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 作者
明海法師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明海法師 文章

佛學智慧
打坐就是和我們的身體、心念打交道。前面我們講到數息、觀呼吸,通常在漢傳佛教裏,另外一個比較被重視的方法就是觀察心念、念頭。相比觀呼吸來說,這種禪修的方法更細膩一點,要有一定的止的修行作為基礎,坐在那裏心能靜下來,能聽話,才可以做觀心的修行。觀察心念的禪修,比數息更加直接,它是在那最核心的要害問題上用功。這種觀察要能念念相續,每個當下都能生起來。
文:明海法師| 2019-08-18
佛學智慧
我們在禪坐的時候,特別是密集的禪坐,像禪七這樣的修行中,是需要心理機制的。我所說的心理機制,就仿佛我們每個人在小時候面對父母或師長的管教。我們修行,自己既是父母師長,又是被管教的調皮的小孩,所以心的自我教育、自我調整有一個過程,就是《淨行品》裏講的,要「善用其心」。我們以自己的心反過來調伏粗猛的身心,這需要一個過程。
文:明海法師| 2019-08-04
佛學智慧
真正有道心的人,病苦現前的時候要就著病苦修行。怎樣就著病苦修行呢?
文:明海法師| 2019-07-21
佛學智慧
在跑的狀態中特別適合參禪。按說身體劇烈運動,怎麼參?心怎麼能靜下來呢?參禪的法是定慧等持。心是在特別猛烈、敏銳的揀擇之中,同時又很專注,所以這時身體無論是靜,是動,是快,是慢,都不影響。
文:明海法師| 2019-06-24
佛學智慧
禪修就是要調,調飲食、調睡眠、調身、調息、調心。從前面所講的我們能知道:所有這些調都要取中道,不要走極端。我們也能得到一個印象,禪修是世界上最精細的工作之一,不是粗心大意就能辦的,不是光苦幹、蠻幹就可以辦的,既要苦幹又要巧幹。表面上坐到那裏不動,實際上有很多的分寸在其中,希望大家體會。
文:明海法師| 2019-06-03
佛學智慧
坐禪的過程其實就是一個不斷調的過程。這個調的意思是指調整、調節、調伏。佛教裏有一些比喻,揭示了修行的過程就是這種不斷調整的過程。當然調的意思還包括訓練,就是不斷地重複。
文:明海法師| 2019-05-13
佛學智慧
我們曾給居士發了一份問卷,其中一個問題問:「你到這裏禪修的目的是甚麼?為甚麼?」我還沒來得及看問卷的回饋,我相信如果用這個問題問大家,恐怕答案會有很多,也許有幾種答案會經常被說出來:為甚麼要禪修呢?是要明心見性、要了生脫死、要成佛。這些想法都是非常正確的,但是此時此地面對我們這一期的人生、我們每個人所面臨的因緣,我覺得禪修還應該有更加具體的目標。這個具體的目標,就是要解決自己的問題。所以你回答為甚麼來禪修,如果你說,我想通過禪修解決自己的問題,我覺得這個回答更好一些。
文:明海法師| 2019-04-29
佛學智慧
禪修的核心就是觀察、思惟。前提是心能專注,身心堪能,然後再用這個堪能的身心去做觀察思惟,所以腿痛可以作為我們觀察和思惟的題目。觀察這種感受,思惟是誰在痛——如果觀察足夠深入的話,就能在腿痛這個法上見到佛陀所講的有關諸法的真理——苦、無常、空以及苦集滅道。
文:明海法師| 2019-04-22
佛學智慧
這裏我想用一個比喻跟大家來講坐禪的過程。中國古代祖師有時候喜歡用釣魚來比喻修行,釣魚是個殺生的行為,是佛教徒不應該做的,我們不避諱這個行為本身的問題,只是借用這種行為來比喻一下禪修。對於剛剛開始坐禪的人,在靜坐中我們的身心會發生甚麼,通過靜坐我們能發現甚麼、得到甚麼,很多人心裏並沒有底。這就像一個釣魚的人,他把鉤垂在水裏,至於能釣出甚麼來,可能他心裏也沒底,並不知道。就像釣魚一樣,第一個你需要耐心,守在那裏、等在那裏。
文:明海法師| 2019-04-08
佛學智慧
坐禪又叫修止觀,止的意思是專注,觀的意思是觀察。由修止觀得到的結果就是定和慧,禪定和智慧。在我們的修行中,止和觀要並重,雙修才有可能獲得定和慧。古代大德也有教導,慧要有定來支持,沒有定的慧叫幹慧。定就像水一樣,是滋潤智慧的,所以觀也要以止為前提,就是我之前講的要靜下來。靜下來是個通俗的說法,所謂靜下來就是要專心、專注。這種專注的狀態不是一種緊張的狀態,而是很專一同時又很放鬆的狀態。通常我們專一於一件事時容易緊張,運動員在比賽場上很專注於比賽時也會緊張,在緊張的情形下就難以發揮出他的最佳水準。止的修行是要在專注的同時放鬆,只有真正地放鬆才可能有真正地專注。
