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 作者
羅偉輝
羅偉輝
現於香港理工大學修讀中英雙語及中國文化,自小對於文、史、哲有著濃厚興趣,更有幸接受佛法的教育和薰陶。專欄【法相津塗】作者之一,希望從不同層面淺談佛法的應用。

羅偉輝 文章

法相津塗
筆者憶起第一次聽到「隨喜」這個專有名詞,是在中學二年級的佛學課堂。當時老師教導我們如何隨喜他人所作的善事,並說如果我們能夠真正做到「隨喜」便能與他人一樣,獲得同等的功德。筆者從前對佛學了解不深,總覺得老師的說法太不可思議了,佛教不是教人自作自受,自己種下的因必須由自己承受的嗎?
文:羅偉輝| 2021-05-21
佛學智慧
普賢菩薩告訴善財童子,菩薩應修的第四個功德門便是無間斷地誠心懺除往昔所造的一切惡業。眾生從無始生死以來,因貪、嗔、癡三毒煩惱所造作的身、語、意惡業無量無邊。假如這些惡業有一個實質的形體和相狀,即使整個虛空也不能容納。故此,菩薩應該以清淨的身、語、意業於一切佛、菩薩前,誠心懺悔,並立下重誓永不再造,從今以後守持佛制的戒律,以及護持這個戒相的功德。
文:羅偉輝| 2020-12-04
法相津塗
換一個角度思考,佛菩薩需要眾生的供養嗎?佛菩薩仍會貪求我們的香、花、水果嗎?其實,供養佛、菩薩目的在於對治慳貪和積集資糧。 慳貪是眾生與生俱來的三毒之一,亦是煩惱的根本。如果眾生願意把自己心愛之物或貴重物品供養三寶,久而久之,自會對物質的貪求逐漸減少。
文:羅偉輝| 2020-05-22
法相津塗
「願」是一種內心的期許,希望自己、他人,乃至世界都能夠變得更好、更圓滿。菩薩的「願」並非一種簡單的期望,而是一種堅固的誓言,是一種清淨、殊勝的大誓願。對大乘修行者而言,「發願」是相當重要的,是十波羅蜜之一。「願」有通願和別願之分。通願,指諸佛、菩薩共通之誓願,如四弘誓願;別願(又稱本願)則是佛、菩薩各自的大願,例如:藥師佛的十二大願、地藏菩薩的根本誓願、觀世音菩薩的聞聲救苦願等。本文將略述普賢十願之首兩個大願,望諸位共同加勉,共同向無上菩提邁進!
文:羅偉輝| 2019-11-22
法相津塗
佛教十分強調因果業報之說,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這幾句通俗的俚語,即使非佛教徒想必也有所聽聞。
文:羅偉輝| 2019-05-24
佛學智慧
我們既然無法改變以往所累積的業力和習氣,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做好每一個當下。由斷惡開始,一步一步精勤修學,最後成就種種善法。若我們都以「四正勤」作為修行的方向,對於自身能夠減低煩惱束縛,更能為社會培育一股至善的力量。
文:羅偉輝| 2018-12-21
法相津塗
佛教是中國文化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中文詞彙中有不少取自佛經,例如:出家、伽藍、方便等等。而中國佛教更是筆者在大學課程中的必修學科,課堂上時常有很多有趣的討論,討論的部分問題更反映了時下的年輕人對佛教的看法和印象。這些問題很值得我們深思,而可能有很多同修都有類似的疑問,所以筆者藉此機會把這些問題和討論歸納為三個部分,方便諸位了解和思考。
文:羅偉輝| 2018-07-06
法相津塗
這個學期有幸在中國文化系擔任助教,協助同學到社區中心向家長講授一些中國傳統經典,例如:《弟子規》、《三字經》、《增廣賢文》等等。不少家長都十分享受這次學習的過程。然而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其中一位家長的心聲,她說:「中國文化真得太好了,孔子、孟子這些古人的智慧真是好好,不過聽起來很容易、很簡單,但好難做到啊!」相信很多人都有同一樣的疑問,「知易行難」這四個字一點也不陌生。到底為甚麼道理如此顯淺,卻很難做到或做得好呢?這可能是一個很深的哲學問題,筆者也深思了一段時間,以下從三點談談自己的看法。
文:羅偉輝| 2017-12-22
法相津塗
人生有不同的順逆境,卻總是苦多樂少,如果我們不好好培育忍辱的功夫,遇到芝麻綠豆的小事也會讓我們生氣, 讓我們煩惱。
文:羅偉輝| 2017-06-09
法相津塗
人生到底有甚麼意義呢?我們的人生路應怎樣走才算是正確呢?怎樣活著才算是不枉此生呢?相信不少人都曾經有著這樣的疑問,亦有屬於自己的答案。筆者問過很多身邊的朋友,他們的答案大概可以歸納為兩種:第一種是人生沒有任何意義,只要每日過得開心、快樂就可以了。第二種是人生的意義各人不同,有人認為要及時行樂,有人認為要幫助他人,因此沒有高低上下、好與不好之分,這是非常個人的價值取向。筆者希望從佛法的角度淺談這個既複雜又深奧的問題。
文:羅偉輝| 2016-11-25
法相津塗
《大般涅槃經》云:「因愛生憂,因愛生怖,若離於愛,何憂何怖?」因此,不少人會認為佛教與愛情不能扯上任何關係。
文:羅偉輝| 2016-06-1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