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饶宗颐教授与李焯芬教授茶敍──没有出家的苦行僧

文:郭悦言 | 2018-02-06
(图:黄永昌)(图:黄永昌)

被冠以「业精六艺,才备九能」的饶宗颐教授,后辈都尊称他饶公,这天难得轻松,跟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教授茶敍﹔虽说「轻松」,虽说「茶敍」,然而饶公的「闲谈」,也离不开学问,细心的女儿更带备着作三本,随时作注释。

在这个难得的日子,饶公谈到如何与佛结缘。

一身大红棉袄的饶公,不说话时,总一派儒者地安坐着,只要话题一涉及学问,你会发现,他的眼睛在发亮,且急不及待的参与。

饶公仿佛为学问而生,他既是书画家,又是敦煌学专家,也精于楚辞,研究的还包括古文字学、金石学、宗教学、方志学等,已出版学术着作六十多部,发表论文四百多篇。这块「瑰宝」,深居简出,除了出席学术研讨会或获颁授学位典礼外,其他时间,他默默耕耘,留守在自己跑马地的小天地。

如何与佛结缘

这样一位文化巨人,在香港,几乎是硕果仅存,他可以为研究学问,不知饿,不知渴,甚至不知倦。茶敍间,他兴致勃勃的谈敦煌白画、谈法国学者白希和如何从敦煌搬去几千书卷珍宝、谈他与法兰西学院的渊源、谈佛经与梵文的关系、谈甲骨文与龟、谈印度文演变、为六祖慧能平反他目不识丁的传闻、谈气功和书法如何养生……女儿清芬不时在旁做着喝茶的动作,提示父亲是时候润一润喉头,饶公明白女儿心意,乖乖的拿起茶杯。

诚然,饶公的学问深而广,部分更是专家才听得明白,幸有李焯芬教授即时解话,让在座的听得津津有味。

「与佛结缘,始于年幼,那时刚上小学,回家路上的街角,有人在白描,我感到好奇,天天站在那儿看,久而久之,画师跟我说,来来来,我教你。于是,我用白描的方法,画起佛相来。」饶公回忆,佛缘结自年幼,同时结于学问。

父亲饶锷是潮安的钱庄老板,可以发行五百元大额钞票,饶家家学渊源深厚,父亲和二伯父都是研究佛学的学者,饶公自小阅览不少佛教典籍,五岁便随父习经史,学识就这样从老家那过万藏书的书香薰了出来,同时系出了佛缘。

少年时,饶公白描佛相。后来,敦煌的珍宝,分别被英、法等国取走,1965年,饶公远赴法国国家文献中心及吉美博物馆从事敦煌研究,并专程到英、法博物馆寻找敦煌画稿,这才有机会接触这些重要文献,不失为一种缘份。而这么多年来,饶公的艺术作品,总不乏白描观音、菩萨和法相,加上饶公是佛学家,在学术研究上,跟佛学从没离开过。尽管如是,饶公至今没有皈依。

做学问像苦行僧

「一点不容易呀﹗南传佛教,是三时起床念经,早上化缘,过午不吃,不容易呀﹔禅修时坐不正,会被当头棒喝,不容易呀﹔印度人修道,更会躲在山洞裏,很多规律,真的不容易,还是做研究好一点,哈哈……」

饶公选择了做学问,但他的研究方式却跟苦行僧没两样。为了研究一门学问,他可以不辞劳苦,跑到发源地考察。像研究敦煌艺术,他跑去莫高窟,为了解读敦煌乐谱,他开始习古琴﹔还有些做法,叫人匪夷所思。

「我对很多学问都有兴趣,故研究很多问题,当中不乏涉及古代文明的问题,为了看得懂第一手资料,我会学习他们的文字,这是很需要耐性的,有些研究,用上几十年,我没把过程说清楚,怕会吓惊大家﹔但我很享受这个追寻的过程,找到答案时,很高兴,充满乐趣,只有自己知道,噢﹗原来系咁简单,哈哈……」

就这样「哈﹗哈﹗」笑几声,饶公已通晓英语、法语、日语、德语、印度语等多国语言文字,而他对古梵文和巴比伦古楔形文字亦颇有研究,有些文字连本国人也少有通晓的。如李焯芬教授所说﹕「饶公做学问的特色,是参考中外文献文物,经一番研究,最后得出个人的精辟见解,甚至是学术上的突破,从学问中得到大趣味,科学家也是如此。须知做学问,绝不是炒作。」

饶公和不同学者的合照(图:香港大学)饶公和不同学者的合照(图:香港大学)

做学问不忘注重健康

听觉有点毛病的饶公,记忆力却一点不弱。为了做学问,饶公很注重健康,因为研究是刻苦的,没有健康,便很难做研究。他的养生之道,是每天打坐﹕「人的身体,是个人的天地,我二十多岁开始每天打坐。」说得兴起,饶公即席示范,盘腿而坐,脚底朝天,做出跏趺的姿势,同时挥舞右手,示范书法的姿势,像极老顽童,女儿清芬一直在旁「护驾」。

对清芬来说,饶公是慈父,更是一位学者,为了支持父亲做研究,她毅然辞去工作,专心照顾父亲的起居和对外事务。当饶公那九百呎书房放满了书,清芬多找一个书房,给他作画之用。

饶公习惯了今天的事今天做,于是经常往来两个书房,虽只是两街之隔,却有六十梯级要走。2003年的一个下午,饶公有点晕眩,医生说可能是耳水不平衡,吃了药,没甚改善,且右手开始麻痹,原来是轻微的中风。自此,清芬要父亲多睡一点,过往凌晨起床做研究,这两年学懂悠闲一点,六时才起床,下午还午睡片刻。

饶公调皮的说﹕「系呀﹗我而家好喜欢瞓觉。」又笑了起来。

有感父亲每次外游都是为了学术研究,女儿希望父亲轻松享受生活,去年特意跟父亲到澳洲旅行,还为父亲安排了头等机位。虽说是「旅行」,行李中仍带备文房四宝,皆因女儿知道父亲心意,研究可暂时放下,然写字作画却不可断。

对于女儿的无微不至,饶公笑得开怀﹕「我不懂做菜。」仿佛女儿在旁什么也安心。

「那你会烧水吗﹖」

父女俩有点为难,最后清芬说﹕「他连炉火也不懂得开,算懂吗﹖」

饶公有的是大智慧,他的生活就是做学问,简朴而怀赤子之心﹔一如佛家所言「转识成智」,即在学问中领悟佛法,得智慧,将佛的知识转成了自己的智慧。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