文:明海法師| 2019-03-25
佛學智慧
佛教禪修的特殊處就是要認識我們的心,在佛經裏叫「如實知自心」,認知我們這個心的本來面目。
文:明海法師| 2019-03-11
佛學智慧
大家知道,寺院打禪七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為了保證禪七的順利進行,大家必須遵守很多規矩。如果我們不能共同遵守這些規矩,這個法會就不能成就。
文:明海法師| 2019-02-25
佛學智慧
自他交換發菩提心的這個方法側重在對治我們的自我中心。你要問每個人:你最愛的是誰啊?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會說:我最愛的是我自己。每個眾生最愛他自己,由這個根本的無明出發就產生各種顛倒,所以自他交換是要用智慧之劍,直接對準「最愛的是自己」這個我愛執下手,砍掉、摧毀這個執著,進行自他交換。自他交換的修行內容很豐富,核心內容是,我們所有的好處,我們的身體、壽命、快樂、物質、修行得到的功德,全部佈施給眾生,眾生的所有業障、煩惱、痛苦、不如意,全部由我來承擔。用這種方法來對治自我中心。
文:明海法師| 2019-02-11
佛學智慧
我們所處的時代是一個資訊時代,就佛教來說,世界三大語系的佛教在公開出版物、網路等很多管道上都可以展現各自豐富多彩的教法,所以現在的修行人,不管是哪一個語系,修哪一乘法,完全固步自封,把自己絕對地孤立、封閉在一個傳承、宗派內是不可取的。
文:明海法師| 2019-01-28
佛學智慧
在漢傳佛教的修菩提心的資料中,還有一篇省庵大師的《勸發菩提心文》,這個也應該學習,要經常誦。實際上很多大乘經典就是講菩提心,在這裏我特別地跟大家推薦、讚歎《妙法蓮華經》。在《妙法蓮華經》裏,釋迦牟尼佛把諸法實相和盤托出。要與《妙法蓮華經》相應,要靠信解力。
文:明海法師| 2019-01-14
佛學智慧
我們寺院在管理上有些細節還要進一步調整。比如我們在齋堂吃飯,由於我們現在基本上只有一個齋堂,統一管理,行堂都是由出家師父行。依照律儀,並不十分如法。出家師父最好是沙彌行堂,沙彌最好只給比丘和沙彌行堂。因為我們是統一管理,現在是既給出家人行,也給居士行。對出家人來說,沒有甚麼問題。出家人覺得,一切眾生都是我們的福田,我們為他們服務,功德都增長,這是沒有問題的。多年來師父們也都是任勞任怨,但對居士來講,有的居士容易滋長輕慢心。我覺得其實有一個很簡單的對治法,就是當師父給所有的居士盛飯的時候,你們在座位上坐著,但要合掌,心裏生起慚愧,通俗地說,相當於世間的人給你倒茶,你心裏生起「不敢當,不敢當」的慚愧心。有這種慚愧心,對你們來說,就沒有任何過失了,因為這是常住同意安排的。如果沒有這種慚愧心,覺得應該的,「我交錢了」,這就有過錯。這種念頭一出來,慢慢地滋長,就會產生過患。
文:明海法師| 2018-12-31
佛學智慧
要修行,先要修恭敬三寶、淨信三寶;要修恭敬三寶、淨信三寶,先要修恭敬出家僧眾;要修恭敬出家僧眾,先要修斷除口舌上對師父們的議論,進一步再斷除內心對師父們的惡念分別和驕慢心。如果在這個地方修得好的話,念佛馬上會有體驗,拜懺會得到加持,淨除業障也很快。只要是四個以上的出家人、一個團隊在這裏,就是最勝福田。為僧團服務、效力,你讚歎、恭敬、供養他們,就能得到三寶的加持,就能淨障。
文:明海法師| 2018-12-17
佛學智慧
在修懺悔的過程中,原本潛伏在我們心中的業障、煩惱障會被翻騰出來。翻騰出來的這個過程可以稱為業相現前。它可以通過我們白天修行的時候,或待人接物之中的一些煩惱和業習強烈地顯現,很多時候也會通過睡眠中的夢境顯現。
文:明海法師| 2018-12-03
佛學智慧
懺罪集資的法門,除了之前講到的拜懺,還有持咒,持咒也很重要。在我們漢地,通常持大悲咒、楞嚴咒、六字真言或金剛薩埵百字明咒。實際上所有的陀羅尼(陀羅尼就是咒),都有淨障的功德和作用。如果我們發心用持咒法門來淨障,就要發長遠心,一定要累積到相當的量,每天要不間斷。這是要注意的第一點。
文:明海法師| 2018-11-19
佛學智慧
禪修最重要的前行就是懺罪集資。懺罪也可以說是淨障,淨除障礙。
文:明海法師| 2018-11-0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