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高野山 – 佛教艺术映千载 (中):朝圣之旅‧京都出发

佛门网   文‧图/崔中慧| 2010-10-28
通往奥之院的路两旁林立了20万座的五轮石塔,其中的「光明真言一亿万遍标」石碑,令人肃然升起精进的向道心。通往奥之院的路两旁林立了20万座的五轮石塔,其中的「光明真言一亿万遍标」石碑,令人肃然升起精进的向道心。
通往奥之院的路两旁林立了20万座的五轮石塔,其中的「光明真言一亿万遍标」石碑,令人肃然升起精进的向道心。通往奥之院的路两旁林立了20万座的五轮石塔,其中的「光明真言一亿万遍标」石碑,令人肃然升起精进的向道心。
高野山通往弘法大师御庙的青幽古道。高野山通往弘法大师御庙的青幽古道。
遍照光院的大门装饰华丽遍照光院的大门装饰华丽
遍照光院古朴典雅的建筑。遍照光院古朴典雅的建筑。
金刚峰寺的主殿外观。金刚峰寺的主殿外观。
朝圣之旅京都出发
 
首先从京都车站搭乘日本的JR (Japan Railway) 至大阪,再从大阪换乗地铁至难波站,从「难波」再换南海电铁往高野山这段车程约需一小时40分钟,南海电铁的终点站是「极乐桥」,再改搭登山缆车,到了高野山的入山口还要换乘高野山专门的山区巴士,想到古代交通不便,这一趟往返的路程的确是充满了「难波」。早上九点从京都的旅馆出发,南海电车到了高野山站已经中午一点;搭上登山缆车,随着缆车持续的上升,两旁蓊郁的森林中飘来阵阵微风,将盛夏溽暑的燥热一扫而空,内心充满朝圣的期待与一股想探险的兴奋,这里就是高野山,昨天以前这一切仍是梦想,此刻竟如此真实就在眼前。
 
高野山巴士最接近山脚下的的第一站是「女人堂」,因为高野山自空海大师成立道场以来一向戒律严格,有1000年是不允许女性上山参拜的,过去所有女性想要朝圣的话只能到此为止,直到明治5年(公元1872年)才解禁。车子继续向前行于蜿蜒的山路上,两旁尽是浓密的森林,由于时间有限,选择参访三个主要的地点--奥之院、金刚峰寺与灵宝馆。「奥之院」为高野巴士的终点站,这是空海大师最初于山上建寺的地方,也是空海大师最后念诵大日如来真言入定成道的地点。
 
奥之院道灵光独耀
 
随着路标指引的方向,有一条通往奥之院的古径,两旁是矗立的高耸千年古松,行走其间,若偶尔云层蔽日,一股幽深的气氛更增加了这儿的神秘。走在这条千年来空海法灯传承不灭的路上,常可见日本真言宗的信徒,头戴草笠,着白衣白裤,上衣背后印有「南无大师遍照金刚」,一手持念珠,一手持金刚杖走这一趟朝圣之旅,相传若能参拜空海大师四国88个道场,即可得到:身心清净、吉祥如意、疾病痊愈。路边石碑上有「同行二人」之语,意思是一路上有空海大师的法身灵光遍照十方法界,即使是一人独行,也有空海大师的灵光相伴。
 
最特别的是沿着路旁有许多五轮佛塔与石柱石碑所形成的壮观景象,据估计这里有将近20万座石塔,因为空海大师在此圆寂「即身成道」,日本人相信若葬身于此也可蒙其加被,所以许多皇室贵族死后均选择葬在高野山,并立一五轮石塔,由于山上多雨,林木蓊郁,石塔上布满了青苔,当林间阳光照在布满青苔的塔上,呈现出另一种清幽之美。顺路而行就可以抵达奥之院了,知名的建筑有御供所、灯笼堂、不动堂、经藏阁等,御庙前的玉川清流两旁林立着许多地藏、观音菩萨与不动明王像供人许愿祈福,游客可以先以玉川清流的水清心后,往前走不远处就可到御供所和灯笼堂等处。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灯笼堂,由空海的弟子真然大师所创建,有的灯已燃千年未曾灭过,例如史上名人祈亲上人曾献持经灯,白河上皇曾供白河灯,整个天花板挂满了祈愿祈福的灯笼。
 
遍照光院清幽古雅
 
在「莲花谷」站下车,顺着地图指引的方向,找到了预订的住宿坊「遍照光院」,在门口向内探望,清幽的庭院中和走廊上寂静无人。四处观望了一番,这间寺院的圆拱形大门很美,一重重精致镂雕装饰的门檐,散发出寺院的沉静与庄严,简单的木构建筑,没有油漆与彩绘,木材久经风雨后呈泛白的暗褐色,典雅的雕镂,褪色的原木,简单而真实的美令人感动。
 
