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十方人物
听着正定法师活泼开朗的笑声,谁又会想到她曾遭遇的种种磨难?在东莲觉苑的大殿里,她将自己曲折蜿蜒的学佛故事娓娓道来……
文:郭湄湄| 2017-06-14
全文 >
分享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专题特写
踏入2017年,第十五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来到香港,主题为「当代佛教女性的澄观静虑、文化交流与社会实践」。 佛门网有幸邀请参与筹办工作的慧空法师、衍空法师及法忍法师分享对佛教女性议题的看法。
文:佛门网| 2017-05-25
全文 >
分享
佛学智慧
专题特写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十方人物
张玉玲及其同修田运富来港,我们向两位请教了这个问题。两位多年透过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为佛教女性议题尽心尽力,不辞劳苦。
文:邝志康| 2017-01-21
全文 >
分享
专题特写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佛学智慧
学习佛法,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缘是亲近善知识。在Sakyadhita(国际善女人大会)之中,我保证你会遇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善知识。这不只是远远看到他们的风采,还有身教。
文:卢且如| 2015-09-04
全文 >
分享
专题特写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佛学智慧
2015年6月22日,我坐上由新加坡飞往印尼日惹的航机,再一次参加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两年一度的会议。
文:卢且如| 2015-08-18
全文 >
分享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图片集: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13th 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uddhist Women)在2013年1月5日至12日于印度吠舍离圆满举行。今届会议的主题是「草根佛教」(Buddhism at the Grassroots),在于「彰显女性佛教徒『实际』(on the ground)从事减轻众生苦难的努力和成就」。与会者用了很多不同手法分享她们工作的成果,包括社会运动、表演、禅修与佛教哲理等多方面。会议由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举办,Sakyadhita的意思是「佛陀的女儿」,该协会是一个女性组织,其宗旨是帮助佛教社会中的女性转化她们的生命。 而这个国际会议自1987年首次举办以来,约两年一次轮流在亚洲不同城市举行,以宣扬和推动女性在宗教以至社会的平等地位。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1683 影片: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一):开幕礼及背景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于2013年1月5日至12日在印度吠舍离圆满举行。是次会议的主题是「草根佛教」(Buddhism at the Grassroots),在于「彰显女性佛教徒『实际』(on the ground)从事减轻众生苦难的努力和成就」。 在本影片中,大家可以看到会议的片段,包括开幕礼、发表论文、禅修、工作坊以及文化表演等等。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的前会长及创办人之一的慧空法师(Ven. Karma Lekshe Tsomo)并接受了佛门网的专访,谈及了大会的历史,以及第一届会议在印度菩提伽耶举行的情形,其中女众佛教徒遇到的困难,特别是有关比丘尼地位及传戒,更是持续探讨的议题。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162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二):会议主题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的主题是「草根佛教」(Buddhism at the Grassroots)。在本影片中,慧空法师(Ven. Karma Lekshe Tsomo)向大家讲述会议主题的由来。她指出这一个议题的重要性,以及所谓「草根」指涉佛教界内实干的基层,与女众佛教徒的关系尤其密切。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163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三):会议的地点 是次会议在印度吠舍离的大爱道比丘尼寺举行,其中困难重重。