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 作者
張仕娟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張仕娟 文章

人生感悟
朋友推薦了古倫神父的著作《情緒,有關係》,一打開便停不了要閱讀下去,很有共鳴,特別是第十章〈脫離與人比較的自卑感〉。
文:張仕娟| 2020-07-02
人生感悟
非暴力溝通中,用黃鼠狼語言(Jackal Language)來比喻那些為世界帶來暴力的語言,不幸的是,我們很多人都在說這種語言。非暴力溝通教導及鼓勵我們講說長頸鹿語言(Giraffe Language),它是一種感受的語言(A language of feelings ),當我們表達感受時,我們不會引發或生起內疚。
文:張仕娟| 2020-06-17
人生感悟
踏入五月,我和Fr. Chris便開展了第一期的「非暴力正念溝通 ──活出生命力量」系列教學,這是我們首次攜手「合教」,我和學員們都獲益良多。Fr. Chris回答學員關於非暴力溝通的問題,精闢而深刻,在這裏分享點滴以饗讀者。
文:張仕娟| 2020-06-03
人生感悟
從我的經驗中,人們學習非暴力溝通,幾乎全都是從它的四個基本溝通步驟開始的,即是學習觀察、感受、需要和請求。大家接觸非暴力溝通,都是想學習關於溝通的技巧。所以,我們不期然出現這樣的印象:非暴力溝通的核心就是「四個步驟」和「關於溝通」。可是非暴力溝通創辦人馬歇爾.盧森堡博士(Marshall Rosenberg)卻說:「非暴力溝通不是關於溝通,溝通只是它其中的極小部分;非暴力溝通不是「四個步驟」,我們越是機械式地運用四個步驟,我們越難活出非暴力溝通。非暴力溝通最重要的部分是它的意圖(intention)。」
文:張仕娟| 2020-05-20
人生感悟
「風暴」代表是生活中各種各樣令心不安的人事物,那些自我缺陷、不足夠、不夠好、不值得的信念,那些競爭、比較的心態,那些判斷、催逼的行為,那些二元對立的思想,那些編造的故事,那些生活的困境,以及種種抗拒等,別將注意力放在那些事情上,它們會令我們的失去生命力,我們將感到迷惑不清、不安。注意力在那,能量便在那!
文:張仕娟| 2020-05-06
人生感悟
關於捨棄舊習,我們一般人都不熟悉,我們不知道如何捨棄舊習,因它與學習的導向不相同。可是,如果我們想成為真正的正念修習者或非暴力溝通的實踐者,我們便需要放下所執著的東西。—旦我們修習正念或實踐非暴力溝通,我們就會開始看見我們的慣性反應模式,體會它們對生命流動的障礙。非暴力溝通及正念之美,是把那些過去所學的,對生命再沒有幫助的東西捨棄。
文:張仕娟| 2020-04-22
人生感悟
我不去責怪自己對待那個聯絡人的行為,我也不以「認為自己那個行為有甚麼問題」來思考,而是以需要的意識來看待那個行為——我承認那是我當時所能做的最好方式來滿足我的某些需要,我接納這是我的限制。於是,我問自己:「當我做那個行為時,是想滿足甚麼需要?」、「我這樣做的理由是甚麼?」
文:張仕娟| 2020-04-08
人生感悟
某次,我受邀到某一機構帶領工作坊,之前與該機構的負責人溝通好了工作坊的主題、內容大綱、時間、場地安排、各種需要的設施等。工作坊之前那晚,負責人打電話給我,要求我給他工作坊的每一個細節,包括講解的時間多少?練習覺察呼吸多少時間?深度放鬆多長時間?每個練習是站立,還是坐在座椅上,還是在瑜珈墊上?通通都過問,彷彿我是跟他拍擋帶領工作坊一樣.。我從來未遇過這樣的要求。通常,機構只需要活動導師交上活動主題、內容大綱、時間、場地、物資的安排後,就不會干預的了。因此,這個突而其來的要求,我感到很不舒服,覺得很不被信任和不被尊重,也覺得沒有空間。我被按了扭掣,說話變得生硬,聲音提高八度,直言不諱我感到很不舒服、不被尊重、不被信任⋯⋯忽然,之前所學的非暴力溝通及正念都好像消失了,一點也派不上用場。這反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為自己內心不時會因外界的刺激有類似的反應,陌生是因為我甚少會這樣對待關係並不親密的人。
文:張仕娟| 2020-03-25
人生感悟
當我們聽到指責和批評時,一般的都會反駁、指責、自責或判斷對方,相信我們對這些反應不只不陌生,還可能很熟悉。我過往一直以這個模式來反應,體會到這對生命沒有甚麼益處,多年來實踐正念和非暴力溝通後,漸漸摸索了更能豐盛生命的方式來面對。 感恩上星期我能與非暴力溝通的學習同伴深入分享了這個課題,將自己多年來實踐過而又有效的方式作了總結,非常值得推介。
文:張仕娟| 2020-03-11
人生感悟
親愛的女兒: 今早起床寫日記,因為浮現了與妳相關的事,我有很多的反思之餘,也浮現了半年前我們在法國梅村的「灌溉花朵」修習⋯⋯
文:張仕娟| 2020-02-26
人生感悟
參加完在印度舉辦的「非暴力溝通國際資深培訓課程(NVC IIT)」,順道到吉隆坡探訪朋友幾天。
文:張仕娟| 2020-02-15
人生感悟
今天,我拿出勇氣,允許自己去接觸、感受,陪伴那份孤單和分離。細聽感受,有所覺悟:若明天死去,今天就不去愛嗎?不!正因爲會分離,才更要愛!拿出勇氣,把握機會,深刻去愛吧!愛得深,分離時雖會痛苦,我卻願意承受!
