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清明思亲法会-ads

香港有一位重要高僧转世的母亲

文:陈耀红    图:Tim Liu| 2016-05-05
卓姬喇(右)及其丈夫于村屋前合照,左为哲蚌寺格西昂旺他亲(Geshe Ngawang Tharchen)卓姬喇(右)及其丈夫于村屋前合照,左为哲蚌寺格西昂旺他亲(Geshe Ngawang Tharchen)

大德高僧的转世,亦即俗称的「活佛」,我们一般都尊称为仁波切。现居香港十多年的这位母亲的儿子,是经高僧认证的转世;而且,据这位母亲忆述,仁波切两岁时,刚懂说话不久,便跟她说:我有寺庙,我不住你家,并说出寺庙喇嘛的名字。这些证据,都显示这位仁波切不同寻常之处。


对我,这位转世还有特殊的意义!


他是第九世的蒋揖仲苍仁波切(Nyagre Dagyab Chungtsang Rinpoche)丹增格桑吉美。母亲的名字是卓姬喇(喇是尊称)。



这位仁波切到底是谁?


笔 者学佛,以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为基础。香港有不少人修学《广论》。众所周知,《广论》的蓝本是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灯论》,宗喀巴大师把自己 造《广论》的功德归于阿底峡尊者。事实上,藏地佛法能够复兴,阿底峡尊者应居首功。而今次要写的这位母亲,她的儿子就是阿底峡尊者在藏地主要的弟子之一: 勒贝协绕(Ngok Lekpai Sherab)的转世。


勒贝协绕除承传了阿底峡尊者与其心子仲敦巴许多教授之外,对从印度迎请阿底峡尊者入藏,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话 说九世纪藏王朗达玛灭佛,后来佛教虽然逐渐恢复了,但显密二宗矛盾重重。十一世纪阿里地区的藏王智光为在藏地弘扬清净佛法,派二十一名青年精英到印度,找 寻能造福藏地的班智达(通晓种种知识及佛法的高僧),可惜因不能适应印度的天气,只有两人幸存返藏,勒贝协绕是其中之一,另一位是仁钦桑波。 两人向藏王智光建议迎请阿底峡尊者入藏,这便启动了后来清净佛法在藏地重新振兴的先机。


阿底峡尊者、仲敦巴以及勒贝协绕等都是笔者的传承上师,因为他们也是宗喀巴大师及格鲁派的传承上师。而第一世的蒋揖仲苍仁波切杰桑纪札西(Je Sangye Tashi)是勒贝协绕的转世,所以,现在这一世蒋揖仲苍仁波切的母亲居然能跟我结缘,实在叫人欣喜!


我初次跟卓姬喇通电话时,发现她说流利粤语,还曾想过她到底是不是藏人。原来,她于2000年抵港,在港工作已十多年。被问到如何会来港,她说:「我有亲戚来过,认识这裏的外佣公司,介绍我来打工。」


卓 姬喇原住在尼泊尔,家裏很穷,仁波切到印度学佛,她无力每年去探望。 仁波切七岁在南印度哲蚌寺洛色林佛学院坐床时,为他办事的人员替他供僧,她也是在亲戚帮助下才能到印度参加。(哲蚌寺是格鲁派三大寺院之一,由宗喀巴授意 上首弟子绛央曲吉.札西巴登创立。原寺在拉萨。今年刚好是创寺六百周年。南印哲蚌是分支。)


仁波切慈悲,于2011年创立了「一卢比基金」,帮助有需要的人士。卓姬喇说:「我留在香港,亦是希望能支持他。」


不过,卓姬喇只有仁波切一个独子。我访问她时,开始提到他,母亲的眼泪就禁不住了。在谈到儿子被认证后要离开她,成为出家人,她会否舍不得?她说,自己觉得很开心,「因为他可以帮助众生。」


仁波切五岁时,曾与其前世共事的老喇嘛带他到菩提伽耶觐见达赖喇嘛尊者,尊者剪了他一小撮头发后,嘱咐他要返回大寺庙。然后,他就去了南印度的哲蚌寺学法。两母子在鹿野苑分手。「离开时,仁波切说,他以前骑白马去寺庙,现在坐火车去。」卓姬喇情意深切地忆述儿子的言行!



