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麦成辉──皇冠上的一缕檀香(上)

文:邝志康    图:由受访者提供| 2014-10-15

《战争与和平》有这样的一句话,「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一无所知,这是人类的最高智慧。」

每当麦成辉阅读托尔斯泰隽永不灭的文字时,他看到了一个世界,宏大、复杂,琐碎散乱的生活如剪影般纷呈眼前,让他观照一段超越阶级和时代的历史。他对我说,纵使托尔斯泰不是佛教徒,但那伙悲悯心同样令人感动,是发自一种经社会洗礼然后沉淀的文化底蕴。我看着眼前这位皇冠出版社的总编辑,集文化、企业管理及佛学于一身,不期然泛起一丝好奇心来。

华文读者大概没哪一个从未听过「皇冠」的名号,作为起首,我请他先谈一谈它。


这裏不是沙漠,而我们也不会卖卫生纸

「学佛的人明白世事无一不变迁,包括我们,也包括我们营运的机构。」

管理最重要的有两件事,分别是系统和创意。麦先生认为缺乏愿景和内涵的文化事业注定要失败的;同样地,经营方针不完善亦会导致它无法在这个资本主义的社会上立足,「一所文化企业应该要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他开宗明义说。

出版社发展至今,规模庞大,对本港文化界的影响力亦盛,可是麦先生却笑言这条路即使他摸索了二十二年,仍未达到真正的成功,「有时候出于商业考虑而迁就了市场,也曾经纯粹因个人喜好,出版了曲高和寡的作品,最后成绩未如理想。

有人说香港是「文化沙漠」,麦先生对此不禁摇头,认为他们没看清楚本质,这句话错得很,「如同佛法一般,文化一直存在着,只是它无法显露出来,但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不代表没有。

香港有文化,然而文化市场却不大。任何文化企业要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生存,他回忆起「皇冠」初来这座城市时,着眼点是如何生存,并得出需求和商业价值不等于出路的结论,「否则我们应该专门售卖卫生纸了。」(虽然市面上的确有一名叫「皇冠」的卫生纸品牌。)

麦先生喜欢阅读经典文学,按理路他应该怎样也不会跟大众文学沾上边儿,可是为了生存,非得把个人跟市场喜好区分开来。经过多年奋斗,生存的困惑解决了,他现在追寻的是另一种境界──活着的意义。我们都很清楚,乔布斯是「苹果」的主事人,他的意志就是公司的意志。麦先生直言要统一人心很难,要员工自发朝同一个目标迈进需要主事人强大的意志。


去禅修吧,然后赶回来出版新书

「既然谈到意志,那你具体上是如何执行呢?」 对于管理上所谓的执行力这个话题,我颇感兴趣。

「意志跟现况永远有一段距离,端看你如何调整、转换心态。『皇冠』大部分员工从未接触过佛教,若贸然叫他们就这样去办佛学书籍,其结果可想而知,故此我鼓励他们到法鼓山参加禅修去。佛法是好的,多接触自然会心生欢喜。

「就是要和同事一起配合吧。」

「没错。例如有一位员工,他加入『皇冠』已有六年,三年前我让他到禅修班去,给他多点机会听闻佛理,久而久之他掌握了不少,现在更成为我们重要的一员呢!

麦先生兴奋地说着,「除了意志外,还得创造适当的因缘。意志越强,你越有改变因果关系的能力。」

学佛这一段日子,他花了不少时间禅修及思考佛理,于是逐渐将思念贯彻到公司营运上,最近几年出版了一系列佛教书籍。佛法是超越智慧的,麦先生希望能以便于大众理解的手法来传播, 「较多人关注的有衍阳法师的《心宽就是最好的道别》、圣严法师的自传,未来我们更会引进一行禅师的作品。此外有不少是谈素食及环保的,这些都跟佛法相应。

「会生灭的东西终归只是相,我们渴望的是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一旦明白了这点,你会懂得甚么是放下。我本来对哲学还颇有涉猎,后来明白那也是形相而已。语言间的戏论无助了生脱死,已经不再吸引我了。

「这是你经历了各种事情后的体验?」我问道。

「对的,我认为学佛最重要还是回归到基本步──修养上去。

他换了另一种坐姿,准备与我分享学佛点滴及所思所想。然而,亲爱的读者,秋天是一幅淡黄与深红交织的作品,不如我们站起来,到外面欣赏一下彼岸落花,下回再续吧,请。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