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三段追夢旅程 尋覓同一禪心──常霖法師與吳氏三姊妹禪悟人生(上)

第301期明覺   文、圖:侯松蔚| 2013-05-01
常霖法師(左)與吳氏三姊妹於香港理工大學分享人生經歷常霖法師(左)與吳氏三姊妹於香港理工大學分享人生經歷
大姐吳曉慧從音律中悟禪機大姐吳曉慧從音律中悟禪機
二姐吳曉貞(左)喜歡以茶會友二姐吳曉貞(左)喜歡以茶會友
三妹吳曉柔領悟到活在當下的重要三妹吳曉柔領悟到活在當下的重要

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忙?

我們每天營營役役、勞勞碌碌,是為餬口?為名利?為模仿別人,做一模一樣的事:買車買樓,結婚生子,渡此餘生?這些真的能讓我們快樂滿足、此生無憾嗎?正如傳遍兩岸四地的經典電影對白所言:「人如果沒夢想,跟鹹魚有甚麼分別?」

台灣有姓吳的三姊妹,放棄高薪厚職,離鄉遠行,追尋人生意義和夢想。她們在台與常霖法師一起辦活動,後隨法師來到香港弘法精舍,協助「攝影禪」禪修營。佛門網藉此良機,邀請了法師與吳氏三姊妹於4月10日,假香港理工大學,以「做自己的主人」為題對談分享。到底她們為何如此「膽大妄為」?最終她們找到了甚麼?

有捨才有得

大姐吳曉慧,本身於保險公司任職多年,對工作熟悉後,想到自己的未來生活應該如何。其上司事業愛情兩得意,但她覺得這不是自己想要的,倒欲出門增廣見聞。於是她辭掉工作,挑起背包,周遊列國。旅程中看見其他背包客,冬天穿厚衣服,夏天則把衣服送人,維持輕裝上路。若非如此,不必要的行李將妨礙背包客浪跡天涯,放下才可輕快前進,這令她明白到「有捨才有得」。

原來不少歐洲人對佛法及中國文化有興趣,有人問曉慧佛法,可是作為佛教徒的她不懂回答;有茶館老闆跟她談陸羽《茶經》,作為中國人的她卻不認識。回台後,她遂決心惡補佛法及茶藝。又因為曾有外國人問她會甚麼樂器,故她選了饒富中國特色的古琴來學習,並藉音律寧神養心,領悟禪機。

其實,曉慧放下工作,才有機會行萬里路,開闊眼界,找到新方向。她本人就是「有捨才有得」的最佳例子!

隨緣而安,心無罣礙

二姐吳曉貞,原職科技產業,每天都要超時工作,她不希望自己這樣下去,於是辭職到外地做義工。後來跟大姐一樣,當上了背包客。由於曉貞喜歡茶道,總是背著一套茶具,沿途以茶與路人結緣,並藉此打開話題。有時候,席地而坐,隨緣找到甚麼,就以之架構成茶几。

曉貞到處以茶會友,互相分享見聞。茶喝完,人就各奔前程,讓她更體會到珍惜現在、享受當下的重要性。隨緣而來,隨緣而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曉貞提及,曾經有一名外國人,為了逃避現實而吸毒,卻能藉著品茶而獲得心靈的安定。這不也是活在當下的療效嗎?常霖法師補充道,人生中許多事情,自己都不能控制,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心態和看法,「做自己的主人」。

嚴格的泡茶程序,首先應把溫水倒進茶杯,讓茶杯變暖,倒去這些溫水後才正式注入茶。曉貞在尼泊爾泡茶前,照樣溫杯,旁邊一名小男孩問她溫杯的水能否再用,她才猛然省悟當地缺水,倒掉清潔的水是很浪費的事,從此她在尼泊爾泡茶就再不溫杯了。繁文縟節或既定程序,可以隨緣變通。以茶會友過程中的歡喜,比茶的細微口感差異更重要。

一次,曉貞的茶壺被猴子摔破了,她當場心痛得落淚,可是後來反思,發覺自己太執著。她轉而感恩這茶壺過去的貢獻,並讓自己從中學習。佛曰:「諸法因緣生,法亦因緣滅。」萬物無常,但作用不虛,至少曾經精采。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三妹吳曉柔,個性很喜歡計劃、把時間表安排得滿滿的。學生時代一邊唸書一邊做四份兼職;畢業後忙於正職及插花教學。曾經有一天沒有工作,她竟不知何去何從,茫然地呆在公司。

大姐說曉柔不知道自己在讀甚麼書,也不知道有沒有用,應該趁年輕出去見識外面的世界。曉柔去了四川當義工,因為不忙,覺得很辛苦;其後,她到韓國一家寺院掛單,沒有工作,也很辛苦。她千方百計找些事情來做,編排充實的時間表。某夜,法師突然問她:「我們都沒事做,為何你一直在找事做?」這一問,對曉柔簡直是晴天霹靂!她無法回答,控制不了眼淚直流,自忖為何要把簡單的生活複雜化、將自己弄得那麼累……

回想在四川擔任義工期間,她所服務的居民平時只留在深山活動,「有事」才偶爾下山,而所謂「有事」不外乎看病之類。她悟到,生活中其實根本沒甚麼「大事」。

都市節奏急速,壓力逼人,有人迷失了自己,有人則變成了工作狂,須要不斷以工作確立個人價值感或存在感。然而,藉外在事物換取回來的自我形象,既不堅固也不健康。當我們的視線轉移向外,只會拉遠與自己的心的距離;相反,擺脫塵思俗慮的遮蔽,才能瞥見心地本然風光。

宋‧慧開禪師說得好:「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心不耽著過去、不追逐未來,享受當下的一切,就是安樂自在。

(下期待續)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