卓姬喇展示仁波切在各地弘法的照片,语调中充满着慈爱、尊敬。卓姬喇展示仁波切在各地弘法的照片,语调中充满着慈爱、尊敬。

回到真正所属之处


听 卓姬喇说,仁波切不单自小就有特别的言行,即使在怀孕时,她也曾发过有征兆的梦。「怀有他时,我梦到有山,树林裏树不多,我在家门外打扫。有亲戚来说,有 位康(地区)的老仁波切要来这裏住。打扫完,就见到华盖,仁波切在中间,围着许多喇嘛。后来看到(儿子前世的)照片,很相似。」


「他两岁半后,常对我说见到达赖喇嘛,又双掌合十说,将来他会来接我。我当时不知道他在说甚么。」 卓姬喇又说:「仁波切小时,附近很多孩子,他会坐在中间,要孩子分两排站着,让他们供佛。」


卓姬喇带仁波切去菩提伽耶朝圣。达赖喇嘛尊者也在那裏。很多人排队见他,卓姬喇抱着仁波切也排了队。「他来我儿子头上吹气、加持,吩咐我要把孩子保持干净,并赐名为丹增峨协。」


卓 姬喇忆述仁波切被认证的过程:「我因为穷,背着儿子在尼泊尔外国人家打工。从菩提伽耶回来不久,有位婆婆在巴士上遇到我们,问我的儿子岁数、名字。 她是我的亲戚,丈夫是哲蚌寺的市民,知道哲蚌寺的喇嘛到处在找那仁波切,达赖喇嘛尊者给他们清楚指示了转世在何处住。 他们已知道转世在我住的地方出现,尊者指示的地方名跟我们所住的一样。婆婆跟哲蚌寺的老喇嘛说,肯定是这个孩子。


「(老喇嘛来找仁波切的)三日前,孩子跟我说:我要去打工,过两天老喇嘛会来找我。 到那天,孩子一直望着家中的窗口,还说:我的老喇嘛快到了,我要穿这衣服。


「我身体不舒服,不能上班。没多久,听到门外几个喇嘛谈天,以为他们是来筹款。孩子冲出去抱住喇嘛,一手把念珠(他前世之物)拿来自己挂上。老师父立即哭起来⋯⋯


「但师父没有立即确认。他说,见过三、四个小孩,不知道是否你的儿子,初一十五会再来。我说要上班,但他们着我请假,说可以给我钱,并献哈达给仁波切,叫我好好保持他干净。仁波切哭着要求把他带走,说:我要跟你走。(他)这样哭了很久⋯⋯


「他 们当时没有讲清楚,是怕有劫。后来,他们再来过两次,在第二次时说:你一定要放下这孩子。我说,(转世)不会在这样穷的地方出世。但老喇嘛说:穷的地方才 出世。他们在尼泊尔寺庙住了半年,1985年达赖喇嘛尊者在菩提伽耶举行时轮金刚法会时,他们把他带去正式拜见尊者。」


仁波切于1980年出生的,第二次见尊者时,是五岁。


谈到儿子,母亲的感情亲切温馨而深厚: 「我当初想,就只有这样一个儿子,现在要去寺庙了。 但后来想,寺庙裏五千喇嘛都是我的儿子!仁波切对我说:你还要辛苦一段日子,但我会保你平安。」


卓姬喇说时,样子显得满足。


她 接受访问时,一时为我们添茶水,之后又为我们做午饭。她说话和身体语言都充满谦逊,时刻不忘对儿子和对自己有恩的人,既特意向我们提起要感恩仁波切的师 长,又感激在香港帮助过她的人。她在港原居于油麻地一个小房间,两年前,获一位比丘尼相赠了新界一所村屋,令她的居住环境改善了许多。 她现时逐步把村屋修葺整齐,并招呼了一些喇嘛居住,亦可举行一些小型法事。 屋内的佛堂陈设庄严,还在屋后设一佛龕。据悉,蒋揖仲苍仁波切有意访港。


希望善良的愿心能成办。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