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惊魂

第278期明觉   文:传灯| 2012-06-13

在仰光念书时,我和其他外国同学一样,都住在宿舍。刚住进去时,有点喜出望外,一人一房,设备齐全,除了一扇门和一口窗外,还有书桌、小几、衣柜,和一张可以搭起蚊帐的木床。

女生宿舍是一栋长形的、两层楼的建筑物,每间房间由长长的走廊连接着。宿舍北面有一道墙,墙外是大学办公楼,南面有个花园,花园右角是饭堂,饭堂过去又是一道高而厚的墙。感觉上,整个环境蛮安全舒适的,只是偶而会听见嘶哑的喊叫声、怨忿的吼叫声,从南面的墙外传来,尤其黎明和入夜时分,叫声更清晰可闻。

有天放学回来,一位同学漫不经心地说:宿舍的前身是精神病院,大学新开时,院方把部分院址改作学生宿舍,里里外外粉刷一新。不明来历的喊声,很多人都听到,但时间久了,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每年,校方会要求学生调房,新生住楼下,旧生大部份都搬到楼上。宿舍一头一尾有楼梯通往二楼。第三年,我被安排住在楼上最尾端、最角落的一间房。房间的转弯处,就是后楼梯了。当时,来自新加坡的法师提醒我:「这间房向来很少人住,平时阴森森的,灯光也不足,你要多做功课。」不知道还好,听了心中有点疙瘩,怎么办?只好每日勤做功课,早晚诵经打坐,修慈心观,祝福周围远近的众生,远离怨恨、远离烦恼、皆得安乐。

第三年下学期的某一天,尼泊尔籍同学惊惶失措地跟我们说,昨晚有「人」敲她的门,她去开,但不见人,以为是同学开玩笑。关上门,敲门声又响,再开,仍然没人。心中一冷,马上锁上门,跳上床,用被单裹着头,心中绵绵密密念着经文,直至天明。

我们虽然安慰她,但心裏明白…… 她的房间最靠近后楼梯。我平时背书,偶而也会走到那裏,但无论是楼上或楼下,虽然僻静,却总感觉不舒服,让人不想久留。

有天夜晚,我温习至凌晨一时左右,正做得入神,突然听见有东西刮在木门上、拉得长长的声响,又感觉有双眼睛从窗外望着自己。我顿时毛骨悚然,赶紧收拾书本,按捺着害怕的情绪,在佛前恭恭敬敬虔诵《大悲咒》和《心经》。

后来到美国念书,也住学校宿舍,同样经常要调寝室。听说学校的前身是教堂,常在这里为教徒办丧事。其间,校方曾请法师来洒净。

有一学期,我跟一位越南法师同房。法师的常住离学校不远,周末很多时都要回去帮忙,只有赶报告时,才会留下来。

当时,寝室刚装修完毕,新地毯、新书桌,还有两张双层床,空间蛮大,可供四人住。我先住进去,选了靠窗的下格床。她随后搬来,睡在另一张下格床。一日清晨,她神色凝重地跟我说:「前天夜晚,我梦见一个女人,她走进我们房裏,望着我和我睡的床……她头发及肩、身着啡色的衣裙,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但是昨晚……那女人又来了,望着我半天,竟然走进我的床,躺下来!我马上惊醒,害怕极了!没敢再睡,直坐到天亮。」

我心想:法师不在时,我难道跟「她」同房?越想越不对劲,想起平时法会开始前的洒净,应该会有效。跟法师商量,她马上同意。我们找来一叶柏叶、一杯清水,慎重地穿袍搭衣,在佛前礼拜,然后谨谨慎慎、恭恭敬敬地,学着师父们的做法,一边持诵《大悲咒》和《心经》,一边把房间各个角落,包括洗手间洒净。我口中念的是中文,法师念的是越文,但那时那刻,我们同一条心。

太紧张了,《大悲咒》念到一半出了乱子,一段咒文兜来兜去,就是念不下去。「定!重新再来。」好不容易诵完,两人以爱心诚意祝福那女人,早日去一个好地方。

从此法师再没有梦见她。

六道轮回苦,多因一念执着。我深信,法力不可思议,透过恳切至诚的心,慈心爱意,能化解冤结和怨恨,舍妄归真。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