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香港的另一个‘十年’──祥宁仁波切专访

文:蓝天云    图:Ken Tam| 2016-07-04

 

第一次跟祥宁仁波切(Changling Rinpoche)见面,是在一个饭局上。那是仁波切首次来香港弘法的欢迎宴,当时我学佛不久,只从邀请我前去的师兄口中得知,这位仁波切是顶果钦哲法王(Dilgo Khyentse Rinpoche)其中一位亲传弟子,二十多岁就在雪谦寺的佛学院内教书,精通佛教哲学和各种仪轨,极有学问。听完师兄的一番介绍,我还是不甚了了,只听过顶果钦哲法王的名字,他就是令我印象深刻的《西藏生死书》作者索甲仁波切(Sogyal Rinpoche)的上师。

虽说是欢迎宴,当日在座不过十来人;翌日晚上,这十来个人(也许还多加了几个)就在祥宁仁波切下榻的住处开始上课,学习佛教哲理。没有法会仪式,也没有灌顶,大家挤在狭小的客厅中,每晚三个小时聚精会神聆听仁波切的讲解。这个场面已是十年多之前的事,如今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为甚么每年都来香港讲学?

今年5月,祥宁仁波切如期再来香港,继续讲学。十年过去,每年来香港弘法,也成了仁波切行程表上的定期活动。其实仁波切的教学行程十分紧凑,他在澳洲和美、加等地都有不少学生,都要定期到各地上课。与这些地方相比,香港的学生其实人数不算多,但他仍然愿意在百忙中抽空前来传法,到底有甚么力量在推动他呢?

某个下午,趁着祥宁仁波切上课之前,很高兴得到他的答允,与我们一起回顾这十年来他在香港传法的感受。

「其实我是十分喜欢教书的。教学当然是利益他人的事,不过最终自己也会得益,在知识上有所增长。

「我本来也没有想过会来香港的,后来有学生再三邀请,才决定前来。我记得最初是在湾仔上课,当时还是不公开的小组教授。我发现前来的人对学习佛法有极大的兴趣和热诚,于是推动我再来香港。

「当时香港给我的印象,是很多学佛的人无论年资深浅,大多并不重视学习佛教的思想和理论。然而佛教虽然是灵性之道,但也是建基于知识和知识的传授,这也是推动我前来香港教学的原因。当然后来也有举行灌顶法会等活动,但教学始终是重点。

「近年的佛学课堂上,我见到学生对于学习佛学知识的兴趣日增,其中不少是年轻人,这是个好现象,表示这种好学的风气会延续下去。」

仁波切眼中的顶果钦哲法王

藏传佛教非常重视传承,一切教法必须由上师代代相传,因此对上师亦十分尊崇,认为他们是佛、法、僧三宝的总集。前面提及的顶果钦哲法王,就是祥宁仁波切的其中一位上师。法王是当代一位伟大的佛教上师,不少当今着名的上师都曾受教于他,可说是「上师的上师」。能于如此伟大的上师座下受教,祥宁仁波切认为自己十分幸运。我们缘浅福薄,未能亲承法王的教诲,也希望从亲近过他的人口中,得知一点法王生平的言行。

「追随顶果法王的时光是无法以言语来表达的。但有一点很清楚:法王在世时,被视为莲花生大士在人间的化现,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不单是我的看法,也不单是宁玛派弟子这样看他,而是人人都认为他就是莲师的化身与文殊菩萨智慧的示现,大众都十分尊崇他。

「顶果法王有如一个佛法知识的宝库,三乘佛法的知识无不尽在其中。终其一生他不但师承多位不同门派的上师,学习不同的教法,同时亦精进修持。他经常鼓励我们跟随不同的上师学习,他说因为你不知道谁会令你得到解脱,令你证悟。他在世时也经常邀请不同的上师来传法和授予灌顶,虽然他本身也持有这些传承的教法,可以传给弟子,但他仍希望弟子能从其他上师那裏获得教授和加持。