主因是吠舍离的地理位置偏僻,物质条件匮乏,而且寺庙旁边都是农地,交通设施亦落后。为什么大会仍坚持在这里举办会议?因为这个地方对于佛教女众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的会长张玉玲教授在影片当中为大家一一述说由来!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229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四):与会者分享感受 这次会议共有来自32个国家约300位参加者,佛门网专访了其中一些与会者,访问了他们参加会议的原因及收获。其中包括享誉国际的丹津.葩默法师(Ven. Tenzin Palmo),她是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的忠实支持者,每次会议都会见到她的身影!想知道她为什么那样支持这个会议?立即收看影片!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269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五):会议的筹备 在这访问片段中,大会主席张玉玲教授透露了是次会议筹备过程的艰辛,如何以修行之心将难题一一克服;慧空法师(Ven. Karma Lekshe Tsomo)提及来自世界各地的义工无私的奉献,特别感谢她们;而几位不同国籍义工的分享,让我们知道一次成功的国际会议幕后有很多人紧守岗位、默默贡献,令人感动!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270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六):沿革、转变与成果 这个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国际会议,自1987年创办至今二十多年以来,有些什么改变?又有哪些地方是承传不改的?慧空法师(Ven. Karma Lekshe Tsomo)与张玉玲教授为我们综合介绍了会议在规模、组成、论文水平等多方面的转变,细谈历来沿革,并提到当中瞩目的成就。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289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七):会议闭幕 会议圆满当天举行了简单、庄严又温馨的闭幕礼,由各国代表以不同语言诵经做回向祝福,充分反映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包含多个传统、多元文化的特色。大会并预告下一届会议举行的时间和地点,进行了交接仪式,划上圆满的句号。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293 (待续)    
文:佛门网| 2013-02-08
全文 >
分享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13th 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uddhist Women)在2013年1月5日至12日于印度吠舍离圆满举行。 今届会议的主题是「草根佛教」(Buddhism at the Grassroots),讨论焦点是世界各国女佛教徒的当前处境及其动态。 来自不同地区,包括32个国家的600位参加者具有广泛代表性,他们聚首一堂、分享彼此,从而得悉各地女佛教徒的近况及其杰出的工作。今次也是第一次有来自土耳耳和爱沙尼亚的参加者。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今年再次有庞大的团队前来,我们借此而初次获知在中国各地正在进行着许多为女众而设的深具意义的项目。 据来自中国陕西省西安市的果宣法师(Bhikkuni Guo Xuan)估算,中国大陆目前有8万位比丘尼,比起韩国、台湾、越南、斯里兰卡和其他国家合计起来还要多! 世界各地佛教女众因着不同文化背景而面对着许多各别不同的景况:性别歧视和性骚扰、人口贩卖、失学、医疗条件欠差,以至职场上和政治上的性别不平等。大会期间,在下午举行的各种工作坊让参加者可面对面地交流,女同修们可分享各自的体验。因为地利关系,今年印度本土参加者非常多,尤有来自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和喜马拉亚地区多处的与会者,更是第一次录得有来自钖金(Sikkim)和阿鲁那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的会众。 今年大会的独特之处是涵盖了一批影片报告,当中涉及题目非常多元化,例如:性别歧视的根源;韩国尼师的生活种种;安培德卡尔(B. R. Ambedkar)对提高女性与社会低下阶层地位之努力,等等。 大会并宣告绝不采用塑胶瓶,显示女教徒由草根基层发出的爱护环境的心声。 较之过往历届会议而言,这次我们能提供不同收费档次的住宿,更有不同的餐饮选择,包括印度菜和越南菜。 礼赞度母的舞者以工作坊和表演的不同形式表达了她们在当代佛教艺术创意上的深厚功力。她们的参与,为大家示范了借着形体动态来修习佛法的崭新而有力的尝试。 紧接着会议的朝圣参访,难得的让来到此间的世界各地的佛教女众可同游圣地,一起祷告和祈求那彼此共同的愿望。 