文:張仕娟| 2020-01-29
佛學智慧
去年2019年11月7日法國梅村秋安居法靈法師(Thay Phap Linh)分享一行禪師語重深長的叮囑:「如果你把《五項正念修習》(註一)從青年覺醒運動(Wake Up Movement)拿走,你會失去所有的一切!(If you take out the Five Mindfulness Trainings from the Wake Up Movement, you will lose everything ! )」空師與一行禪師說的如出一轍:正念須建基於正見,正念需要以道德為根基!
文:張仕娟| 2020-01-15
人生感悟
去年十二月中完成三個月的雨安居,從法國梅村回港;忙碌幾天後,再出發往埃及。此行兼具旅遊、學習及朝聖。我們一行近四十人包了團,同行的團友們學識豐富,給我補充了很多文化、歷史、地理、宗教等知識。埃及的古蹟文物令人目不暇給,我們常常會發出「嘩嘩嘩」的讚嘆聲。
文:張仕娟| 2020-01-01
人生感悟
一踏進法國梅村的新村(New Hamlet) ,便會感到被一股強烈的正能量所包圍,我以為只是自己獨有的感覺,但我跟每一位同修談起時,都有相同的感覺。這使我好奇思索梅村雨安居的「轉化魔力」,它有甚麼特別呢?為何人人都有所轉化呢?
文:張仕娟| 2019-12-18
人生感悟
浸淫在日夜不停地提醒自己修行的環境氛圍裏,正念的種子日以繼夜地被灌溉,得到僧團的支持以及來自香港的士嚴法師個別指導,加上修習決心,她漸漸轉化了。
文:張仕娟| 2019-12-04
人生感悟
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小時候跌倒受傷了或與小朋友爭玩具爭輸了,我們會直向媽媽奔跑;媽媽雙手一伸,把我們抱入懷裏,溫婉撫慰我們的前額、背部、身體⋯⋯她可能還不知道我們發生了甚麼事,也沒有急著問發生了甚麼,只是擁抱,孩子便已得到安慰,情緒得到抒解。
文:張仕娟| 2019-11-20
人生感悟
陪伴,擁抱,我平靜了。往內探索問:「我真正需要是甚麼?」徐徐呼吸,答案慢慢展現,原來是我需要接納和理解!「親愛的,我聽到了,我在這裏為你而在,正在學習接納和理解。」
文:張仕娟| 2019-11-06
人生感悟
今年九月,我再次到法國梅村參加三個月的秋安居禪修。我們最大的挑戰之一是,十個人同房,每人的空間只有一張床、一張小桌子,行李箱要放在床底下,床與床之間不到二呎的空間距離。為了不干擾大家的清靜,指導法師訓練我們輕柔關門、開門。所以,開關門是我們的日常修習的功課。禪營開始後的幾天,其中一位同房溫柔地跟我說:「妳可否幫我一個忙?」我答:「當然可以,幫甚麼忙?」她說:「妳可否溫柔地關門?」我回答:「啊?我還不夠溫柔嗎?我一直以為我做得已很好呢。好的,謝謝妳提點,妳可否示範一次給我看嗎?」她樂意地站起來,來到門前,輕輕按門柄,把門推開,然後呼吸一口氣,慢慢地、柔柔地引門關上,一點聲音都沒有。對照之下,我看到我還有進步的空間,需要學習更輕更柔地開門、關門。
文:張仕娟| 2019-10-23
人生感悟
四個月來,面對社會的動盪,我們每個香港人都受傷了,大家有著不同程度的難過、傷心、無奈、憤怒與恐懼……
文:張仕娟| 2019-10-0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