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 作者
明海法師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明海法師 文章

佛學智慧
學禪五感,不過是一個話頭,借以説明大家如何認識「禪」,「禪」究竟在說甚麼問題,在修行上它要解決的是甚麼問題。事實上,「禪」是不重感受的,如果臨濟禪師在這裏,當場會把我罵得狗血噴頭。從純粹的禪的角度出發,我講的這些都是廢話,不過因為大家覺得禪很深奧,所以用這些話來拉近我們跟它之間的距離。禪真正是甚麼滋味,要靠每個人自己去體驗。
文:明海法師| 2020-03-29
佛學智慧
聯接感和歸屬感看起來有接近的地方。甚麼是聯接感呢?現在電腦發達,有另外一個詞「鏈接」,我們可以定義為一個層面上的;而聯接是和比我們高的對象、跟一個超越層面上的生命或精神的貫通。一個人有作為人的內涵,也有超越於人的內涵、超越於人自身的價值,所以他可以與高層次的生命或精神聯接及溝通。我把這種聯接分為兩種,一種是價值聯接,另一種是身心聯接。
文:明海法師| 2020-03-15
佛學智慧
依信仰而建立的皈依,是對我們生命價值的選擇與定位,也是身心的託付與安頓,是短暫人生最快捷的學習路徑和智慧繼承之道。皈依,是內心對一個終極歸屬的選擇和認同。皈依的內容就是佛、法、僧,即「三皈依」,佛教徒將佛、法、僧譽為人間的珍寶,所以也叫皈依三寶。皈依三寶所發生的是「信」的力量,由「信」的力量來認同佛、法、僧。這正是一個孤獨的跋涉於生死旅程的個體,對自己身心的終極安頓。這是從根本上的安頓,不是通過一個協會或一個家庭能夠解決的。
文:明海法師| 2020-03-01
佛學智慧
學禪五感,這樣一個題目開頭便錯。為甚麼呢?因為學禪不是去尋找某種感受。佛學裏講「有受皆苦」,只要是感受都是苦。但是說話總得有一個由頭,所以我想了幾個由頭,冠之以這樣的題目,作為跟大家交流的一個方便。
文:明海法師| 2020-02-17
佛學智慧
在禪七這種密集的修行中,在禪堂裏一支接一支香的禪修中,我們可以體驗到身心的一些狀態。這些狀態出現時,一定要有正知見來認識它。禪堂就像是一面鏡子,打禪七就是每個人在禪堂這面鏡子前照一照自己。平時我們很難得照自己,都是在向外馳求、攀緣,難得有機會真正跟自己在一起。我們總是在不斷地分別、執取外面的六塵境界中,消耗我們的心念。如果我們禪七坐得好,能夠切斷外緣,收攝身心,就是跟自己在一起;照一照鏡子,就會發現自己的很多問題。
文:明海法師| 2020-02-02
佛學智慧
當社會上有很多人在為了自己的生計奔波的時候,我們大家有因緣在非常暖和的房間裏專心致志地坐禪,渴了有茶,餓了有飯,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珍貴的機會,也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文:明海法師| 2020-01-19
佛學智慧
有的同修對於坐禪之中或之後很多的感覺、幻相、幻覺很在意,說看見甚麼影像了,看見甚麼情景了,聽到甚麼聲音了,或者是夢見甚麼了。有的同修甚至心裏暗暗得意,沾沾自喜,也跟別的人交流。所有在靜坐中所發生的由感官(眼、耳、鼻、舌、身、意)感觸到的異常現象,都是幻相,都得放下。
文:明海法師| 2020-01-05
佛學智慧
進到禪堂裏打坐,首先要面對的就是這個身體,這個色殼子。也可以說,坐禪就是跟你自己的身心打交道,跟自己的身體在一起待著。有的人會說,平時我們不是一直和身體一起待著嗎?不然!平時我們六根對六塵起種種妄想分別,注意力都是向外的,與身心是錯位的。坐禪呢,要你把心收回來。平時,我們可能沒覺得這個身體給我們施加了甚麼壓力。實際上,不僅腿是這樣,我們的整個身軀都是這樣,平時我們只是不斷地用它、用它、用它,世間的人以身體為工具,縱情聲色,現在我們才知道,這個身體潛伏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它可能會反過來壓迫我們。
文:明海法師| 2019-12-22
佛學智慧
在佛教裏,甚麼是「魔」呢?大家不要把魔想得太奇怪,魔就是障礙、惱害的意思。一件事情或一個人,只要障礙我們修道就可以說是一種魔障。修行的魔障通常分成四種:蘊魔、煩惱魔、死魔和天魔。