「『草根佛教』的意思,在于提供各种促进成功领导的因缘条件,令女性由最根基处装备起来,而手段包括了系统的教育、医疗措施、充足的的训练和经验等,女性可借此提升一己从而最终担起领导的角色。 审察今次会议可知,佛教女众在各自的地区越趋活跃,并且同气连枝、空前的团结互助。这样的国际联系大为有利于深入启发、互相鼓励和彼此分享。每个国家的女教徒都有不同诉求,然而,『善女人』(Sakyadhita)正好提供了一张相连的网络,这就是其有趣和重要的地方。 『善女人』于国际间所凝聚的伙伴关系对女性至为重要,因为当中不少成员恰恰处于孤立、异化和受挫的境地。而让她们认识事情的各种可能性,借此扩大眼光,则佛教女众便可以作出合乎自己意愿的决定。佛教女性之参与社会活动具有无限潜能,只是受到人力和财力不足的掣肘而已。」 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网页:http://www.sakyadhita.org/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网页(中文繁体):http://www.sakyadhita.org/home/chinesetraditional/index.html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网页(中文简体): http://www.sakyadhita.org/home/chinesesimplified/index.html 第十三届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脸书(英文): https://www.facebook.com/13thSakyadhita      
文:佛门网| 2013-02-08
全文 >
分享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作为一个世界性的会议,自然有很多不同国家的与会者参加,虽然说英文是现今的国际语言,但是却不是所有与会者都懂得英文,所以翻译是举办会议的其中一个大挑战,也是一项重要的议题。 为了让不懂英语的与会者都能参与其中,Sakyadhita 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的义工做了很多准备功夫。每次会议大会都会准备即时传译的系统,并安排义工作即时传译,与会者便可以用耳机用母语收听会议的内容。这次会议大会便提供了六种语言的即时传译,包括中文、韩文、北印度文(Hindi)、马拉地语(Maralhi)、藏文以及越南文。 另外,大会亦要求所有讲者尽早提交论文,然后大会便会将论文译翻成不同语言,让与会者在听演讲之余,亦可以参考论文译本,那便更加清晰。 要实行以上的安排,实在不易,Sakyadhita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的会长张玉玲教授表示,是次会议的机器于会议开始一天仅仅赶及运到位于吠舍离这个偏远地方的会场,而且费用非常昂贵 。另一个困难,是大会需要安排大量翻译义工- 试想想,会议论文发表的部份长达六天,一共有四十多篇论文,而且还加上即场问答环节,要多少义工才能处理这些即时传译!还加上需要义工帮忙预先翻译论文,当中的困难程度可见一斑! 来自台湾的张玉玲教授分享了一些征求义工的窍门 。由于现在台湾的年青人都渴望学好英语,张教授便利用了这一点,于三、四年前开始举办佛法翻译营,来培养翻译的人材。最近一次在台湾的永明寺举办,模式有点像Sakyadhita 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 - 每天都是以禅修开始,其后有不同的活动,例如是资深的翻译义工分享经验等等,最后参加者要分组翻译Sakyadhita 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的论文,然后向大家汇报。张教授认为,这模式既可以让善女人大会的翻译工作变得比较容易,同时亦可以为台湾培养佛法翻译的人材,可以说是一举两得!在即时传译方面,大会在2008年举办的第十届会议中因意外购买了一套即时传译的系统,但这套系统在佛法翻译营中却大派用场,成为各参加者练习的工具,可以说是有失必有得! 韩国首尔大学的赵恩秀教授吸收了张教授的经验后,把这个模式更进一步,于韩国举办了一个名为「国际视野计划」(Global Empowerment Project,简称GEP)的项目。这个计划包括十二个星期的课堂,当中包括英语课、佛法课(当然是用英语学习)、翻译课等等。参加者完成课程后,便会参与大会的论文翻译工作,而课程的尾声,就是参与大会,并作即时传译!由于现今韩国的青年亦非常希望学好英语,所以这个课程吸引了很多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参加。是次韩国的翻译义工,也是GEP的新力军! 由于GEP的成功,GEP的课程除了给在家众参与外,还扩展成专为出家众举办的课程,让韩国的比丘尼也可以学习英语,在国际会议中与其他不同地方的与会者沟通。 张玉玲教授在这次会议中亦主持了一个名为「透过翻译学习佛法」工作坊,她认为,佛法翻译其实也是一种修行。因为当翻译者翻译佛法内容时,就必须对内容非常理解,翻译时往往能让人知道自己对题目了解有多深。而某些佛法用不同的语言说出来可能反而让人更容易明白,她自己就是透过英语来帮助理解《心经》的内容。所以大家如果有机会,不妨试试佛法翻译,可能自己的修行会因此而大有进步!      
