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份自利利他的工作——訪《法露缘》前總編輯林艾霖

2009-12-11

編按﹕

要數華文世界出版的佛教刊物,實在不少。在香港,有歷史悠久的《香港佛教》、最暢銷的《溫暖人間》,還有《菩提》和《雷音》;台灣則有屢獲新聞報導獎的《普門》、《經典》和《慈濟月刊》等。而馬來西亞也有十多份佛教刊物,如《慈悲》、《無盡燈》、《佛教文摘》,還有《法露緣》。這些給予讀者心靈支持的精神讀物,經營與編採方針與主流雜誌大大不同,今次找來《法露緣》前總編輯林艾霖,為大家略談當年的編採經驗。

撰文﹕婉樺

編輯、攝影﹕曉華

林艾霖,來自馬來西亞的快樂寫作人,她愛行走於天地之間,20多年來遊遍37個國家,直到如今仍停不下腳步。對她的最早印象,是在十多年以前,那個時候我還是個中學生,我閱讀她刊登在報上的文章,還訂閱她編輯的佛學雜誌《法露緣》。中學時期,在我住的那個小鄉下,要買書很難,要買佛書更難。因此通過郵購的《法露緣》雜誌,當時頗能滿足我對佛學的追求,常常都盼望著郵差趕緊把下一期雜誌送來。

然而我們兩個南國女子,卻相識在香港的弘法精舍。當我們聊起《法露緣》,才知道這率性女子辦起雜誌來一點也不馬虎。

「掛單」辦雜誌

艾霖在1996年接手承辦《法露緣》,這件事並不在她當年的人生計畫之中。那時候的艾霖正準備到印度修讀佛學課程,把車子房子都賣了,掛單在吉隆玻鶴鳴寺。吉隆玻鶴鳴禪寺開山至今接近80年,現址吉隆玻秋傑路。佛學教育一直是禪寺弘法的重心,因此開辦各種類型的佛學學習班,以及禪修營、佛學講座等活動。寺內並設有圖書館,是繁華喧鬧的秋傑路上的一片清涼地。

《法露緣》的創辦人是鶴鳴寺當家傳聞法師,由包括鶴鳴寺在內的九大佛教團體負責管理,而鶴鳴寺即是當時編輯部的所在地。然而這一掛單的因緣卻使她沒去成印度,反而留了下來用那筆變賣家當的錢開始辦起《法露緣》。

「那時的《法露緣》已經創刊4年,在馬來西亞為數不多的佛學刊物裏頭她頗受歡迎,然而卻面對辦雜誌都會遇到的瓶頸,在協商中討論如何經營下去。」

當時艾霖認為,佛教刊物能讓人的心靈得到滋潤,並能在思惟上提供正確的引導。使人的精神從壓力和欲望中走出來。「所以在掛單期間得知《法露緣》面臨的困境,便開口向哥哥募捐馬幣5000元以及2台冷氣機予編輯部,以支持這份雜誌維持下去,我們兩兄妹都是《法露緣》的忠實讀者。」艾霖的哥哥是個企業家,他覺得這樣捐贈究竟解決不了問題,要讓《法露緣》得以長期維持下去,只有改變經營手法,於是他反過來建議妹妹,不如把整份雜誌接過來辦。

於是,原來準備奔向印度的女子,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卻「掛單」在法露緣雜誌社的編輯部裏。房子由哥哥提供,那裏既是她的辦公室,也是她休息的窩。

設定賣點 結合環保

最初,她只聘請了兩個員工,一個負責財務,一個是主編。而她自己呢?她說:「我是負責打雜的!」她這個打雜的,負責專案包括策劃、市場、採訪、審稿、郵寄等工作,三個女人就這樣把雜誌辦了起來。與之前義工形式不同的是,他們提供與市場上相若的工資聘請員工,因此解決了人事流動的問題,而出糧的,還是一直在背後支持的哥哥。

艾霖曾任職日報、又採訪釋囚、寫書等,這些採訪工作做佛教刊物有甚麼分別﹖「日報多半是非常潮流性的東西,概括性層面很廣,並不能有太多自己的立場。而採訪社會性的主題,是一種文學對社會可以提供的關懷,人們能從文學中知道一些人的心聲。而辦佛教刊物,那是純信仰對社會有何作用,作為我思考的主軸。因此,過去的經驗,結合信仰,就是我能厘清的部份。」

艾霖說,當初接下《法露緣》就是為了不讓它停刊,不讓支持它的讀者們失望。所以,她知道他們必須做出更詳盡的計畫。經過討論,他們為重新出發的《法露緣》設定了四個目標,而首要目標就是要留住接近2000名的固定訂戶。為此,她們創建電腦資料庫,把舊讀者的訂閱資料系統化,並主動通過電話瞭解讀者停止訂閱的原因,或寄續訂卡以提醒讀者續訂,積極主動的態度達到了有效的成果。

第二個目標,是為《法露緣》設定一個賣點,一個風格,一個立場,後來決定走社會關懷路線,緊扣社會動態,從佛法的觀點看社會萬象,給社會教育,給苦難者支持。1999年馬來西亞森美蘭州爆發立白病毒(日本腦炎)事件,短短幾個月內死亡超過100多人,而慘遭毀滅的豬只也多達80萬頭。當時《法露緣》針對事件製作專題,結合各專家學者以及高僧大德的意見,從佛法出發去支持讀者面對悲劇。

第三個目標是讓讀者有所期待。於是她們參考報紙小說連載的做法,開設版面連載白話佛經,這做法也受到不俗的反響。第四個目標,是希望《法露緣》雜誌不單止不虧損,還能夠有所盈餘。如今往回看,艾霖表示只有第四個目標沒有達成。但四年以來收支平衡,沒有虧本,也是值得慶倖的了。

艾霖辦雜誌結合環保的做法也是值得讚揚的。雜誌社用紙量多是眾所周知,但法露緣雜誌社在環保用紙這方面卻做了很好的榜樣。她們向相熟的報館和大學徵求半廢紙,在辦公室裏排版校稿一律使用半廢紙,只有送交印刷公司的定稿用的是新紙,但依然要求印刷公司將稿紙退回來再迴圈使用。因為提倡環保,她們受到更多人的支持,甚至有讀者和團體主動為他們寄來半廢紙。

癌症?小事一樁!

 經過四年努力經營,《法露緣》在艾霖的手中辦得更出色,並沒有令任何人失望,然而她卻因為患癌,到了2000年的時候不得不把雜誌再度轉手讓其他人經營。

當初毅然扛起《法露緣》,艾霖甚有擔當,後來決然放手,也沒有任何遺憾。而說林艾霖是一個現代的奇女子著實不為過,在這個聞癌色變的年代,沒有多少人能像她一般無畏地回應醫生:「我患上癌症?沒問題,小事一樁!我們來談談該怎麼治療吧!」因為感悟無常,當她面對癌症依然滿臉歡笑。

「因為做雜誌,需要涉獵不同傳承的書,接觸不同派別的法師,聽聞各種對法的分析法益,這是一種無比的恩惠,更是深入思惟,同時為了公眾的利益,在言行舉止間,也盡量守戒,因為我相信只有守戒,所辦的雜誌才有福報。法露緣給我的太多太多,同時也和不同層面的佛友建立起聯系,那是我一直感恩的。放下法露緣後,那些年的訓練,已經變成生活的所有,所以後來患癌後,很快就能在佛法中找到出口,恢複正常。」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