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一日禪(二)

第262期明覺   文:小西| 2011-09-07

上期提到我近日參加「一日禪」的見聞,只說了「過堂飯」以前的上午活動,今回再續。

話說用過「過堂飯」之後,開始進入「工作禪」環節,也就是法師將清理禪堂的工作,即席分配給當日參加「一日禪」的會眾。於是,有同修負責洗碗、掃地、清潔地板、刷洗蒲團,也有同修負責準備飯後生果。不知道是因為禁語,還是因為「工作禪」這個名字本身的魔力,大家都仔細而專心地把手頭的工作做得很好。其實,用膳後要清理食具、掃地、清潔地板,本來是自然不過的事;但跟平日忙碌的生活狀態不同,這些「膳後」工作不再像「百上加斤」的額外負擔,倒像一種透過純粹體力勞動讓心靈得以暫時歇息的修持練習。而且,「工作禪」強調的,更多是個體間的集體協作,個體勞動朝向的是一個集體目標,而非個人權利或欲望之伸張,也是很好的「無我」練習呢!!!

「工作禪」過後,法師着各位同修重新安排蒲團與鋪墊,好來個集體午睡!經驗証明,(尤其在東南亞等炎熱地區)無論是對於身體健康,還是工作效益,午睡均有助益。曾幾何時,幼稚園小朋友固然有午睡時間,就算是成人,午市後生意較淡,也會索性拉上舖閘,小睡片刻。吾生有涯,小睡解睏。然而,時移世易,我們有多久沒有這樣閑情,偷懶午睡?於是一連串禪修、工作禪過後的午睡,便顯得份外甜美和人道。雖說禪修是一種「用功」,但終極目標卻是解脫與自在,為解脫用功,還有午睡作獎賞,也實在太划算了!

小睡片刻之後,我們大概於下午二時進入「唸誦」的環節。我們今次唸的是韓文版的《大悲咒》。雖然大部份同修都不懂韓文,但帶領唸誦的法師卻叫我們不用介意,着我們只專注於大眾的節奏,隨順而誦。不錯,重複的語句的確有一種強大的力量,而當大家能夠調順出一種共同的節奏,個體間的能量互相交換與增強,也確實令人有片刻的淨心,暫時忘我。也不知道是否《大悲咒》在起作用,下午的幾炷香禪坐時間,自己都坐得非常安定沉穩。真的好。

(待續)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