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日禪(三)

第263期明覺   文:小西| 2011-09-14

一連兩期,我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了近日參加「一日禪」的見聞,本來只打算寫兩期,但編輯小姐卻在傳來改稿的結尾加上「待續」二字,心想:也是「因緣」吧,或許我的見聞仍有可引伸的地方,況且「待續」二字所代表的精神狀態,也是我感興趣的。

先說「一日禪」的見聞。之前的兩篇短文,我大概已簡略的記述了當日的禪修經歷。然而,除了坐禪、工作禪、唸誦之外,我還參了平生的第一個「公案」。或許受到歷代文人筆下渲染所影響,禪宗公案總給人一種霧裡看花的神秘感。什麼切菜斷指悟道;什麼法師把鞋置於頭頂,逼使徒兒開悟,種種奇談怪行,不一而足。這次的「一日禪」也安排了「參公案」的活動。不過,由於參與會眾的禪修資歷不一,背景也各異,所以只有秀峰禪院的皈依第子,才有機會單獨見師父,我則跟其他「資淺」的會眾一樣,三人一組到另一偏室拜見師父。

其實,說是參公案,也不盡準確。一,我並非禪院的皈依第子;二,我到禪院禪修的日子尚短;所以,我跟師父還沒有多少機會接觸,要參公案,也就無從參起。所以,我這次拜見師父,與其說是參公案,倒不如說是有機會跟師父聊聊天,讓師父了解我的背景、禪修經歷,從而作出建議。結果,師父建議我在打坐以外,再每日持五百句六字大明咒,還有禮佛;她補充說:「光是打坐,恐怕力量不夠。由現在開始,你要擴充業務。」於是我開始了我每日持咒與禮佛的「功課」。

不過,我大概不算是一位「精進」的佛教徒,總是忘了禮佛。有時是早上或晚上忘了,有時則是早晚都忘了。倒是持咒沒有忘記,尤其是因為買到一個小巧的計算器,可在乘車時抽空在心裡默唸:「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有時,更是默唸過千(其實,若果能集中精神,大約花二十至三十分鐘,便可以唸畢五百句)。

說也奇怪,日來持咒,心神的確比以前來得穩定。我甚至試過因臨睡前趕稿而精神亢奮,散亂心卻出奇地給急唸的五百句六字大明咒調伏了。結果,睡來安穩,心無罣礙。不過,心神雖是漸趨清明,卻不時有清冷孤伶之感。我便試過聽着張懸的《紅豆》,望着窗外的景色出神,跟七情六欲無關,只是心裡寂。

有說孤伶寂寞是自覺的伴隨物。或許,這份孤伶寂寞尤需進一步參悟。總之,一切待續。

(待續)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