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 作者
姚雯雯
姚雯雯

姚雯雯 文章

法相津塗
一般人都會認為學佛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要求證得無上正覺、成就佛寶,必定要沉沒在浩瀚經書、嚴厲戒律之中,更須度化無量眾生,學佛似乎係是一件「苦差」。這樣的誤解,往往會令很多有志學佛的同修,心生恐懼,而退卻行菩薩道之心。然而,發菩提心度眾生之願,在宗教信仰上是否等同實踐「苦行」?
文:姚雯雯| 2020-08-28
佛學智慧
在華人社會,不論電視劇,還是現實的某些情境裏,偶然會聽到幾聲「阿彌陀佛」。太虛法師的〈中國人口頭上心頭上的「阿彌勒佛」〉所描述的情境更加生動、有趣。然而,他那年代所描繪多個的情境,在今日的香港社會,我們仍歷歷可「聞」。只要有人遭遇不幸的事情,就會從某處傳來幾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又是何方神聖?口念「阿彌陀佛」到底有何用?這篇文章將會參考淨土宗經典及太虛法師的部分文章,與大家分享口念「阿彌陀佛」的不可思議。
文:姚雯雯| 2020-02-28
法相津塗
常常聽見信佛的親友說「隨喜你捐款的功德」、「隨喜你念佛的功德」云云。心生疑問,有一天,便問起友人,「為甚麼你經常都會隨喜別人呢?隨喜有何用?」友人向我解釋,見到別人做善事、作善念,便隨喜他,你所得的功德即如同那人所作善業功德。相信很多人聽到這個解釋,心裏必會生出更多疑問...
文:姚雯雯| 2019-08-30
法相津塗
一般人說到「慈」,只會想到「好人」、「樂善好施」等正面的形容詞。做一個「慈」心的人,是否只需救急扶危、解人之困便可?行「慈善」是否單單存有一顆善良的心,便能救濟他人?世俗的好人理應做到如此。不過,在佛教的角度,慈與悲乃是一體,兩者不相離。慈悲乃是大乘菩薩修行的重要心志,誓願度無量眾生離苦得樂的大宏願。慈悲度化眾生固然是菩薩行的根本基石,般若智慧亦是善巧引領不同根器眾生的法輪,能破除各種煩惱、執著的邪見。「慈悲度眾生,般若為究竟」,菩薩道的修持應是慈、悲為根本,般若智慧為方便,三者缺一不可。本文將會以「四無量心」的「慈無量心」及「悲無量心」,以及六度中的「般若」,探究兩者的關係為何是菩薩修行不可或缺的基石。
文:姚雯雯| 2019-03-15
法相津塗
信解佛教、勤修佛法,乃至成就佛果,從發菩提心至到覺行圓滿,一般說法為三祇百劫。佛教中的「三祇百劫」是甚麼的概念?簡單而言,是一段非常長久的、非凡夫所能準確計算的時間。換言之,菩薩的修行乃須具備世俗人眼中「千錘百鍊的意志」、「大無畏的勇猛」及「永不退轉的精進」要素。佛、菩薩乃是大乘佛教徒所推崇的楷模,然而此極長的修行歷程會否讓菩薩退失菩提心?無始以來煩惱會否讓菩薩有感正法難修而退屈?
文:姚雯雯| 2018-08-17
法相津塗
求學時,曾經在佛學課本上看過一句很有意思的說話「見山是山,見水是水;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當時,老師講解很精彩,令我印象非常深刻,亦銘記於心。隨著歷練漸多、學習佛法的日子久了,對這句話有了更深刻的領悟。
文:姚雯雯| 2018-03-30
法相津塗
從佛教的角度來說,無論我們做了甚麼事(包括已受報的業力)都會形成無形的業力(下稱種子),一直以潛藏的狀態伴隨著自己,待遇到適當的條件後發生,稱為「果報」或「現行」。那麼做自利利他的事固然好,但做過損人不利己的事,又會否因為時辰未到覺得僥倖逃過苦報而沾沾自喜,抑或不能透過懺悔改變生命而感到絕望?
文:姚雯雯| 2017-09-0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