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行禪師: 三個回應心中憤怒的方法

文:聽步 | 2021-01-05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你有沒有試過當你憤怒時,完全無法控制自己,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也不懂得如何停下來?

今天分享在一行禪師正念修習的傳統中,學習到三個回應心中憤怒的方法!

其實我們日常並不是真的有意識地回應內心憤怒,更多的時候是單純給憤怒帶走。所以一行禪師提出第一個回應憤怒的方法,就是馬上拿回心意識的主動權,讓自己再次成為心的主人,而不是將權力交給憤怒。

要實踐這一個方法,你需要持續固定的正念修習。特別是在你風平浪靜的日子,就需要建立起拿回主權這種慣性。你可以如何做呢?一行禪師建議我們經常訓練自己有意識地回到一呼一吸之中。每當我們將心由外在世界召喚回來,我們就是重新分配權力給自己。

想像一下你有一些很喜歡的、很精彩的、很值得你關注的東西正在思考著,但你仍然可以有一個意志力跟自己說,無論外面世界有多麼的吸引,只要我願意,我都能夠將心帶回來,這個心就是主動權。同樣地,當有人做了一些事情讓你感到不滿意時,意味著這些行為深深地觸動了你內心憤怒的種子,於是你的心便毫無彈性地只能執著這些行為,不停想、不停抱怨。但若然你日常有做好準備,這個時候便會有一把智慧的聲音由內在發出,跟你說:「停一停,我要拿回心的主動權。」

這就是禪師給我們第一個意見:「當我覺知到憤怒時,我決不說話,並且將注意力帶回自然既呼吸之中。」只需要數十次呼吸,就能夠回到平安之中。

當我們能夠暫時拿回心的主動權,就要把握時機,對你所憤怒的人事物作出深入觀察。禪師第二個建議是:理解讓你憤怒的人,內心也同讓受到很大的痛苦,隨著這個了解,產生慈悲心。用慈悲心來超越憤怒。

事實上慈悲心和憤怒兩者不能共存。當你對一個人慈悲,很難繼續對他憤怒。就好比你見到一個身患重病的人說了很多惡毒的言語,你也能夠體諒明白。有時我們會對一些行為語言感到憤怒,其中一個主因是因為我們相信對方刻意傷害我們。但如果能夠深地觀察,一個人要用到傷害別人來滿足自己,某程度上他也面臨絕望,或者至少他認為自己別無選擇。

記得我爸爸有一段時間因為我突然創業而感覺到無比憤怒,認為這是一個無知、不穩定的決定。於是用了很多行為、語言來脅迫我放棄。那時我心中沒有帶到任何痛心或憤怒,因為我知道這些讓人痛苦的行為和語言,埋藏背後是對我的愛與無奈,不過他不懂得表達而已,同時他也承受著很大的痛苦。

因此把事情看深,試著超越事情的表相,你會發現沒有人真心單純的想傷害你,只是每個生活在這個土地上的人,都有一些無奈和不知所措,你願意體諒一個病人嗎?

一行禪師第三個提議是:深入觀察這份情緒的根源是來自我們的內在,而不是來自外在。如果我們憤怒的根源來自外在世界,那麼任何人面對相同的事情,都應該感到相同的憤怒。而事實上每個人對同樣的事情反應都很不同。

例如你的情人遲大到,有人可能會憤怒、有人可能會擔心,亦有人可能完全沒有感覺。你之所以在這個情境感到憤怒,關鍵在於你心中有足夠「憤怒」的種子(能量/業力/條件),外面的事情只是一個助緣,把種子引發出來。即使面對其他的事情,這份憤怒最後也會爆發。

有了這個深入觀察,我們便明白憤怒最大的責任在於自己,而不是你所憤怒的對象,而唯有真的是這樣,我們才有力量轉化憤怒,因為你有百分百的能力去改變自己,但一定沒有百分百既能力去改變別人。

 

作者 - 聽步
香港梅村Wake Up Core 核心成員,自2011年起修習正念,曾於城大、中大及不同地方組織市區中的正念共修小組。於2017年底成立社區正念組織「一起靜」,致力推動青年靜心運動,希望讓更多的年輕人一起學習覺察與理解之道。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