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食肉因为冇眼睇

2010-02-25

文﹕小西

上次在这里提到我转为食素的经历。我说过,我最初我只是戒掉吃红肉(猪肉、牛肉)与家禽的习惯,直至去年,我才连吃鱼类或海鲜的习惯也戒掉。我说过,要戒掉食肉的习惯,很难,但也不是真的很难,关键如何改变多年积习下来的习惯。

但什么是习惯呢?概括而言,习惯包括了生理或行为、心理以及社会三方面。以食肉的习惯为例,人们之所以难以戒掉食肉的习惯,最习惯的理由是,他/她的身体早已习惯主要通过肉类来汲取人类身体所需的某类营养(例如蛋白质、脂肪等)。又或者,他/她习惯了食肉的行为或感觉,一日不吃,便感到若有所失。当然,食素之所以困难,另一原因在于现实生活上的不便。记得有一年我到韩国首尔参与学术会议,便在酒店附近走遍了肉香四溢的大街小巷,也找不到一间有供应非肉类食品的食肆,更遑论素食店了。在这一方面,台北是比较能照顾素食者的需要,而且可供素食者选择的食店也多。

此外,食素之所以困难,也在于心理与认知习惯上的牢固。例如,我们多年来习惯了认为肉食是必须的,吃肉没有问题,若非市面上出现肉类供应短缺,或健康上的特别理由(例如医生指令病人需要戒口),一般我们都不会贸贸然改变多年的习惯。不过,所谓心理与认知上的习惯,除了「习惯了认为」外,其实还包括了对某些事情的的「不见」或「视而不见」。

我提过,我是去年,才连吃鱼类或海鲜的习惯也戒掉的。但那到底是如何可能的呢?记得去年的旧历除夕,因为要办一些年货,所以跟太太到了外母家附近的室内街市走走。由于是岁末,室内街市特别多人,我们也就在水仙花的香气以及猪牛鸡肉的腥气之间挤着走。然而,当我来一个鲜鱼档,看着鱼枱上一排鲜鱼正在临终前,拼命地张着咀巴,能吸上多少口空气便多少口空气时,我突然静了。我感到这些生命正在我眼前一点一点的流失,而它们死亡的原因,正是我们。

然而我们平日把鲜鱼送到咀里时,又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感应?理由很简单,因为在现代社会对食物制作的集体分工与机械自动化的处理下,我们大多无法接触到整个的食物制作过程。对于现代人来说,鸡肉是让我们感到满足的食物,而非曾经「会行会走」的鸡只的一部份。鸡肉是美味的食物,而非被肢解的鸡只尸体的一部份。

人们为什么难以改变某习惯?因为我们「看不见」某些事情,或对某些事情「视而不见」。但当我们有机会跟「现实」短兵相接,有些事情便不再一样了。


微阅録简介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