进入大殿仍不见人影,喊了两声,过了一会儿,木质地板上传来急促冬冬的脚步声,出来了一位行者招呼,从蜿蜒的回廊左弯右拐到了房间门口,拉开和室拉门,极为简单清雅的约十个榻榻米大小的和室,中间一个茶桌,旁边一个镜柜与衣架,从内向外看出去,是一个绿意盎然的山水庭院,整个环境除了院子里的虫鸣鸟语外,只有寂静。接待的行者奉上茶水与点心后随即离开,日式禅房与寺院的生活,于是拉开序幕。高野山的寺院中有一些是还在高野大学念书的学习僧,除了念书,多半在寺院中负责一些执事,像招待挂单的游客还有一些杂务。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参加寺院的早课,四位法师与六位来高野山朝圣的游客,跪坐在佛堂的榻榻米上聆听法师们的诵经,虽然寺院不大,但当法师唱诵起密教的梵呗时,和谐与沉厚的法音却如40人同时唱诵般震彻山谷云霄。早课结束后,老方丈嘱咐年轻的法师为游客介绍遍照光院,此寺院的正殿中央供奉着主尊密教的不动明王,主尊右侧是大日如来、左侧是地藏王菩萨,正殿的左龕则供奉空海大师的木雕像。左转通过一个小门进入了弥陀堂,堂中央为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其左右两边的屏风门上绘有密教八代祖师像,寺院中并没有完善的电灯照明,从昏暗的光线中隐约看到每幅祖师像上残留的书迹。空海入唐求法,曾得惠果授予真言七祖像,也就是密教传承七位祖师的肖像(龙猛、龙智、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一行、惠果),空海为第八代祖师,现在日本寺院常可见将这八位祖师肖像绘于寺院的墙上。
 
庆派雕刻写实传神
 
沿着通道前一个小门走进去,还有一间仅约四个榻榻米大小的小室,中央供奉了一尊鎌仓时期着名的雕刻流派「庆派」快庆雕刻的〈阿弥陀佛〉立像,隐约可见佛像的身躯乘载了将近800年的尘埃,法师说这寺院的佛像是不清洗的。庆派的运庆与快庆都是鎌仓时期着名的雕刻家,注重写实、立体感、动感与捕捉雕像瞬间的神情,例如奈良东大寺的天王像即为其名作。为了强调写实,许多佛像镶嵌玉眼,例如现藏于金刚峰寺的〈孔雀明王像〉,就以玉眼镶嵌,并有快庆的朱书名记。据说,寺院中还有最珍贵佛像是除了老方丈,其他任何人都不许看的「秘佛」,通常都锁在特别佛堂中的佛龕内,法师说他在此修行七年也从未见过。
 
转过身看到佛像对面是一片四扇的屏风门,绘有〈阿弥陀佛与25菩萨来迎图〉。高野山许多寺院中有描绘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画像与雕刻,这是受了平安时期以来的佛教末法思想与净土信仰盛行的风气影响,使得当时日本佛教有净与密并重的现象,也因此保存了大量值得研究的密教图像与净土佛教艺术文物。
 
「贵宾厅」难得开放,墙上挂着「云台圣境」的匾额,是日本天皇曾经参访此寺院的接待之处,屏风门上也有着狩野藤原〈采林图〉,另外知名的重要文化财还有桃山时代(公元17世纪)曾我直庵绘〈商山四皓〉与〈虎溪三笑图〉,国宝级文物则有江户时代(公元18世纪)池大雅〈山亭雅会图〉。
 
金刚峰寺东密总持
 
金刚峰寺是高野山上最大的寺院、也是山上办理大型法会或活动的最主要场所,公元834年空海大师奉请日本天皇赐予高野山作为真言宗的道场,后由其嫡传弟子真然完成,然而山上的寺院屡遭祝融毁坏,现存的金刚峰寺建筑系依其原有建筑改建于1863年,除金刚峰寺主殿外,还有金堂、御社、根本大塔、御影堂、山王院、爱染堂、劝学院等,金刚峰寺主院分为大主殿、别殿、新别殿、奥殿、新书院、茶室、阿字观道场、藏经楼、钟楼、传灯国师真然大师庙及护摩堂等,所以可想而知其规模之庞大。大主殿中的「柳之间」是史上有名的丰臣秀次切腹自杀的地方,许多袄绘依旧保存原状,「奥书院」的屏风有日本画圣雪舟的山水袄绘;在「稚儿之间」有江户时期着名的狩野派绘画狩野探齐的山水四屏,保存状况良好,这些过去只从书上看到的袄绘,仍能保留在它原始的位置,令人感动日本对文物的珍惜。金刚峰寺后院的「蟠龙庭」占地2340平方公尺,是日本第一大石庭,石材取自空海大师故乡的四国,石块的布局象征一对雌雄的蟠龙护卫着寺院。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