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脉搏

大批南韩年轻人身负巨债,债务可能缠绕一生

拾方视角 | 2020-05-27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住在南韩首尔的具永圭月薪有620,000韩寰(约710美元),他拥有四张信用卡,信贷额竟然达到他月薪的六十倍。近十八个月来,他不断消费,包括到济州岛旅行,还购买了鞋子和摄录机等。他说:「这样子花费,也令我感到不安,但却停不下来。」

具永圭的信用卡欠款一度达到8,700万韩圜(约十万美元),债主多次登门讨债,家人终于知道了他的债务情况,他感到无地自容,曾经三度企图自杀,包括自残、大量服药和喝了混入毒药的酒。

在南韩,有不少人因负债而自杀。2014至2018年间,曾有超过800人在首尔的麻浦大桥跳桥自杀,这条桥也因而有「自杀桥」之称。

南韩是一个先进发达国家,在亚洲地区内,是仅次于中国、日本和印度的第四大经济体。南韩人传统上以花钱谨慎、擅长储蓄见称,但近年很多南韩家庭都是入不敷出,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

据统计,2011年,南韩家庭的平均债务是可支配收入的164%,2018年已上升到184%,今年南韩人的总负债额达1,611兆韩圜。南韩统计厅、南韩银行和金融监督院去年底联合发布「2019年家庭金融福利调查」显示,每个家庭平均负债额约为7,910万韩圜(约49万港币)。

从年龄组别来看,四十多岁户主的家庭负债规模最大,平均每户为一亿韩圜(约11.4万美金),近年年轻人的负债也越来越高。根据南韩法院管理部门(National Court Administration)2019年头九个月的数据显示,南韩共有19,193人申请破产或债务重组,其中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增幅最大,五年内增加了近30%。

南韩人的欠债主要类别包括学生贷款、汽车和楼宇按歇、小企业的贷款和信用卡欠款。其中尤以信用卡的欠款最多,南韩人以信用卡支付消费甚为普遍,达全国国民生产总值的40%。

1990年代后期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南韩政府为了鼓励消费,市民以信用卡支付可以获得减税。人们也开始花钱购买高端消费品和新款手机等,即使近年经济放缓,人们的消费习惯仍没有甚么改变,许多的韩国人因而债台高筑。

首尔一位律师金永石曾协助不少年轻人债务重组。他说:「有不少在学大学生已经欠下大笔债项,但有些人毕业了一段时间还未找到工作,结果要申请债务重组。」

年轻人欠债的另一个原因,是年青人失业率偏高。2018年,十五至二十四岁的年轻人失业率达10.5%。沉迷于电玩和网上赌博,亦可能是欠债的另一重要原因。

权度贤现时有两份兼职,月薪约124万韩寰(约1,400美元)。他说:「扣除偿还大学的贷款和生活费,还有欠母亲的债务,根本没有任何积蓄。」

权度贤在大学期间开始接触电玩,曾赢得过不少钱,但最后是越输越多。他曾向政府贷款还债,但不到十日,就将借来的1,500万韩圜(约17,000美元)输清。在南韩,很多年轻人常用的网上平台、讨论区和信息应用程式,都成为以高息向年轻人放贷的渠道,结果令年轻人负债不断增加,难以清还。

 
延伸阅读:
蜗居首尔地下室一族总是仰首望天⋯⋯本届奥斯卡最佳电影《上流寄生族》描写他们独特的「味道」和遭遇。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