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脉搏

《此生只为守敦煌:常书鸿传》追忆首任敦煌研究院长不凡的一生。这是他一生守护敦煌的故事⋯⋯

中国新闻网 | 2020-06-24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常书鸿在敦煌文物研究所办公室工作 (图:中国新闻网)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常书鸿在敦煌文物研究所办公室工作 (图:中国新闻网)

至2020年6月23日,被誉为「敦煌守护神」的艺术家常书鸿先生离世已整整二十六周年。近日,《此生只为守敦煌:常书鸿传》由浙江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书中再度追忆了这位第一任敦煌研究院院长不凡的一生。

《此生只为守敦煌:常书鸿传》由着名作家叶文玲历时多年创作,是目前市面上比较详尽、完整、可信的常书鸿传记。书中从常书鸿的少年开始讲述,娓娓道来,直至常书鸿病榻前的人生回顾。

正如叶文玲在后记中所言:「在面对敦煌的492个洞窟、2,000座彩塑、45,000平方米壁画时,你没法不心灵震颤。在深入地了解了这位『守护神』的『九十春秋』后,你也没法不为他的一生所歌哭所涕泣。」

常书鸿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是为敦煌奉献的一生。这位出生在西湖边的艺术家,早年留学法国,因画功成名就。但就在事业、生活双丰收之际,他邂逅了远在中国的千年文化宝地──敦煌,人生之路也从此改变。

1936年,他毅然放弃了法国的安定生活和创作环境,在战火纷飞的中日战争乱世中,回到中国。 1943年,他又几经转折抵达敦煌莫高窟,在严酷的自然环境和极其匮乏的物质条件下,筹备建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并担任首任所长。由此开始了对莫高窟有组织、有系统的保护和研究工作。


此后风雨人生中,常书鸿尝尽了家庭离散、横遭迫害的苦酒。但即便如此,他一生都保留着这样一种使命感:敦煌艺术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舍命也得保护它。几十年的坚守,常书鸿为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和传播写下了珍贵的历史篇章。甚至有后来人感叹:在某种程度上,是常书鸿决定了今天敦煌的这般模样。

日本作家池田大作曾问常书鸿:如果来生再到人世,你将选择甚么样的职业?

常书鸿的回答再次让人心生敬畏:如果真的还有来世,我将还是常书鸿。我要去完成我想为敦煌所做而尚未做完的工作。

二十六年过去了,段文杰、樊锦诗、赵声良⋯⋯几代莫高窟人接过「敦煌守护者」的使命棒,敦煌文物保护工作不再「危机重重」,而展示出了熠熠生辉的全新面貌。但回顾百年敦煌文物保护史,常书鸿仍是最重要、最动人的那一位。

作家叶文玲与常书鸿结识于1983年,为写作《此生只为守敦煌》,叶文玲曾六次前往敦煌,历时多年,几易其稿。作品以独特的艺术视角、优美的文笔、翔实的史料,描绘了常书鸿与敦煌的血肉关系,揭示了常书鸿一生守护敦煌的决心和痴心。  


转载自中国新闻网:
http://www.chinanews.com/cul/2020/06-17/9214975.shtml

延伸阅读:
在敦煌,我们见证到对永恒存在的信仰的虔敬心——敦煌建窟人的初心与敦煌音乐研究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