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脉搏

印尼航空业的流量在全球排行第10位,但空中事故频仍,当中有环境也有人为因素⋯⋯

拾方视角 | 2021-01-12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今年1月10日下午,任职机师的阿夫曼‧扎姆扎米(Afwan Zamzami)从印尼首都雅加达以南的茂物县家中出发,到机场上班。不过他的家人说,阿夫曼这天的表现有点不寻常。

阿夫万的侄儿说,他当天在村遇上阿夫曼,他似乎匆忙地出门,甚至来不及将衬衫烫整齐;阿夫曼妻子(Ferza)说,他还向三个孩子道歉,因为不能继续陪伴他们。

当天下午,阿夫曼驾驶的三佛齐航空(Sriwijaya Air)SJ182班机从雅加达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Soekarno-Hatta International Airport)飞往坤甸(Pontianak),但起飞数分钟后,航机在大雨下在爪哇海上堕毁,机上六十二人生死未卜,包括阿夫曼在内的六名机组人员。航机失事原因仍有待调查。

阿夫万的家人和同事说,他是一位非常虔诚的伊斯兰敎徒,时常帮助社区的人们,在当地非常德高望重。阿夫万的社群大头贴是一张超人祈祷的图片,上面写着:「不管你飞多高,如果你不祈祷,你将永远也到不了天堂。」

阿夫万今年五十四岁,曾是空军飞行员,驾驶民航机亦有三十多年经验,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空中交通停顿,阿夫曼照常进行机师驾驶程序,以便有足够维持机师牌照的飞行时间。

这场空难也替印尼航空业的飞行安全,再度打上问号。

印尼航空业的安全纪录向来都不理想,航空事故不断发生。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该国航空业的经营与财务状况均出现困难;业内人士指出,印尼廉价航空业迅速扩张,但政府的安全和营业标准却没有跟上脚步,才导致不断酿祸。

根据航空安全网(Aviation Safety Network)的资料,自1945年以来,印尼国内共发生了104宗民航机意外,超过2,300人死亡。近年发生的较严重空难,包括2014年亚洲航空(Airasia)一架航班飞往新加坡途中在爪哇海堕毁;2018年,狮子航空(Lion Air)一架波音737-Max8航机在爪哇海堕毁。

美国自2007年至2016年间曾禁止印尼航空公司的班机升降,欧盟亦从2007至2018对印尼航班作出同样禁令。然而,印尼国内的航空交仍然非常发达。

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群岛国家,人口超过二亿六千万人,飞机成为连接各岛的主要交通工具。2019年,印尼国内航班乘客量八千万人次,但已比2018年减少了二千万人次。印尼经常有暴雨和闪电,加上国内火山多,火山喷发的火山灰,影响引擎运作,因此印尼经常有航班因火山爆发而停飞。

1990年代印尼总统苏哈图掌权以来,航空业急速发展,多间廉价航空公司扩张。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 ,简称IATA),2019年印尼航空的流量,占全球第十位,该会估计到2039年,更会进占第四位。

该会亚太区外务副总裁李凯文(Kelvin Lee)说,由于印尼国内和东南亚中产阶级的冒升,印尼在今后二十年会成为航空客运市场增长的热点。

三佛齐航空在2003年成立,当时印尼航空业急速发展,由于竞争激烈,很多廉航都以薄利多销的方针经营。有印尼机师指出,部分如狮子航空(Lion Air),机师被迫驾驶一些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飞机。据悉,业内飞机一般驾驶二十五年就要停飞,但三佛齐机队平均机龄达十七年,而此次肆事的波音737-500客机,机龄已经二十六年,需要进行定期保养。

在新冠肺炎前,三佛齐已面对经营困难,曾一度与国营的嘉鲁达印尼航空(Garuda Indonesia)结为合作伙伴,但不足一年后结束。航空专家格里‧苏亚特曼(Gerry Soejatman)说:「航空公司由于减薪导致员工士气低落,飞行时数减少亦影响员工的表现。」

与阿夫万同属三佛齐航空的印尼机师联合会(Indonesian Pilot Association)主席拉玛‧诺亚(Rama Noya)表示,当你停飞一个月再驾驶飞机时,会有点生疏的感觉。不过航空专家苏亚特曼说:「这是各国现时都关注的事情。」

印尼民航业分析员和前空军军官察比·哈金(Chappy Hakim)说:「疫情带来的挑战,也影响到飞行安全,例如机师和技术员数目减少、员工减薪和飞机停飞等。」据悉,三佛齐的航班数目,减少到平时的四分之一。技术上来说,波音737客机倘未有保持每星期定期飞行,必须检查气阀是否有锈蚀的状况。狮子航空一位机师科科‧柏达那(Koko Indra Perdana)说:「一些停飞数月的飞机,我们也不知零件的情况是否达可飞行的标准。」

   
延伸阅读:
卡塔尔航空推出首款机上素食菜单!这与一般素食飞机餐有甚么不同?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