文:佛门网| 2013-02-08
全文 >
分享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张莲觉居士是旧社会突出的进步女性,在她活动的上世纪二三十代,女性在社会上是弱势,附属于男权,没有社会地位,连独立思想的意识也没有,而她却在年轻时便知道女性应有自己的主张和男女应该平等。除了因为她有机会接受教育,以及因上层社会的社交生活、旅游而带来的广阔视野,相信佛教众生平等的思想对她有很大的影响,此外是她的家庭气氛较开明和自由的关系,令她有机会在能力范围内将其思想信念付诸行动,由此造福社会、利益众生。 「女子无才便是德」系列讲座第三讲(2012年3月7日,香港大学黄丽松讲堂),由李忠海博士讲「张莲觉居士的男女平等观及其在香港女权运动中的历史地位」,令人从更多方面认识这位慈悲的佛教居士。 爱的教育 教育是张居士一直非常重视和致力推动的,特别是女子教育。她认为「女子为国民之母」,女子若能得到良好教育,才是家庭与社会安定的首要条件,所以发愿办佛学女校。 李博士于讲座中介绍了张居士在香港和澳门开办宝觉义学,让贫户女子也有机会识字和学习简单算术,这样不但令女学员建立自信,更可直接帮助她们脱贫。她不单从金钱和物质上提供帮助,更是真正从心里起慈悲,例如她常常探望学生,又让学生到她的大宅聚会,教她们礼仪,和培养正确的人生观等。她曾说,学生就是她的子女,对她们就像自己的骨肉一样──大爱无疆,令人景仰。 培养女性佛教人才 1932年秋,张居士迎请镇江竹林寺退任住持霭亭法师来港弘法,并在青山「海云兰若」设立「宝觉佛学研究社」,培育女性佛教人才。学员有出家和在家的女众(第一届主要是僧尼),这为比丘尼而设的佛学院,虽然只有两届,却是开香港先河。学员主要来自江苏和潮州,前者因霭亭法师的招募,后者因其资助的佛教刊物《人海灯》立足当地的因缘。 1931年年底,张居士将何东爵士庆祝结婚纪念而赠的十万礼金悉数捐出,筹建东莲觉苑(后来因费用不足应付,又游说何爵士补添余额),以作「永久根本机关,宏扬佛化,普事教育」。1935年东莲觉苑落成,宝觉义学与佛学社迁入,正式成为香港第一个专为妇女设立的佛教学校,并纳入受政府资助的学校之中。 发起「天足运动」 张居士是前卫女性,一向主张男女平等,女性应有自己的识见学养,并要「走出家庭」。她以「平妻」身份而非妾氏下嫁何东爵士,这是前无先例的;她嫁后也不是依附夫君而唯唯诺诺,反而很有个人主张,例如何东花园便是她提出买地兴建,而此古色古香的大宅也由她规划和监造。 那个年代,社会上以小脚为美,很多妇女为求归宿而要强忍缠足之苦。张居士不但反对缠足,更推己及人──除了本人不扎脚外,更运用她的社会影响力,提倡「天足运动」。她在社交圈子中争取到上层社会的支持,联合起来向香港政府提出呼吁,应立法禁止缠足这种为害女性的残酷和不公的风俗。她是真正推行社运,可不是口上说说而已。 兴邦报国 张居士社交圈子广阔,有机会与华洋绅商来往,甚至与家人于何东花园接待美国副总统加纳等政要;又多次出门远游,以秀丽文笔着作《名山游记》,可谓见多识广。这种生活对当时妇女而言是很特殊的。然而她并不只是享清福,而是借着自己的好福报来积极参与社会,贡献国家 。 例子一:她与夫婿一起支持和奔走,让儿子何世礼从军报国,何世礼后投于张学良麾下,官拜国民政府上将。 例子二:战时,与家人及师生共同为军队缝制军服,又号召捐款资助复原士兵返回前线或返乡。 历史地位 讲座尾声,李博士总结张莲觉居士作为杰出女性的历史地位,提到她也有时代的局限,如需要克尽妇女天职,生养十名子女;她的佛教事业、慈善事业必需借助丈夫支持才能完成,等等。 但放回历史坐标上评价,她的志气和成就都非常瞩目:除了是香港佛教史上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中兴者外,更是香港女权运动的启蒙者、推动者;她的贡献包括在佛教、教育、慈善事业等诸方面,造福社会,影响深远;她以身作则,为女性独立思考竖立榜样;而其人无贵贱、男女平等的思想,至今仍是香港的核心价值观。 关于张莲觉居士的事迹,可参看: 东莲觉苑发展史:http://www.buddhistdoor.com/TLKY_intro/1-1.html 东莲觉苑办学80周年志庆:http://80th.buddhistdoor.com/history.php  本讲座重温:    http://audio.buddhistdoor.com/chi/play/1657# 
