往有一个「我」的存在,大家都是以我为中心呀!思食与跟着要说的「识食」有相似的地方,现在就让我们来理解一下吧!

所谓「识食」,「识」指「有取识」,即执取身心与染爱相应的识,佛教认为识有维持生命的力量与作用。佛陀解说十二因缘时就指出识与名色的关系,一个很重要的教导。

佛这样描绘自己见道的心路历程:「……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忆宿命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缘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缘故老死有。……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谓: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5]

这着名的佛教十二因缘,识与名和色辗转相依,成为一个回圈的铁三角关系,极其重要。印顺导师在《唯识学探源》一书中指出识与名色的相互关系,正像《大缘方便经》所启示的︰

「阿难!缘识有名色,此为何义?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出胎,婴孩坏败,名色得增长不?答曰︰无也。阿难!若无识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阿难!我以是缘,知名色由识,缘识有名色。我所说者,义在于此。阿难!缘名色有识,此为何义?若识不住名色,则识无住处;若无住处,宁有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不?答曰︰无也。阿难!若无名色,宁有识不?答曰︰无也。阿难!我以此缘,知识由名色,缘名色有识。我所说者,义在于此。」

识与名色,是同时相依而共存的,经文说得非常明白。名色支中有识蕴,同时又有识支,这二识同时,似乎不是六识论者所能圆满解说的。后来大乘唯识学的结生相续,执持根身,六识(眼、耳、鼻、舌、身、意识)所依的本识,就根据这个思想,也就是这缘起支的具体说明。认识作用,要有现实生命灵活的存在作根据,所以在触境系心以后,更说明了生命依持的缘起观。[6]

可能这还不够清楚,《成唯识论》中则明确地道出︰「识食,执持为相。谓有漏识,由段、触、思势力增长,能为食事。此识虽通诸识自体,而第八识食义偏胜,一类相续,执持胜故。」以第八识为食表现为对身体和生命的维持[7]。以唯识而言,识与思是心王与心所的关系,心王指挥心所作念。识食的大患是我执、我慢,自我的膨胀;当和思食联系起来,思食越多,学识越丰,自我越强,不得解脱。所以佛陀强调无我,成为标帜佛教的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湼槃寂静)之一。

请大家细心想一想,人类与动物的吃是否大有不同呢?动物的吃是为了生存,为了最基本的需要;而有些人类是为了欲望而吃,即是段食以外的食,但欲望却是无底深渊啊!所以以上的四食是不是必须的呢?人不可能不吃食物,感受与思想与生俱来,精神食粮不可或缺。对大多数人来讲,「识食」似乎难以把捉。此点正是佛陀的智慧所在,有情生命的轮转,全在这个「识」,只要这个「识不住、不增长,不入名色」,就是解脱之道。据佛陀所教,四食修行的起点在于于食不贪。

这样说,佛陀是不是叫我们绝识弃思呀?如果你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这亦是很多世人的误解!佛陀苦行六年,过着几乎是辟谷的生活,都不得解脱,直至放弃苦行,菩提树下冥想悟道,夜睹明星哀愍众生说法中道,这「中道」才是解脱之道。所以处理这四食亦是不离中道。所以食之修行是以远离二边不贪不着为要务,诸如段食存五观[8],触食不取不舍不着,思食远离贪瞋痴,识食无我无分别,这才是识食之道。

由以上所见,我们不得不佩服佛陀的伟大,于此食的智慧有如此深刻的剖析。想请问一下大家,以后仲识唔识食!


[1] Thick Nhat Hanh & Dr. Lilian Cheung. Savor: Mindful Eating, Mindful Living

[2] 同上

[3] 霍韬晦。《霍韬晦讲六祖坛经》

[4] 《杂阿含经》第374经

[5]《佛说旧城喻经》。《杂阿含经》第287经

[6] 印顺。《唯识学探源》

[7] 林国良。《成唯识论直解》

[8] 食存五观︰据说,当年佛陀曾教诫弟子食存五观。即于饭食时,需作五种观想。

  一、计功多少,量彼来处︰食物得来不易,需要许多人和其他条件共同成就,应有一份惜福和感恩之心。

  二、忖己德行,全缺应供︰接受食物供养时,检讨自己的德行,有否具足戒定慧三学,借此警醒精进修行,应保持一份惭愧之心。

  三、防心离过,贪等为宗︰饮食为众缘和合,须时时提防自己,不可贪恋食物的美味,应保持一份离欲之心。

  四、正事良药,为疗形枯︰食物为健身疗病的药物,并非为满足口腹之欲,应有一份警觉之心。

  五、为成道业,应受此食︰接受食物是为了成就道业,令色身可以继续修行,应保持一份精进之心。

作者 - 吴炳荣
退休人士,前天文台高级科学主任。香港大学佛学硕士,正就读汉文佛典证书课程。现兼职香港城市大学社区学院客席讲师。佛学初哥,对追求真理仍抱无限热诚;诸法实相,我所欲也!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