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香港也有转世活佛?──班诺仁波切坐床实况及专访

第214期明觉   文、摄:侯松蔚| 2010-10-06
香港首座藏传佛教寺院──香港萨迦中心香港首座藏传佛教寺院──香港萨迦中心
香港萨迦中心内佛像、壁画庄严香港萨迦中心内佛像、壁画庄严
主礼大德(左起):禄顶堪仁波切、大宝金刚仁波切、智慧金刚仁波切、塔泽堪仁波切主礼大德(左起):禄顶堪仁波切、大宝金刚仁波切、智慧金刚仁波切、塔泽堪仁波切
喇嘛为班诺仁波切(中坐者)穿上法衣并献上吉祥物喇嘛为班诺仁波切(中坐者)穿上法衣并献上吉祥物
善信云集观礼善信云集观礼
极乐寺住持、香港萨迦中心负责人悲耀法师(左)与班诺仁波切(右)极乐寺住持、香港萨迦中心负责人悲耀法师(左)与班诺仁波切(右)


 

  香港也有转世活佛?这不是西藏才有的吗?甚么是转世活佛?

  众所周知,佛教相信所有众生都会不断经历生死。一个生命形态结束后,就转生(转世)到另一生命形态,这过程即「轮回」。除了已开悟的圣者能超脱轮回,所有凡夫都无法避免生死流转之苦。不过,一些悲愿弘大的修行人,会故意发愿轮回再生,到世间利益众生。

  任合地方都可能有乘愿转生的修行人,但只有西藏发展出辨别这些转世者的制度。藏人称呼转世者为「祖古」(Tulku,意为「变化身」),相信他们拥有较高天赋,但也明白转世者即使天资聪颖,今世也必须精进学习和修持佛法才会成就,没有人刚生出来便是佛。「活佛」其实是汉人创造出来称呼祖古的名词,并不正确。

  最近,史上首位香港人被认证为转世者──藏传佛教萨迦派(Sakyapa, 俗称花派)的班诺仁波切(Ponlop Rinpoche. Rinpoche是对上师的尊称),在屯门极乐寺进行正式公布其祖古身份的「坐床」仪式,同时举行本港首座藏传佛教寺院──香港萨迦中心(位于极乐寺内)落成启用典礼。萨迦派中地位崇高的大宝金刚仁波切(H.E. Ratna Vajra Rinpoche)、智慧金刚仁波切(H.E. Gyana Vajra Rinpoche)、禄顶堪仁波切(H.E. Luding Khen Rinpoche)、塔泽堪仁波切(H.E. Thartse Khen Rinpoche),更破天荒一起莅港主礼!

  本年10月3日早上,几位大仁波切首先在寺院门外诵经及剪彩,再与数百名善信入内。寺内坐满善信后,尚有不少人站在门外见证坐床仪式。

  主礼嘉宾大宝金刚仁波切在寺内点亮智慧光明灯,并接受香港的班诺仁波切供养身语意曼陀罗。其后,印度萨迦大学的两组学僧,分别以梵文及藏文唱出《文殊菩萨赞》。

  喇嘛代表致欢迎辞时,介绍说极乐寺住持悲耀法师、班诺仁波切,早于2004年已有在港创建藏传佛教寺院的构思,现在终于开花结果。而班诺仁波切,前世是西藏萨迦寺的上师。萨迦寺乃萨迦派在藏区的中心,由Konchog Gyalpo大师于1073年建立。该寺传授佛陀一切显密教法,历代成就者无数,例如着名的萨迦班智达(Sakya Pandita, 1182-1251)、法王八思巴(Phagpa, 1235-1280。忽必烈的上师)等。

  前世班诺仁波切是萨迦寺中一位闻思修俱佳的上师,被指派为萨迦派领袖──萨迦法王的亲教师,但可惜年轻时已经圆寂。幸好,萨迦法王以多种严格方法,认证出转世的班诺仁波切。

  接着,诸大仁波切率领僧众修持释迦牟尼佛曁十六罗汉仪轨,回向上师长寿、正法久住;喇嘛则为班诺仁波切穿上特别的法衣、法帽,献上种种具有吉祥意义的象征物。

  仪轨修毕,大宝金刚仁波切、悲耀法师、喇嘛代表先后致谢辞,感激嘉宾、法友光临,以及工作人员的辛劳付出;祈愿班诺仁波切殷勤修学,将来弘法利生,佛行事业无碍。最后,大众同诵《众生快乐》回向文,坐床仪式至此圆满,皆大欢喜。