文:佛门网| 2012-04-05
全文 >
分享
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专题系列
全球化不是新事物,最早的旅行家都是宗教徒,佛教当然亦不例外。 真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几位穿袈裟的比丘尼,怎么在唱圣诗?细心留意歌词──啊!原来是Heart Sutra(《心经》)。第十二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12th 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uddhist Women)会议期间,两位来自美国加州Shasta Abbey禅院的Astor Douglas禅师和Ando Mueller禅师,为会众主持了佛经唱诵工作坊,令人大开眼界。 两位禅师分别来自加拿大和英国,早在七十年代出家,依止Shasta Abbey的创办人、英裔的Jiyu-Kennett禅师(1924-1996),已属该寺组织Order of Buddhist Contemplatives 的第二代,法脉远承明古屋曹洞宗大本山总持寺的孤峰智灿禅师。[1] 要跨越种族与语言障碍,追随一种陌生的宗教传统,Jiyu-Kennett禅师的出家因缘也颇传奇。Jiyu-Kennett禅师生于英国,原是基督徒,毕业于Durham University,主修音乐,对西方早期音乐,尤其唱诵(plainsong)最感兴趣,是教堂里的管风琴师。她成长于二战期间的伦敦,目睹战争的残酷,遂对生命有什么意义、人类为什么要彼此相残等问题产生疑问;当时佛教在西方国家并不普及,她透过London Buddhist Society开始接触佛教。1950年代,她决心出家,先跑到马来西亚马六甲青云亭(Cheng Hoon Teng Temple),由该寺主持释金星法师(Seck Kim Seng)剃度。1962年辗转赴日,追随Master Keido Chisan Koho习禅,接法脉并获印可为禅师,成为日本曹洞宗百年来唯一的女禅师,加上来自英国,可谓例外中的例外。她在日修习期间非常精进,深得师父爱护和器重,更获师父授予一间小寺。然而因为寺请制度与社会文化差异等种种原因,Jiyu-Kennett禅师最后还是回到西方。为了方便在西方弘法,她的师父亦特别准许她破例为男女众授戒。现在其创办的Order of Buddhist Contemplatives在美国、加拿大、英国、荷兰、德国都有分会;Shasta Abbey现时常住众约25人,以女众居多。 既要迎合西方文化及现代社会,又保留宗派特色,变与不变应如何取舍?曹洞宗──Soto Zen,英语翻译为Serene Reflection Zen Meditation。翻开Shasta Abbey的日课诵本──Full Morning Service, Evening Office,不就是早、晚课吗?只是都借用了基督教用语。因为同属大乘道场,诵本亦包括对观音Kanzeon的礼赞──「Homage to all the Buddhas in all worlds; Homage to all the Bodhisattvas in all worlds; Homage to the Scripture of Great Wisdom…」Shasta Abbey的日常作息跟汉传寺院大同小异,也是天亮之前起床,早课、静坐、出坡、晚课、讲经──看见两位禅师,感觉就像遇上远房亲戚。 Ando与Astor禅师初出家时,唱诵都用日语,后来才改用英语。回忆当时,她们的师父其实也有种种顾虑。Jiyu-Kennett禅师想到把佛经谱读入西方人脑袋,那么不是别出新裁,便是旧曲新词,把经文谱入耳熟能详的基督教音乐;无论前者或后者,也意味着她要重拾故技,而出家前专修的西方神圣音乐正好大派用场。对富有神秘色彩和重覆冗长的唱词,她也有所删减;不过改编过程分外小心翼翼,因为唱诵并不是个人作品,无我、放下执着、利益众生才是目的。