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日禪(四)

第264期明覺   文:小西| 2011-09-14

上次提到,筆者最近參加「一日禪」的見聞,本來只打算寫兩期,但編輯小姐卻在傳來改稿的結尾加上「待續」二字,於是隨緣,繼續撰文引伸,筆記營中所見所聞、所思所感。不過,我更感興趣的,是「待續」二字所代表的精神狀態。到底是因為我辭不達意,編輯小姐覺得我的文章還可以作進一步鋪展,讓沒有機會親臨現場的讀者,也能夠間接地體會一下禪修的樂趣?還是我的文章本來就有點意猶未盡,只是下意識的感到,把文章拖得太長不太好,擔心悶壞讀者?又或者,我的文章喚起了編輯小姐過去參加禪修營的美好記憶,於是說溜了嘴:「待續」?

有參加過禪修活動的人,大概會有過類似的經驗,那就是:當禪修活動結束,你正要回家,你會感到平日見慣的景象,不知怎的變得陌生起來;你會感到自己的步伐變得慢了,並能夠清楚的覺知自己的每一個知覺與動作;你跟周遭熱閙的世界之間,也彷彿隔了一重薄紗,你知道它們仍舊喧鬧,但聲音卻很遠。這是一種美妙的經驗,心裡清明、安靜,你總希望它能夠維持多久便多久。而且,禪修活動的時間愈長,那份清明與安靜便愈深,彷若置身世外。

但在家居士始終是在家居士,當你要跟「眾生」一起擠地鐵、趕巴士;在回家前趕快到菜市場買餸,準備禪修出關後的第一頓飯;打開手機看看連日來有啥來電、短訊、電郵;回到家裡,但見頑皮的貓兒打翻了你書枱上的花瓶,貓砂散滿一地──之前的那一份清明與安靜,便打回原形,你知道自己真的「回家」了,一切惟有「待續」。

有說行住坐卧都是禪,道理說來好像很簡單,但要在俗世中如實踐行,倒不那麼容易。所以有「一日禪」的同修乾脆把太太也拉來,好讓那一份清明與安靜,在共同努力下,能夠在家裡延續多久便多久。但自在只能在他方求嗎?還是足下便是淨土,便是道場,不用「待續」,只要正念持存,眼下便是延續無休?

或許,根本無需「待續」。

(四之四,完)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