专访班诺仁波切

  香港首次出现转世祖古,广受教界注目。笔者有幸,获得班诺仁波切于连日法会期间拨冗接受访问。其内容如下:

笔者:很多人都对您的背景感好奇,请您介绍一下。

仁波切:其实每个人都会转生,我与大家没有任何差异。我本身做建筑及相关生意,曾经拥有名车、大屋及不少财宝,但我逐渐发觉自己虽然拥有丰厚的物质,却总像欠缺了甚么。接触佛法后,才认识到更高层次的人生意义。以往我是个脾气不佳、口没遮拦的人,学佛良久才渐见改善。

笔者:您在被认证前出家了没有?

仁波切:被认证前已亲近悲耀法师,一次跟随法师到印度朝圣,觐见多位法王,加上看见许多贫苦大众,令我反思「业」的问题,希望帮助人们转化心灵,不再空虚。人生短暂,只追求富贵没有意思,物质在死后是带不走的。

  2004年,我开始减少住在家里的时间,让家人预先适应我不在家的情况,并慢慢向妈妈解释,我出家不等于和她诀别,我永远是她的儿子。

  我和法师都曾被萨迦派僧众不求名利的无私精神所感动,加上我觉得若在香港出家,将受到法师们的疼爱,不利修学。因此,06年我跑到尼泊尔国际佛学院(IBA)剃度,成为萨迦派僧人。希望在一个没人认识我的环境中专注学习,以及做清洁、煮饭等服务。

  出家后我到印度萨迦大学念书,该大学约有三百多名学僧,包括藏传佛教各派的仁波切,但只有一位行动不便的老堪布(Khenpo, 教授)任教。大学水电欠奉,经济拮据,有时每天只能吃一餐番薯汤或绿豆汤果腹。看见师生的艰苦,我热泪盈眶,请求悲耀法师帮忙。法师慈悲,在负担自己寺院之余,对大学仍经常提供协助。

笔者:请问您如何被认证?

仁波切:在大学时,已不知何故老堪布对我特别好。一次,觐见萨迦法王,法王摸着我的头,眼瞪着我,问了我一些背景资料,然后说我是萨迦派的仁波切,命我在某个时间再来见他。我当时不想独自清修的计划被破坏,胆敢拒绝法王。

  后来我去了尼泊尔参学,过了一段时间,老堪布叫我回印度探望他。岂料,来机场接我的车子,把我送到了萨迦法王处。法王问了我一些个人问题,然后他就修法、入定观察,如是者重覆了三次。第一次确定我是萨迦派祖古,第二次仍未清楚我是何人的转世,到第三次才肯定我是班诺仁波切。

  翌日,他们已准备好坐床仪式。当时我心里有点气忿,不满为何不能让我简简单单地修学。然而,当我抵达仪式场地时,看见在烈日下等了数小时的300多名萨迦大学学僧开心到不得了,我已没有任何情绪,只能见步行步了。

  其实,仁波切只是一个名衔,最重要是我们如何利益圣教。

笔者:未来有何计划?

仁波切:悲耀法师与家人都希望我多回香港,但我正在菲律宾协助3家孤儿院、2家老人院。为了让他们得到稳定的物资供应,正构思于当地办「佛陀之家」旅馆作为收入来源,另也可能变卖我出家前所拥有的贵重物品。完成这些工作后,才会考虑较长时间留港。

后记

  班诺仁波切忆述几位师父对他的恩德时,情真意切,隐约眼泛泪光,可惜由于篇幅所限,本文未能完全表达其情感。无论如何,希望读者能通过本文,了解藏传佛教转世制度。充满神秘色彩的转世制度,背后是出于对修行人度众悲愿的深切信赖,而此制度充其量只能帮助发掘天资较佳者,真正的成就始终是以修行人的学养来衡量。唯愿是次香港仁波切坐床及藏式寺院开幕,有助进一步消除不同传承间的误解,加强彼此合作交流,共同大开法筵!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