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马来西亚的榴槤香

Buddhistdoor   文:Opal 图:林苑莺| 2010-08-27
拜访吉隆坡菩提工作坊拜访吉隆坡菩提工作坊
拜访巴生滨海佛学会,LCS学员献唱佛曲拜访巴生滨海佛学会,LCS学员献唱佛曲

从马来西亚交流团回来后几天,到朋友家中晚饭,买了一个榴槤。吃的时候,我像个专家:「挺甜的,但没甚么味道,与吃梨子差不多。不像吃榴槤。」一脸茫然。精明的朋友突然发现有点不妥:「你以前不是不吃榴槤的吗?常常说气味像泄漏石油气,干吗突然爱吃起来了?」我红着脸的说:「我爱上了吃榴槤啦。」然后滔滔不绝的讲述马来西亚的榴槤怎好吃。

在这几天的交流团中,有幸吃过两次榴槤。第一次是刚抵埗的当晚,接待我们的千百家居士林准备了丰富的晚餐,饭后果是两大盆榴槤。笔者从来未试过把完整的榴槤放进口中,但既然接待单位那么热情的介绍,总不能让榴槤坐冷板凳。

「哗,味道很浓烈!」我面容扭曲,眼睛也睁不开来。「很奇怪!」身旁的马来西亚师兄说,「不要想,不要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爽快地把榴槤吞下去!」我唯有照办,榴槤经过舌头喉咙,突然感受到一股香甜,我想:「原来榴槤虽然臭,但也很甜!」

吃完了一块,师兄们又极力推荐第二块,这时习惯了榴槤的气味,开始发现这种水果与别不同之处。榴槤上包着一层薄薄的膜,咬下去时脆脆的,咬开了就吃到又丰厚又香软的果肉,口感有些像雪糕,但却比雪糕更浓一点。吃着吃着,意犹未尽,开始觉得好吃了。笔者发现,秘诀是要抛开一切成见与既定立场,好好的 把握在当下。如果脑中不停在想「好臭呀、好臭呀」,榴槤就永远不会好吃了。

第二次吃榴槤是在旅程的最后一晚,我们获巴生滨海佛学会招待在那里吃晚饭。当笔者知道有榴槤吃时,真是又爱又恨:恨的,是因为榴槤太上火,笔者嘴上已长了一颗大疮,实在不敢再吃了。马来西亚的师兄一见到,二话不说端来暖盐水一杯,还教笔者甜中带苦的榴槤比只是甜的更好吃。师兄说得真没错,笔者这天连吃了五大颗!(因为喝了盐水,疮子没长大之余第二天更消肿了。)

之后笔者偷听到,原来这两天马来西亚的师兄准备的榴槤,都是当地最顶级的品种,又那么多的份量,售价可高达港币一千元!笔者有些感动,不是因为榴槤的价值有多高,而是从榴槤这个细节,可以见到马来西亚的接待团体对我们的重视。

无论是哪个交流团体也好,他们用足了心思,不管是吃住的安排,参观的内容,甚至是给我们的纪念品,都无一所缺。菩提工作坊给我们准备了地道的糕点,他们的阿嬷更为我们亲自煲了凉水(凉茶),第二天还请我们去听他们的音乐会;释迦院的法师带我们吃了地道的娘惹午餐,还去了糖水店吃地道的甜品。我们四天三夜都住在千百家佛教居士林,他们把你能想到的日常用品床铺被单都准备好了。千百家的刘会长更充当我们的导游,带我们到处游览。回程时,车上多了一大箱甜美的柑子,是黄先生怕我们走得饿了、渴了,给我们预先准备的。我们只是一群学佛的年青人,然而却是他们眼中的上宾。马来西亚的师兄们,难道都是常不轻菩萨?

这份情意,就像榴槤的味道,深深烙在我的脑海中,历久不衰。这就是为甚么笔者爱上了榴槤的原因。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