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個心願

文:傳燈法師 | 2017-12-26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你有甚麼心願嗎?」我問阿田。

「我最記掛年老的母親,不想她白頭人送黑頭人。」阿田已有半月未見母親,近日兩個哥哥跟老人吃飯過節他未露面,他肯定老人已猜出個一二。

阿田年近五十,是位地盤工人,皮膚因長期暴曬而顯得黝黑。聽說他性子蠻橫暴躁,對太太尤甚。可是當師父出現在病房時,他的態度卻變得異常溫順,語氣也調柔了。

「如果能多活幾年,我發願一心向佛,永不言悔。」阿田雙手合十,虔誠地對天稟告,他懇切希望佛菩薩能聽見他的誓願。

我心想,佛並不在乎多一個或少一個徒眾,佛希望我們看到自己的錯,並願意改過,佛希望我們有正確的心態,佛還希望我們把對自己、對家人的小愛,擴展成對眾生的大愛。

我引導他說:「不單要一心向佛,還要發願如果能好起來,要把生命奉獻出去,服務大眾。」

他愣一愣,照板煮碗地說了一遍。

生命走到盡頭,討價還價是很自然的事。但該走該留,還是要看一個人命運的造化。

「從今天開始先從家人著手,」我趁勢追擊,「脾氣不要太暴,對自己會很傷,對嗎?對他們溫柔一些,太太那麼細心照顧你,要好好待她,好嗎?」

他不語,只是點頭。

善與惡只在一念之間,臨終關懷不單要肯定他的付出,還要讓他看到和懺悔自己的過失,再定立未來的方向。臨終一念能處理好,未來的路就相對好走。

三十出頭的珍珍剛做完婦科手術一周,傷口還未完全癒合。她向來生性、懂事,疼也不吭聲,凡事親力親為,人緣也很好,讓媽媽很欣慰。

我們試問珍珍的心願,她說:「康復後和媽媽去環遊世界。」

媽媽說過只要她能好,就帶她乘郵輪周遊列國,「反正我就只有這個女兒,自小相依為命,只要她好我甚麼都無所謂。」

珍珍的父親在她很小時就離棄她們。八歲時的一場意外幾乎要了珍珍的命,她躺在床上超過十年,長時處於植物人的狀態。人人都勸媽媽放棄她,但媽媽堅信女兒有天必會醒來,大家都說她瘋了。

當時醫生初步確診她的乳房有腫塊,需要抽組織化驗,可是她想如果自己也病倒,誰來照顧女兒?一旦丟了工作,就沒有能力支付醫藥費、生活費。結果她甚麼都不做,只一心投入工作,同時聘請傭人照顧女兒。

終於等到女兒甦醒的一天。媽媽再多聘一位傭人,一個照顧飲食起居,另一個負責帶她上學、放學。珍珍補回失去的學業,一步一腳印,從小學升到中學,以至大學畢業。無論經歷多少辛酸、血淚,媽媽都毫無怨言,她覺得女兒是上天賜予她的珍貴禮物。

「當時我一放工就要幫她看功課,自己也學了許多。」媽媽笑著拭去臉上的淚。

女兒成功切除子宮腫瘤,但接著還有一連串的治療,不知能走多遠?

「你有沒有甚麼心願?」我問媽媽。

「我希望她比我先走,至少我還有能力照顧她。」

我靜靜聆聽媽媽說女兒的故事。這麼多年的歷程,能走到今天,只憑她由始至終堅定不移的信念──保住工作,治癒女兒。我由衷欽佩這位母親感天動地的愛,願與大家共勉。

作者 - 傳燈法師
大覺福行中心住持、佛教院侍部主管。2011年起為佛門網專欄撰文,其後輯錄成為首本文集《自己點火》。現法師與我們再續法緣,分享院侍經驗及生命感悟,以文字洗滌心靈。專欄名稱:【自己點火】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