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DON’T瓜!老友记……‘生命热线’助长者重拾生命亮点

文:愿良    图:生命热线| 2016-09-07
老友记参加「抑郁解读──长者快乐生活行动计划」举办的「互助关怀小组」,亲手绘画了「生命树」。老友记参加「抑郁解读──长者快乐生活行动计划」举办的「互助关怀小组」,亲手绘画了「生命树」。

冬瓜,取其谐音「Don’t瓜」,意即「不要死!」。这十年来,「生命热线」为情绪受困乃至意图自杀的长者,在炎炎夏日送上消暑解渴的冬瓜水;最近几年更礼请老友记出席冬瓜宴,一同品尝以冬瓜为素材的美食,并宣扬珍惜生命的信息。

「我们接触的长者当中,有的住在天台铁皮屋。摄氏三十多度的天气,在他们家裏便是四十多度!」在生命热线服务了十七年的执行总监吴志昆(Vincent Ng)表示,「消暑打气(Don’t)冬瓜水」活动考量了老人家的实际需要。

「消暑打气(Don’t)冬瓜宴」:插画家芝麻羔即场为「松柏奖」得主,九十五岁的罗婆婆绘画人像画。「消暑打气(Don’t)冬瓜宴」:插画家芝麻羔即场为「松柏奖」得主,九十五岁的罗婆婆绘画人像画。
罗婆婆人像画完成品罗婆婆人像画完成品

平均每天一位长者自杀

这个学年,香港出现了学生自杀风潮,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事实上,长者一直是自杀族群裏人数最多的。死因裁判法庭报告显示,由2006至2015年超过3,000名长者自杀,即平均每天约有一宗个案。而香港大学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2014年的资料则显示,六十五岁或以上长者的自杀率比整体自杀率高出逾两倍。

老年人轻生的主因,包括身体机能衰退令社交减少,又由于退休后失去收入,在缺乏安全感之下唯有节衣缩食,与社会更加容易脱节;配偶离世、长期病患等同样关系密切。

「生命热线」执行总监吴志昆「生命热线」执行总监吴志昆

生命热线以接听来电的方式运作,能否真正帮助到长者?Vincent表示因为老人家听力衰退,故较少主动打电话来。有见及此,生命热线于1998年开展试验计划,动员义工上门探访有自杀倾向的长者,至2006年获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捐助推行「生命共行──外展长者服务」。

为了寻找需要情绪支援的长者,生命热线与地区机构(例:长者邻舍中心)合作,在葵涌、黄大仙等长者人口较多的区域,辨识须跟进的个案。「有时候,家务助理队的成员发现个别长者有情绪问题,医务社工也会转介个案。」Vincent补充。除了接受转介,生命热线也会安排义工上门「洗楼」,派发单张或小礼物,主动出击认识有需要跟进的老友记。

插画家芝麻羔带同儿子芝麻B,为情绪受困的长者送上冬瓜水。插画家芝麻羔带同儿子芝麻B,为情绪受困的长者送上冬瓜水。

义工不比亲友好?

家人总比他人亲,义工与长者互不相识,探访的效用有多大?Vincent表示长者为免家人担心,普遍不会在他们面前坦言内心的困难;相反,跟不相识的人没有忌讳,可以聊得更畅快。老人家眼见素未谋面的义工付出时间精神上门探望,也更容易感恩。「有些老友记说已很久没有人愿意拖他们的手、或拍拍他们的肩膀。其他人会嫌弃他们身上的药油味,有些老人家挂着尿袋,也会嫌弃自己。部分老人家更说,义工比亲生子女更疼他们……」

不少有自杀倾向的长者患有抑郁症,需要心灵的支援,重拾生活的动力。2012年,生命热线开展为期三年的「抑郁解读──长者快乐生活行动计划」,安排义工为长者度身设计个人生活计划,并一同实行,帮助他们建立正面的人生观和提升生命的充实感。

世界很美,因为有您。大白熊牺牲自己承托着小男孩,令他可以眺望焕然一新的世界。世界很美,因为有您。大白熊牺牲自己承托着小男孩,令他可以眺望焕然一新的世界。

重寻持续的满足感

生命热线团队特意编制了《长者快乐生活手册》,当中引用了沙利文博士(Dr. Martin Seligman)正向心理学的主张,与长者探寻活着的理由。沙利文博士把快乐经验分为两大类:欢乐及满足感──前者是不能持久的官能感觉,如美食、娱乐、刺激;后者则是有意识和目标、努力付出而获取的快乐,通常较为持久,例如与亲友相处、完成有挑战性的工作、帮助别人等。「长者快乐生活行动计划」的目的,在于协助长者寻找可持续的满足感。

如下图所示,义工团队鼓励长者为每天的生活日程分配时间,从中寻找「乐而忘我」的感觉,意即参与某些活动时全情投入,甚至废寝忘餐,觉得时间过得很快的「心流」(flow)体验。这类活动通常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和技巧,并需要高度的专注与投入。

八十岁的余婆婆是例子之一。经常诉说自己的病痛、态度消极的余婆婆,曾提及有些老人家在楼下的长者中心玩「数字牌」,显然对这个玩意甚感兴趣。其后,义工决定与余婆婆一起学玩,数月后,婆婆对病痛的申诉少了,并说:「虽然我未系好叻,不过现在我都有信心去中心玩『数字牌』,和她们拼一拼啦!」脸上多了一份自信和笑容。「义工始终不能无了期陪伴老人家,希望能够透过这个计划,待义工不再来探访时,长者自己也有动力去积极生活。」Vincent补充。

另外,生命热线团队又参考精神病学家佛朗克(Viktor Frankl)的「意义治疗」(Logotherapy)。佛朗克是二战期间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他表示在集中营裏,将死的犹太人很有秩序地排队进入毒气室,没有反抗、恐惧或愤怒等任何表情;由此,他认为那些人并非死于毒气,而是死于没有求生意志。其后,佛朗克研发了「意义治疗」,为有自杀倾向的人重寻生存意义。

生命热线义工接触长者时,也参考这套方法。七十六岁的石婆婆年轻时吃尽苦头,因过劳而无法生育,近年因为病苦而有自杀倾向。经过探讨了解,婆婆认识了香港中文大学的「无言老师遗体捐赠计划」,决意善用自己的身体来救助他人,自此打消轻生的念头。

一份意义,治疗了身心的伤痛。

生命热线为非政府资助的慈善机构,运作经费仰赖大众的捐助。现正透过众筹为9月25日的「关爱长者Art Jamming」募捐,邀请善长与是次活动插画家芝麻羔及长者齐齐Art Jam! 有兴趣的朋友请按此参考相关网页。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