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日禪(一)

第261期明覺   文:小西| 2011-08-31

上星期日,有機會到秀峰禪院銅鑼灣的禪修中心,參加「一日禪」的活動,彷彿在繁華閙市中,潛進了涓涓的溪流。

「一日禪」由早上九時開始,先是一節二十分鐘的禪坐時間。之後,禪院住持大觀禪師以及本順法師為我們講解當日活動流程。講解完畢,我們隨即回到自己的蒲團,各自用功。或許因為跟自己的作息習慣有別,早起的身體仍未調適,加上我所坐的位置接近早上陽光所及的方位,雖然頭兩炷香時間不長(大約四十至四十五分鐘),我仍少不免昏沉與打瞌睡。此外,妄念也是少不了的。後來,在最後的經驗分享環節,當談到對治妄念的方法的時候,有同修提到即時挺直身體,讓心回到呼吸,回到清醒意覺的狀態。我自己的對應倒簡單,就是由得妄念自己消失。反正任何的妄念都非恒久,都會過去,只要不追逐它,它始終都會消失。不過,對於打坐起妄念的問題,大觀禪師倒提供了另一個法門,那就是:當妄念起時問自己,妄念起以前到底是什麼?只要如此做,妄念便會平息。想想妄念起以前到底是什麼?是要思考某一妄念的起因嗎?這算不算向後的追逐?還是回到念起前的狀態?大觀禪師沒有再說,但我卻若有所悟。

上午兩節禪坐以後,接下來便是「過堂飯」時間。佛教的過堂飯,各宗都有不同的儀式,但大體都是通過是一定的儀軌,讓人專注地咀嚼眼前的食物,心存感恩,不貪戀美食,明瞭進食只為了養此色身。當然,過堂飯沒有「電視撈飯」,沒有閑話家常,沒有手機,沒有PSP;就是碗筷也不能亂放,左邊是五穀飯連餸,右邊是湯;食物拿了多少便要吃多少,要全吃,不許浪費;還要先唸「供養偈」;用膳後,便有師兄師姐給大家倒茶,各人用茶水洗乾淨自己的碗筷後,便把茶水全喝掉。怪不得有堂上同修在分享環節上說,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一頓飯。或許,食物的味道從來如此,瓜是瓜,豆是豆,是進食的人變了,在禁語的寧靜中,撿回了自己的咀巴、牙齒、舌頭、味蕾與喉嚨。

關於一日禪,由於可記的太多,今次就此打住,下回再續。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