毕竟禅宗传统强调直观与智慧,不在语言文字,而佛教被翻译成不同语言后,也因应语音与音乐传统蜕变出不同风格,例如:巴利文语音本身已富于音乐感;而中文唱诵讲求板眼和规律;梵文则旋律丰富;至于日文则是凝重的单音调。由Jiyu-Kennett禅师一手翻译、重谱或写作的课诵共有62首,多用风琴伴唱,并维持钟、木鱼、锣等敲撃法器的礼仪提示作用,效果非常特别。Jiyu-Kennett禅师虽已不在,但她的笔记巨细无遗地记录了寺院礼仪与生活起居的每个细节,加上越来越多佛经被翻译成英语,现在该寺的僧俗弟子均可以英语了解佛教要义并进行所有仪式。而在旧有的基础上,寺院还会继续谱写新曲新词,包括借用爱尔兰、俄罗斯甚至印地安的音乐传统。然最重要的是,唱诵其实是一种日常修持,旨在身口意合一、僧团和合。 除了唱诵外,她们的僧袍样式也作了修改:把原来的阔袍大袖改窄,腰间系上与基督教修士一样的环带;胸前挂上「迷你袈裟」(kesa),然剪裁仍依照福田衣式样(正式袈裟作七条状,小袈裟作五条),背面则多由戒师写上训勉说话;背后领位也依旧制用线绣上寺徽。为迎合强调理性与平权等现代意识,日本的长幼、僧俗传统及男尊女卑秩序,也得加以淡化,例如主持都经由选举及共识产生,男女众地位平等。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强迫所有成年男子结婚娶妻而衍生的寺妻(temple wives)制度,虽模糊化了寺院的僧俗分野,却又使寺院承嗣以世袭方式稳定下来;而Order of Buddhist Contemplatives虽远承自日本,却没有继承这种现代变种,反而是复归传统。该寺男女众在修行、日常生活与等级制度享有平权,但必须恪守独身承诺。 Shasta Abbey位于距离三藩市三百公里的 Shasta山脚,日常供给全由俗家捐助护持;他们在当地非常低调,不会主动弘法,但24小时中门大开。日本传统僧人会托钵化缘(dana),以去除我执及为在家众提供机会供养三宝。然深受新教伦理影响的美国人一般都厌恶任何乞讨行为,所以寺僧到了前几年觉得时机成熟,才开始到附近小镇化缘,而且事前更在报章上刊登广告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现时寺院每月大约化缘两次,只是静静地站在街头一角,安静庄严,渐渐为当地人接受。曾经有驾着大货车的司机看见他们,也特地停下来,请求他们为在医院的亲人祝福;也有居民把食品、文具等放在佛像前供奉。现时寺院除了定期举办退修营与佛法讲座外,逢周日下午还有茶会。 近年佛教在北美大行其道,达赖喇嘛与一行禅师可谓功不可没。不同于 Ando与Astor禅师当年追慕东方文化的嬉皮时代,近四、五年对佛教感到兴趣的青年人特别多,Ando禅师认为这可能与美伊战争有关──理想幻灭,精神找不到出路,而佛教讲的业力、无分别心亦令人耳目一新;另一方面,禅宗身心合一的修持方法,非靠超越存有而当下解脱,正好对应现时的困境。现时到Shasta Abbey习禅的,并不限于特定族群,以能操英语者居多,除欧裔美国人外,还有越南、泰国和日本的信众。 Ando与Astor禅师的工作坊选在人造山洞内举行,加上与会的梅村僧团也善唱,佛音悠扬,虽置身泰国的热带园林,感觉仍如沐身心。 Ando禅师(左)与Astor禅师用西方宗教乐韵唱诵英文佛经 (佛门网制作) 延伸阅读: Shasta Abbey网页:http://www.shastaabbey.org,资料非常齐备,还有大量声音档案 。 该网站内连系到期刊上的唱诵专论,对音乐感兴趣的值得一看:http://www.shastaabbey.org/pdf/theHymn2009.pdf 。   [1]          Jiyu-Kennett 禅师在1970年于美国创立加州Shasta Abbey禅院,专弘曹洞宗禅法,并在同年创立Zen Mission Society之国际性佛教组织,该组织于1978年易名为Order of Buddhist Contemplatives。参见网页:http://www.obcon.org/ 。
文:佛门网| 2011-07-18
全文 >
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