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余震启示录

文:黎惠琳    图:曾建智、Kelsang Namgyal、王嘉仪、黎惠琳| 2015-05-13
雪谦寺大殿对宁玛及噶举传承来说,意义重大。雪谦寺大殿对宁玛及噶举传承来说,意义重大。
雪谦寺建筑物到处出现裂痕雪谦寺建筑物到处出现裂痕
地震过后,不敢回家的信众暂宿于雪谦寺外的空地。地震过后,不敢回家的信众暂宿于雪谦寺外的空地。
雪谦寺僧众为留宿的灾民提供饭食雪谦寺僧众为留宿的灾民提供饭食
曾接受医护训练的僧人和志愿医疗人员组成小队深入山区曾接受医护训练的僧人和志愿医疗人员组成小队深入山区
地震发生时,祥宁仁波切(Changling Rinpoche)在外呼吁民众小心。地震发生时,祥宁仁波切(Changling Rinpoche)在外呼吁民众小心。
与此同时,扬唐仁波切继续在大殿进行法会,如如不动。与此同时,扬唐仁波切继续在大殿进行法会,如如不动。
雪谦冉江仁波切雪谦冉江仁波切
顶果钦哲扬希仁波切顶果钦哲扬希仁波切
本文作者(中)一年前与华盛顿(左)及嘉仪合影本文作者(中)一年前与华盛顿(左)及嘉仪合影

一场毫无先兆的大地震和随之而来不断的余震,夺走了超过八千条无辜性命,也摧毁了佛陀故乡许多历史文物、建筑和庙宇。继4月25日7.8级强震后,昨天(5月12日当地时间中午12时),尼泊尔又一次发生7.3级地震。随着喜马拉雅山下面欧亚板块和印度板块碰撞而震动的,不单是当地人的民生,还有许多人的心。


尼泊尔是我心裏的第二个故乡,那裏有许多我尊敬的上师和挚友,也曾经给我生命中重要的经历和功课。虽然地震没有直接影响我的性命或财产,但从照片中看到好友的居所倒塌,广场变成废墟,美好的回忆与当下的颓败构成强烈对比,我的内在犹如经历一场又一场的余震。4月25日下午,我不停拨着线路不通的电话号码,心裏惦挂着刚从香港回去的好友、为我送上当地传统美食的房东一家、引导我用声音去连结生命的老师、在我受伤时对我照顾有加的喇嘛……脑袋裏只有「无常」两个字──不管有多大的能力和财富,它一旦来到,我们都无力改变。


佛教徒很喜欢把「无常」挂在嘴边,可是当无常突然来访的时候,我们还会记得无常、修行无常吗?这是雪谦冉江仁波切(Shechen Rabjam Rinpoche)在地震后给弟子的问题。地震当日,我的朋友嘉仪和华盛顿恰巧在加德满都雪谦寺,参加由扬唐仁波切(Yangthang Rinpoche)主持的长寿法会,我很好奇他们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余震。


回忆地震发生的一刻,嘉仪正坐在雪谦寺大殿外的草地上。法会进行15分钟后,地面突然猛烈摇晃,部分会众开始奔跑和叫嚣。她意识到地震的当下一刻,在场为信众灌顶的老仁波切仍然安坐在法座上,突然感到对上师坚定的信心就是最大的保护。回想当时,她也惊讶自己竟然毫无畏惧,继续坐在原位念诵莲师心咒。因为经历地震而生起信心,而信心最后带给她的礼物,是内观自身的清晰度和诚实面对我执的力量。「多年以来,我从来没有看到自己对上师的执着,这次经历,终于让我看到自己根深柢固的习气。」她说。


别名华盛顿的唐卡画师,是雪谦寺的一位喇嘛。地震发生时,他为了保护上师,赶紧从大殿后面的小屋跑进去,看到扬唐仁波切和顶果钦哲扬希仁波切(Dilgo Khyentse Yangsi Rinpoche)仍然安稳地修法,没有离开法座;那一刻,他感觉到内心完全没有恐惧,只有一个念头跑出来:我还没有成就的生命,今天就要在这裏结束吗?他觉得自己浪费了珍贵的人生,没有专心学习和修行,对自己的懒惰也感到后悔。


他说也许雪谦寺代表着无数弟子对上世顶果法王的信心,主殿大楼更象征着对上师的思念和依止,因为法王在世时曾在大殿内举行无数的殊胜法会和灌顶仪式。地震当日,约有四千名善信和出家众聚集在寺院内,建筑损坏严重,却没有任何人受伤,可说是奇迹。想到这裏,就更了解雪谦冉江仁波切的话:「地震发生时,有忆起莲师或上师的,在修行上才真正算得上有一点小小的成就。」我想这是因为对上师的信心本身,就是巨大的加持力量。


法会过后,超过一半的会众为了安全起见,在寺院为法会搭建的大帐篷下生活了好几天,僧团每日帮忙照顾大量的灾民,提供食物和饮用水,好让他们安心住下。接受过急救训练的僧侣和雪谦寺义务诊所的医生和护士,每天分批前往偏远村落派发赈灾物资,并为伤者提供治疗。仁波切行愿慈悲,坚持把资源首先用在灾民身上,尽管主殿大楼损坏严重,也暂时顾不上维修。华盛顿说这次经历,让他决心精进修行,不再懒惰。


「无常」是一个老师,而且每次都带来重要的功课;希望大家都能够在余震中,得到珍贵的礼物。



雪谦寺官方网站:http://www.shechen.org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