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口飯,一份愛

第261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1-08-31

2008年5月,納吉斯風暴帶著奔騰轟鳴的聲勢,在一夜之間把緬甸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夷為平地,令百萬人流離失所。洪水猛獸吞噬了13 萬條人命,滿目瘡痍的災區僅留下嗚咽的災民,帶著微弱的氣息,匍匐在人間和煉獄的邊沿。

他隨著慈濟團體到緬甸賑災。在一個窮僻的村莊發放了救濟品後,他拍了拍身上的雨滴,上車就位,準備回程。飢腸轆轆的肚子“嘰哩咕嚕”作響,像個鬆了發條,就快轉不動的老舊唱機,讓他想起剛才忙得錯過了午餐時間。

從背包中取出早上啟程前自備的午餐,打開已經涼了的飯盒,才要扒進第一口飯,就看到了車窗外綿綿的細雨,幽幽地唱著災民的哀歌。一群無家可歸的小孩不知什麼時候圍了上來,伸長著脖子,張著嘴巴在風雨中乞食。從蒙蒙的車窗看出去,這一張張飢餓的嘴巴,像一隻隻嗷嗷待哺的雛兒。這對淒風苦雨中的災民來說,孩子的嘴巴也像是一個個填不滿的漏斗。

在這風雨如磐的年代,農民在跟厄運搏鬥、極力擺脫挨餓的宿命的當兒,深深了解生活已經陷於沒有選擇、不能埋怨的窘境。在風雨中哆嗦,不堪挨餓的孩子卻掙脫了父母手中緊握的尊嚴,跑了過來,張著嘴乞求著人類基本的生存權利。

連根拔起的樹木和支離破碎的茅舍,是暴風呼嘯而過、哀鴻遍野的殘局。罹難的災民已被埋葬,逃過浩劫的農民卻被窮匱的鐐銬,牢牢地禁錮在人間煉獄之中。枝丫上掛著破碎的衣角,在淒厲的風中不停地招呀招著,是哪一個不甘離去的幽魂,在喊冤叫屈呢?

洪水摧毀了一切,也衝走了明天的方向。陰雨連綿的天氣,只有雨水滴進那些“漏斗”裡去。這些孩子究竟有多久沒開飯了?不問也罷!那個答案只會像一把貫穿心胸的利刃,讓人寸心如割。

他低頭看一看手上的那一盒飯,沒作考慮就將它分了出去。一小盒飯,一人僅分得一小口。咀嚼著那一口冷飯,孩子們呵呵地笑了起來,眼眸裡閃灼著快樂和滿足的亮光,還頻頻向他比出“感恩”的手語;才餓了一餐的他卻鼻頭一酸,濕了眼眶。

雨水和淚水來得正是時候,衝走了他身上的塵埃,也洗滌了心靈上的污垢,讓他領悟到自己的嘴裡有咀嚼不完的幸福。

到寸草不留的災區走一趟,仿佛在地獄走了一回,看到飢寒交迫的災民,感觸良多;但看到義工們把大愛撒在那個沒有被遺忘的角落,很溫馨,感覺上也像是在天堂兜了一圈。

車子慢慢地開走,孩子們在後頭還不停地向他打出“感恩”的手語,依依離情緩緩地從心底散溢了出來。他趕緊從車窗探出頭,以生硬的語調,向漸漸遠去的身影喊出剛學來的一句:“min ko ngar chit tal。”(緬甸語:我愛你。)那純真的笑靨和不停跳躍的小身影,如今在他眼裡,恰似吃飽了的雛兒,忽而蛻變成撲著翅膀學飛的天使了。

霎時,溫煦的陽光撥開層層的陰雲,照耀著這片受創的土地,一股暖意也透過了車窗,沁入他心裡。一顆飽含愛心的種子,開始在他貧瘠的心田,萌芽了。

一口飯、一份愛;一滴水、一份心──人間因此裝滿了愛。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