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脉搏

越夜越热──热岛效应令亚洲城市晚间更炎热,专家认为产生了一种「气候种族隔离」(climate apartheid)现象⋯⋯

拾方视角 | 2020-09-15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六十五岁的巴瑟(Prasert Saisamphan)住在曼谷市中心的空旺区,四周虽树木成荫,却并无抵消夜间的酷热天气。他说:「回想我二十岁时,附近住宅大厦还未建成,天气清凉怡人,晚上只要开一把风扇就够,人们也无须装设冷气机。现时,我觉得连呼吸也很困难。」

巴瑟的邻居朱莱立(Jurairat Kruephimai)说:「天气实在太热,电费支出大幅增加。我觉得今年比往年还热,于是我在屋顶装了花洒,还要不断洒水。」

空旺是曼谷的低收入社区,冷气对大部分人来说,可算是奢侈。朱莱立说,这裏的路旁虽然种满了树木、香草和各种植物,却无济于事,她说:「三合土建筑吸收了热力,人们只有靠风扇消暑。」

今年全球各地都能感受到极端高温的威力,甚至太阳下山后温度还是不减。科学家表示,这种一整天都没有降温的天气会越来越普遍,增加了人类健康的风险,例如中暑。

华盛顿大学全球衞生敎授基士提‧伊比(Kristie Ebi)说:「热夜令人身体无法降温,增加了皮肤暴露于高温下的时间,对人们和环境的影响尤其严重。」

亚洲多个大城市,包括曼谷、香港和新加坡等,均面对同样的问题:大城市过度发展、缺乏绿化地带和空气不流通。泰国农业大学(Kasetsart University)建筑系讲师悉齐‧阿里夫维多多(Sigit Dwiananto Arifwidodo)由2012年开始研究曼谷的热岛现象,他说:「在2018年,整个曼谷都是『热点』。」

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的科技和社会副教授周祥龙说:「城市的密度增加,建筑物只有向高空发展,以容纳更多人口,结果产生热岛效应(urban heat island, 简称UHI),导致晚上气温增加。」周祥龙指出,热岛效应可令温度增加摄氏七度。

学者建议一些减少热岛效应的方法,例如在城市规划、增加市区的绿化地带和在大厦的顶层设花园等,但在一些城市难以实行。周祥龙只寄望在首都以外的第二线城市可以实施这些措施,以减少热岛效应。

城市夜热的情况,更加反映了人口的贫穷差距。联合国人员去年发表《极端贫穷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extreme poverty and human)指出,全球正朝向「气候种族隔离」(climate apartheid)的方向进发。联合国极端贫穷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艾斯顿(Philip Alston)在报告指出:「富有的人可以用钱缓解酷热的影响,但是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却只能忍受这些痛苦。」

现时城市居民都依靠冷气熬过热夜的问题,但那些买不起冷气和负担不起电费的市民却只能继续忍受炎热。周祥龙说:「幻想一下夜间的气温由摄氏二十五度上升至二十七度,人们只能依赖冷气;又再想想那些低收入国家的人们,他们的情况会会更差。」

泰国农业大学副教授阿里夫维多多说:「当人们使用冷气,实际是令室外更炎热,令周围微气候(microclimate)的温度上升,结果增加了能源的消耗,也增加了社群不公平的现象。」

阿里夫维多多说:「使用冷气去解决炎热的问题,有如一个肥胖的人不控制饮食,只去买一条更大的裤子。」
 

延伸阅读:
印度雷击事件多人丧生。气候转变、暴雨频仍以外,还有甚么人为原因?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