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上街

第252期明覺   文:小西| 2011-06-29

打從零三年之後,我差不多每年「七一」,都會與友人結伴「上街」。至於上街的理由,零三年自不必說,就是零三年之後,也有各種理由把我推上街,一盡公民責任。然而,近年學佛,每逢七一,倒是多了一重思慮:作為佛教徒,七一應否上街?有人認為,冰涷三尺,非一日之寒,社會問題盤根錯節,用佛教的用語,則眼前種種乃「共業」的結果,而外化為矛盾衝突之時,往往已是「果」的階段,若不能在「因」上下功夫,上街亦無助解開問題癥結。有人則認為,身在示威群眾之中,少不免有口角、碰撞甚至衝突,若一個人的心不夠堅定,情緒容易起伏,情感會蓋過理智,則不宜貿然上街,免得誤己誤人。所以,有人認為應該先改變自己,才想如何改變他人,甚至整個社會。

愈是這樣想,愈發覺多問題,當愈想愈困擾時,心裡乾脆跟自己說:上街這樣麻煩,倒不如不上吧?!況且,佛教是內明之學,有時連自己的七情六慾也未必管得了,又何來力氣改變這世界?還是先安內,然後才談攘外吧?!

然而,佛教徒如我,也不過是世間的在家眾的一份子,在現實中要「先安內,後攘外」,又談何容易?就正如禪修學佛,若果你打算先花二、三十年時間,賺取足夠的財富,然後待退休之後,在深山買一片地,建一所簡單但安全的小屋,才開始踏上修持之大道,你的「大計」是註定無法開始的。況且「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作為人世間的一份子,我們總是離不開世間,何不把世間視為磨鍊心志的場所?

當然,佛教是宗教,是內明之學,非關政治。所以,我一開始問的問題,或許問錯了。我不應該問:「作為佛教徒,七一應否上街?」而是應該問:「若果我(基於公民責任或其他原因)選擇七一上街,作為佛教徒,我應該抱怎樣的態度?」固然,通過上街向當權者施壓,我們或許可以成功地促使對方改變政策,讓「共業」得以改變。但世事難料,就是施壓的行動失敗,「共業」依舊,佛教徒起碼仍然能夠保住一顆不慍不怒的清淨心,理智行事,如其所如。

合什。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