文:明海法師| 2019-12-08
佛學智慧
有些修行人有個習慣,就是修一個法門,修了一段時間就換一個,修了一段時間再換一個。這也是疑的一種表現,就是對所修法門信的力量不夠,起了懷疑⋯⋯
文:明海法師| 2019-11-24
佛學智慧
古代祖師講,「客塵易伏,家賊難防」。客塵就是由外面來的,引申為煩惱的緣,當我們在禪七或是封閉的禪修狀態下,客塵通常都被減少和排斥在外面。比如說你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閉關,很多會引發你貪嗔痴的外緣就沒有了。但是家賊難防,家賊是甚麼?就是我們心裏本來就有的煩惱習氣種子。因為無量劫來,我們在六道輪迴裏頭出頭沒,造了一大堆貪嗔痴的業,經歷過許許多多貪嗔痴的惡習,所以當外面的環境對我們不造成障礙,我們的注意力完全內轉的時候,內心會現前煩惱習氣種子。
文:明海法師| 2019-11-10
佛學智慧
學習坐禪有一個由淺入深的過程──由一般性到特殊性。一般性,就是不管你修行甚麼法門,坐禪有一般性的要求和規律;特殊性,就是你自己專修的那個法門的特殊要求。
文:明海法師| 2019-10-27
佛學智慧
體要正,要鬆,要緩;呼吸要深、要細、要勻;心念,遵照我們老和尚的教導,打坐中的心念,正常的,應該是也有三個特徵:第一個是專注,第二個是清明,第三個是綿密──專注、清明、綿密。專注,是專一,不改變目標;清明是心、心念對所緣對象的了知很清晰;綿密是說,這個專注、清明的心念,能夠有力地相續、不間斷。有綿密這種信念一定會有力量,有力量你才不會被外境左右。不管你用甚麼方法來禪修,講到心念,我覺得這三個目標,應該是具有共性的。
文:明海法師| 2019-10-13
佛學智慧
生死輪迴是個無盡的事情。人們在生死輪迴中總盼望能得到最後的安樂、快樂與幸福,但卻永遠得不到。不斷地解決煩惱,不斷地來新的煩惱,這就是輪迴中的現實。只有把心了了,才是一了百了。
文:明海法師| 2019-09-29
佛學智慧
佛教有很多宗派,修行有很多法門,有的是方便法門,有的是究竟了義的法門。任何一個宗派,其實都是一個關於心的法門,都是一個究竟了義的法門,其他的一切都是為這個心修行做準備、做服務的。關於心的法門或者心的修行,簡單地講,就是要了這個心,也可以叫安心。這個心如果不了,永遠都是一個大患。
文:明海法師| 2019-09-15
佛學智慧
基本上每個人在打坐的過程中都會發現,我們的心念沒有停止過流動。這些心念,既有以概念、符號表達的念頭,又有從內心深處翻出來的對一些事物的印象。或者是以前體驗過的情緒,比如快樂、恐懼等;或者是以前所經歷過的事情,在靜坐中像放電影一樣在心裏重新放了一遍。我們的心就像是一個無底洞,從裏面出來的這些心念好像永遠不會窮盡。
文:明海法師| 2019-09-01
佛學智慧
打坐就是和我們的身體、心念打交道。前面我們講到數息、觀呼吸,通常在漢傳佛教裏,另外一個比較被重視的方法就是觀察心念、念頭。相比觀呼吸來說,這種禪修的方法更細膩一點,要有一定的止的修行作為基礎,坐在那裏心能靜下來,能聽話,才可以做觀心的修行。觀察心念的禪修,比數息更加直接,它是在那最核心的要害問題上用功。這種觀察要能念念相續,每個當下都能生起來。
文:明海法師| 2019-08-18
佛學智慧
我們在禪坐的時候,特別是密集的禪坐,像禪七這樣的修行中,是需要心理機制的。我所說的心理機制,就仿佛我們每個人在小時候面對父母或師長的管教。我們修行,自己既是父母師長,又是被管教的調皮的小孩,所以心的自我教育、自我調整有一個過程,就是《淨行品》裏講的,要「善用其心」。我們以自己的心反過來調伏粗猛的身心,這需要一個過程。
文:明海法師| 2019-08-04
佛學智慧
真正有道心的人,病苦現前的時候要就著病苦修行。怎樣就著病苦修行呢?
文:明海法師| 2019-07-21
佛學智慧
在跑的狀態中特別適合參禪。按說身體劇烈運動,怎麼參?心怎麼能靜下來呢?參禪的法是定慧等持。心是在特別猛烈、敏銳的揀擇之中,同時又很專注,所以這時身體無論是靜,是動,是快,是慢,都不影響。
文:明海法師| 2019-06-2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