「作为一位上师,顶果法王是无可比拟的。我们在教授佛法时要做很多准备工夫,看书和做笔记等。但是法王不需要,只要有人请求他传法,无论哪个派别,是经乘还是密续,他都能立即出口成章,自然就说出来了。不像我们,有时会讲得断断续续,词不达意。

「他也是个十分慈悲的人,从不拒绝别人的请求。他诲人不倦,在七十年代,他清早四点就起来,不断的主持法会和教学,直到晚上十点,仍然有人在等候要见他。只要有人向他求法,他就十分乐意教授。

「如果要我说一生中最美好的一件事,我会说就是遇见顶果法王,追随他身边,跟他学习。这是一件令我无比欢欣的事!」

顶果钦哲法王(图:Dilgo Khyentse Fellowship - Shechen Facebook)顶果钦哲法王(图:Dilgo Khyentse Fellowship - Shechen Facebook)

能够遇到具德的上师,并且能够追随学习,当然是值得欢喜的美事。祥宁仁波切亦如他的上师顶果钦哲法王,乐意解答学生的问题,他也喜欢课余与学生一起相处,认为这是了解学生的好方法。很多时候晚上下了课,他会跟我一起到茶厅餐去,一面吃饭一面聊天,有时是继续当晚课堂的话题,有时会讨论其他佛法问题,甚至社会时事,兴之所至,气氛往往轻松而热闹。言谈之间其实并无闲话,这位上师不时以精警幽默的话一语道破我们的无知和妄念,事实上,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一种开示。


伏藏教法对现代人的裨益

佛法以活泼见称,对应学生的性格和资质,甚至对应时代的需要而传授不同的法门。祥宁仁波切在香港主要传授宁玛派北伏藏的教法,他认为伏藏教法对现代人有很大的益处。

「伏藏教法并非佛教独有,其他宗教信仰也有类似的教法。伏藏的意思是隐藏的宝藏,也就是将一些教法封存起来,留待日后在适当的时机,再取出来传授给人。

「伏藏的形式有多种,有些是藏在山林间,有些藏在海裏,例如龙树菩萨的《般若经》,就是从龙宫取回来的伏藏。也有伏藏是存放于空中,甚至是某些伏藏师的心中。到了因缘成熟时,这些伏藏就会被取出,再传授给当时的人。

「为甚么要有伏藏这种方式呢?因为不同时代的众生所受的苦也不同,过去有些年代饱历战争,有些年代则经常有瘟疫和饥馑,到了这个时代,我们面对的痛苦是情绪的波动。现在我们常听到很多人被抑郁症困扰,这是古代人没有的。他们也会感到愁苦,但没有抑郁这回事。

「因此不同时代取出的伏藏,往往是针对当时的需要而设的。由于是因应时代需要,所以伏藏的传承时间也很短,极具加持的力量,十分有效。」

只得一个学生也要教

正如上文提及,祥宁仁波切极喜欢教学,在世界各地亦有不少学生,他在香港教学多年,一直保持半公开的小组形式,令学生享受到真正小班教学的好处。仁波切认为:

「学生人数的多寡并不是我可以决定的,只要见到学生热心学习,我就感到很高兴;如果对学习不感到兴趣,人数多少都没有分别。对我来说,人数是不重要的,学生是否有心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正如我的上师曾说过,如果学生对学习佛法具备兴趣和热诚,也有虔敬心,即使只有一个学生,你也要教他。人数真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发心,只要有符合条件的学生,即使只有一个,老师也有责任去教他。」

因此祥宁仁波切认为,只是接受灌顶加持、念诵仪轨并不足够,学佛的人应该对佛法有充分的认识,借此建立对佛法的信心。「学佛的人应该借学习而建立信心,清楚自己所学的是甚么,才能生起信心。我们不应人云亦云,而是要自己小心检视,才去相信。就连佛陀当年也是这样对弟子说:不要因为是我所说的就马上接受,要想想我的话是否恰当才接受。」

这可说是总结了祥宁仁波切这十年来在香港教学的宗旨。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