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賽

一碗粥的道理

第297期明覺   圖、文:雲水| 2013-03-06

年初到金邊遊學,沒想到柬甫寨這些年頭變化那麼大,皇宮和過去的殖民時代建築都一一修復,市中心滿街遊人、背包客,熱鬧非常。剛巧遇上前國王西哈努克駕崩,舉國奔喪。這個以赤柬暴政聞名的國度,沒想到人民對舊社會還是那麼眷戀,對貴族還是抱著一顆恭敬和仰慕之心。

旅居國外時,身邊有幾位從柬甫寨逃出來的朋友,他們的善良和經常帶著微笑的面容,跟他們的故事成為強烈的對比。其實柬埔寨幾百年來跟鄰邦一樣,都是南傳佛教國家,而聞名於世的吳哥窟更見證著近千年前高棉國的多元宗教文化。大乘佛教、濕婆教和毗濕奴教在當地都留下不少痕跡。

早上不喝咖啡的我,想找點什麼別的做早餐,突然想吃一碗清粥。偶爾在街頭看見一個很不起眼的粥檔。地有些髒,貓狗雞鳥四處流連,母親趕著學童進食,上班族輪著取外賣。不知為何感覺賣粥的老太太的眼神很熟悉,一直吸引著我,於是不知不覺就跟著大家坐下來了。

語言不通,但不要緊,反正粥檔選擇有限,清粥炒麵油條而已。他們的粥喜歡放很多芽菜和香菜,還有青檸和辣醬,簡單但味美。

身旁的食客都看著我微笑,大概我做了甚麼失禮的事情?原來不是,我忘記拿油條。吃完走了,一個小男生嘰哩咕嚕的跟我說甚麼。原來我沒喝水,問我要不要。粥檔的老太太一邊在笑。

老太太的笑容,實在太熟悉了。

原來這是我小時候的回憶,就在香港筲箕灣亞公岩山邊的小檔。那時候靠著斜坡有賣粥麵的,兩位善良的婆婆,每天早上給街坊做早飯,上學前我們都會魚貫入座。小凳小桌,有點像玩具。

沒有更簡單的事,就是一碗粥。

回到香港,發覺要吃一碗安心的粥是何等艱難的事。街邊檔被食環趕到室內去,後來店鋪起租做不下去被集團取替;集團食肆又不斷偷工減料,最後更可能因 “經濟轉型” ,商場趕著開金鋪和藥房,租金大升之下令集團食肆也打退堂鼓。

無常啊。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