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亲法会-ads

IABS国际佛学联会第十七届会议

文:刘雅诗 | 2015-02-18
维也纳大学的主要建筑物维也纳大学的主要建筑物
茶点时间一般参加者一边品尝维也纳咖啡、与老友聚旧或者进行学术交流茶点时间一般参加者一边品尝维也纳咖啡、与老友聚旧或者进行学术交流
惠敏法师主持的那一场「无量心的禅修与济世发展」(Meditative and Soteriological Developments of the 惠敏法师主持的那一场「无量心的禅修与济世发展」(Meditative and Soteriological Developments of the "immeasurables") 吸引了超过20人站着聆听
        国际佛学联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Studies,简称IABS)是一个世界性的学术机构,每三年举办一次学术研讨会,而第十七届会议则去年八月中旬于维也纳举行。我在前往维也纳的途中,三年前于台北法鼓山参与上届会议的美好回忆自动浮现眼前,那次是我第一次出席这个大型会议,除了大开眼界外,还认识了学界不同领域的朋友。这次参加维也纳的会议,心情份外紧张兴奋,一方面是我第一次到访这历史悠久、举世知名的艺术城市;另一方面,我有机会学习佛学研究不同课题的最新成果,而且还又可以与很多友好重聚。

        为期六天的会议于8月18日下午正式举行,接近400名学者在维也纳大学(University of Vienna)的大型演讲厅Audimax出席大会开幕式。首先,大学副校长Susanne Weigelin-Schwiedrzik教授、国际佛学联会主席Christina Scherrer-Schaub、以及第十七届筹委会主席Klaus-Dieter Mathes教授致欢迎词,随即由Ernst Steinkellner教授作大会的主题演讲,他重新诠释法称(Dharmakīrti)论师的翻译语句并解决他的归纳问题。傍晚,主办单位在历史悠久的大学主楼花园设置招待会,不出所料,我遇见到了来自英国的老师和同学,香港和台湾的老朋友,最开心当然是碰上三年前认识的朋友。

维也纳大学的背景

         这次大会的主办机构维也纳大学,由鲁道夫第四世公爵(Duke Rudolf IV)(1339至1365年)所创立,明年将会庆祝650周年,是欧洲历史最古的大学之一。事实上,维也纳在语言学方面的佛学研究经已有悠久的历史,自从Anton Boller于1845年开始任教梵文,他的继任者如Friedrich Müller在过去一世纪一直维持这个学术传统。在奥地利教育体制的优势,以及各领域如认识论、逻辑学、中观、大手印和密教等专家的努力下,维也纳大学在印度和藏传佛教研究方面建立了稳固的地位。


五花百门的研讨会主题

        由8月19日至23日,所有会议的论文报告正式在大学的法学院大楼举行,大会设有35个分组(panel)和25个环节(section) 讨论,总共有超过400位学者参加。有别于上一次的会议,今年每位参加者只能作一次20分钟的论文报告。分组的主题包罗万有,从文本、哲学乃至历史和民族志研究,当中很多主题都非常吸引。我个人则被「禅修的争议」、「佛教丝绸之路」、「佛教修辞学」、「东亚文化中的植物和食品」、「通过国际旅行创建跨国佛教网络」以及「五山高原」等所吸引。环节的讨论主题似是一般,不过,所有报告的论文摘要(abstract)都必须获得筹委会审批,其他吸引我的主题还有「佛教与性别」、「佛教与社会」以及「佛教艺术与建筑」等。作为一名修读人类学的学生,我当然不会错过「迈向佛教的人类学」,以及我报告的环节「当代佛教」。

        由于报告人数众多,每天的上午或下午一般有10至13个分组及环节同时进行。因此,最困难和遗憾的莫过于在众多演讲之间作出选择。有些教室很快就被听众坐满及站满,例如「无量心的禅修与济世发展」吸引了超过20人站着聆听。也许最拥挤的分组主题之一是「禅修的争议」,太多听众站在外面,不得其门而入,Rupert Gethin教授开始报告了五分钟,主席就宣布将整个主题报告从50人的课室移至300座位的演讲厅。

       与许多参加者一样,为了争取聆听有价值的论文报告,我会在短促的休息时间内匆忙赶至教室,可是最令人失望的, 就是当我们赶到教室,那个论文报告经已被取消,大都是由于该位学者临时缺席。有一些论文是意想不到的精彩,例如Veronika Máthé分享了匈牙利佛教徒Trebitsch Lincoln于二十世纪初有趣的一生,他曾经是加拿大的圣公会牧师、英国国会议员和一名国际间谍,不过他及后于中国出家成为一位汉传僧人,还度化了不少欧洲人出家,最后于中国逝世。此外,Alexander Soucy报告了他最近对越南新兴禅宗的田野研究,指出禅宗于越南复兴并非禅修所带来的好处,主要是因为佛教全球化以及跨国知识份子精英的出现。

        作为一个参与者,我认为大会安排周到,例如,他们将接近的主题安排在同一个教室里进行, 因此我经常都在同一个熟悉的教室里听课。当然, 会议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每天早上及下午的茶点时间,让大家得以品尝维也纳咖啡、与老友聚旧、认识学者或进行学术交流,都是不能错过的机会。

        除了论文报告之外,主办单位也安排了其他各种的学术文化活动,包括展览,项目介绍和观光等。展览方面,有不少熟悉的佛学研究出版社,如剑桥大学出版社,香巴拉(Shambhala)和智慧(Wisdom)出版社等。此外,奥地利学术科学出版社,何鸿毅家族基金会和美国学会理事会(ACLS)也设有展览摊位(见余宝琳博士访问文章)。大会亦刻意安排了于8月21日提供观光活动,让我们可以一睹维也纳名胜,包括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及维也纳乐团(Vienna Residence Orchestra)等。


欢欣地曲终人散

        大会于8月22日下午举行闭幕式,在Christina Scherrer-Schaub教授肯定是次会议成功之后,她邀请所有与会者起立默哀一分钟,以纪念最近逝世的着名印度学和藏学学者Michael Hahn(1941-2014)。之后,大会随即宣布,经商讨后,第十八届会议将于2017年由多伦多大学主办,大学的代表、尼泊尔和缅甸佛教专家Christoph Emmrich博士兴奋地走到台前,承诺他与同事们会用心策划和准备下届会议。

        当晚,维也纳市长Michael Häupl博士邀请了大会的所有参与者出席一个自助晚宴,地点是当地着名的餐厅Heuriger 10er Marie。地方议员及奥地利佛教会(Austrian Buddhist Society)的秘书长Heinz Vettermann先生,代表市长致欢迎辞。对于是次于维也纳的会议成功圆满,他除了表达荣幸和骄傲之外,还不忘透露一个重要的秘密:「事实上,我练习禅修已经有十七年之久。」在座人士无不大声喝彩欢呼,当他强调当晚的饮料都是免费提供,请大家不用客气时,筹委会主席Klaus-Dieter Mathes教授立即幽默地提醒我们,不要忘记翌日还有最后一天的会议活动,引得哄堂大笑,大家就在这欢欣愉快的气氛下进食以及跟朋友告别,因为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可能要待2017的多伦多会议了。


鸣谢

我想对亚历山大·席勒博士和丹尼斯·约翰逊先生表达感激之情,感谢他们慷慨地提供了信息。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