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天禪修觀心記

文:葉子菁 | 2015-01-30

星期天,我與朋友參加了大嶼山佛寺的一天禪修活動,體驗一下如何平靜自己的心。結果,我的心不但無法平靜,反而 ……

約了朋友早上在東涌巴士站集合,一起坐車前往。如果錯過了那班車,便要多等半小時,於是我緊張兮兮地提早出門。前一晚怕遲了起床因此睡不好,當天又要一早起來,更怕自己會在禪修中打瞌睡,於是吃早餐時特地喝了一大杯濃濃的咖啡「打底」。猶幸準時來到巴士站,告訴朋友我的種種「準備功夫」時,朋友笑說,我為了平靜心情而禪修,但未禪修已經把自己搞得比上班還緊張了! ——焦慮的心!

第一節是行禪,法師指導我們一邊緩緩踏步前行,一邊專注自己的呼吸。一小時的行禪中,我的雙手總是鄭重地互握著放在身前,而法師和禪友們的手都是隨意地放在身旁的,就像平時散步一樣。我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語言在透露什麼訊息,但我就是不願意把雙手垂下來,好像感覺必須這樣規規矩矩的、有點行儀的,才是行禪啊!在一步步認真地觀呼吸啊!行禪嘛,不是應該這樣的嗎? ——執著的心!

行禪後到大殿聽法師開示。行禪前,已把外套脫下來放在 locker 裡,但在大殿上坐著坐著,清風徐來,竟有點寒意,偏又不好意思離座跑出殿外拿外套,身在微微瑟縮,心在點點後悔,開始無法集中精神聽開示了。大殿上的幡被嗖嗖的風吹動了,仁者的心,也跟著來回幌動! ——懊惱的心!

開示後吃午齋。我們坐在地上,各自默默拿著一碗素飯。法師待最後一位禪友都盛好飯,坐下了,才讓我們一起開始吃。飯有點硬,我努力地咀嚼著,比平常吃得慢。正當我滿意於自己能夠不疾不徐地緩緩吃飯時,抬頭卻忽然發覺,原來許多人已經吃完了,正坐著等呢!我游目四顧,發覺自己竟在不知不覺間進入「最後五強」,忽然間,我恐怕自己再這樣吃下去,有機會變成眾目睽睽下最後才吃完的那一個!想到此,也顧不得細嚼慢嚥了,連忙「三扒兩撥」把碗中剩餘的飯餸都一股腦兒掃入口中。 ——惶恐的心!

飯後是大休息,房間內已舖好一張張睡墊,有些禪友已率先躺下來了。本來還有十五分鐘才正式開始,但我怕人數較多,睡墊不夠,如果不預先「霸位」,到時說不定無處容身。跟朋友商議後,還是盡快「霸佔有利陣地」,更要選一個近門邊的,萬一睡不著可以出外走走,不會乾躺著浪費時間嘛! ——計度的心!

法師輕言細語指引我們放鬆身體,有些禪友真的深度放鬆,以致鼾聲大作,而其中一位正躺在我身旁!我暗暗叫苦,內心不滿,埋怨自己今次真的是「千揀萬揀」、「好揀唔揀」了!這麼吵,叫人怎麼睡啊?……正胡思亂想之際,忽爾在房間遠處,傳來更為石破天驚、震懾屋瓦的隆隆巨響,呼——隆!呼——隆!那鼻鼾聲大得猶如一列港鐵列車開進禪房裡來!我心中暗叫慶幸,還好我睡這邊、不睡那邊,原來我不是最慘那個,有人比我還慘呢! ——比較的心!

起來後是茶禪。看著桌上的曲奇餅與朱古力,想不到禪修也有 high tea ,令我登時情緒高漲,食指大動!朋友指著朱古力悄悄道:「這個環節其實是考驗你的貪心!這朱古力有大有小,你要大的,還是小的?」我正感肚餓,加上那是平生最愛的朱古力!真的五蘊皆空,感官難空!也顧不得眾目睽睽,伸手就抓了顆大的!禪友們又遞上熱茶,喉乾舌燥的我,看那茶更覺香氣滿溢,也想拿杯大的,但實在不好意思了,只好拿了小杯,把大杯遞給朋友,誰知朋友不想喝那麼多,竟又把杯子給我換了。我看來滿不在乎,其實在心裡暗自高興呢! ——貪欲的心!

一天的禪修圓滿結束了,歸家途中,朋友問我,有沒有感覺內心平靜了?

我答:「沒有啊!」

朋友皺了皺眉:「那豈非沒有收穫?」

「但我明白自己為什麼內心那麼不平靜了!那算不算是收穫呢?」我笑說。


葉子菁的網誌:寸心是福田http://mindyourmind.mysinablog.com/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