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法相津涂
关于净土的修行方法,自古以来,广见于不少大乘净土经典论籍之中,笔者偶然遇见一大乘经,名为《大乘离文字普光明藏经》 。引起笔者探究此经的动机,是经文中没有特别明显指出是往生西方净土的修持方法,但佛说此经是九十亿菩萨摩诃萨专为「于此娑婆国土,最后时中」的应机者流通而说。对于能持、能听、能受此经者,于临终时决定亲见阿弥陀佛及诸圣众,为此本人深感好奇,于是撰写本文,祈能窥探一下其中因由。
文:赵锦凤| 2021-06-04
素善人生
「有些执着的素食者,真给人无形的压力呢!」日前老友聚会中,大家闲聊中提及一件往事。 初实践素食,总想和身边的人力推素食之好,聚会也选在素食餐厅。那年一班人帮我庆祝生日,我特意安排一家楼上的纯素餐厅,让八、九位朋友一尝纯素的美好。午餐清淡,气氛恬静,大家吃得愉快,还买了午餐券,准备日后多帮衬。
文:陈伊敏| 2021-06-01
法相津涂
笔者忆起第一次听到「随喜」这个专有名词,是在中学二年级的佛学课堂。当时老师教导我们如何随喜他人所作的善事,并说如果我们能够真正做到「随喜」便能与他人一样,获得同等的功德。笔者从前对佛学了解不深,总觉得老师的说法太不可思议了,佛教不是教人自作自受,自己种下的因必须由自己承受的吗?
文:罗伟辉| 2021-05-21
法相津涂
不少佛教徒初看要利用「研究方法」来认识佛教,或多少感到抗拒。这是因为佛教有属于自己的一套人生理想、哲学义理、修持方式和思考方法,若利用其他的所谓「研究方法」来认识佛教,是否意味我们会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镜来看待佛教,从而浅化佛教的各种内容,以致扭曲佛教的本来面目?事实上,印顺法师在〈以佛法研究佛法〉一文中便有言:「假如离开佛法的立场,本着与生俱来的俗知俗见,引用一些世学的知见,拿来衡量佛法,研究佛法,这还成甚么说?还能不东倒西歪、非驴非马吗?『以佛法来研究佛法』,这是必要的,万分的必要!」并提出「以佛法来研究佛法」的具体内容,即是依「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和「涅盘寂静」的「三法印」来作为审视一切佛法的最高标准。
文:赵敬邦| 2021-05-07
素善人生
近年,香港茹素风气日盛,代表我们越加注重健康饮食的重要性,同时开始关注食物的成份及来源;本土出产的农作物,自然亦吸引更多人注目。两年前开设「香城遗菇」、自家种植多种蚝菇的本地农夫江鋕亮(Russell),也认同这一两年来多了朋友支持「香港制造」的农产品:「好像我种植的蚝菇,吸引了不少素食者购买呢!」
文:说柏| 2021-05-01
法相津涂
第七识又叫末那识(梵文manas-vijñāna),意思是思量,为了不和第六识(意识)混淆,所以用音译。如果用现代语言来说,末那识相若于现今我们叫「自我」(ego)的东西。「自我」这个概念在哲学、宗教和心理学都有略为不同的解说。弗洛伊德 认为自我除了能主宰我们日常行动的意识外,还有一部分是潜意识;在他的心理动力学分析中,「我」有自我、 本我和超我。现在让我们看看唯识家对此末那识的认知又是如何。
文:吴炳荣| 2021-04-23
法相津涂
日前电台的一个清谈节目谈及「宿命论与自由意志」,其中除论及一些哲学思想的解说外,也曾提及佛教对此命题的看法;但当时碍于节目时间所限,内容不免稍嫌粗疏,容易令人引起对佛教有所误解,因此笔者希望藉着本专栏再作一些讨论,更希望可以抛砖引玉,期待各位前辈不吝赐教。
文:郑紫薇| 2021-04-09
素善人生
香港旺角区食肆林立,竞争甚大,更何况是素食餐厅?在区内默默耕耘逾十年的「珍心素食」豆品小店,从开业早期不久已毅意「转素」至今,一直以健康有营素食为主打,还有店主姚先生四十年来用心制作豆浆、豆腐花的技艺,成为小店屹立多年不倒的原因。
文:说柏| 2021-04-03
法相津涂
「哈佛大学本有梵文、印度哲学及佛学一系,且有卓出之教授Lanman先生等,然众多不知,中国留学生自俞大维君始探寻、发现,而往受学焉。其后陈寅恪与汤用彤继之。」 吴宓于1919年之言对俞大维似有过誉,早于1890年日人高楠顺次郎已经在英国牛津大学师从Müller学习梵文,归日后1897在东京帝国大学创立梵文学讲座。而1909年鲁迅和周作人兄弟在日本留学期间亦已有学习梵文...
文:吴国宁| 2021-03-26
法相津涂
僧肇进一步剖析世人的谬误:既知往物而不来,而谓今物而可往。往物既不来,今物何所往?何则?求向物于向,于向未尝无;责向物于今,于今未尝有。于今未尝有,以明物不来;于向未尝无,故知物不去。覆而求今,今亦不往。是谓昔物自在昔,不从今以至昔;今物自在今,不从昔以至今。
文:黄首钢| 2021-03-1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