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不一樣的太太

第247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1-05-25

病痛,就像暴風雨一樣,來時毫無警訊,忽然雷電交加,讓人措手不及。先是長子發高燒又咳嗽,身為醫生的我,習以為常,不覺有異。從藥箱拿了些藥丸,下個吩咐就是了。他已經是中學生了,應該會懂得照顧自己。剛好那幾天,又要出席醫院晚間的會議,照料孩子生病的事,就名正言順的託付於太太了。

看著太太從孩子的房間像螞蟻般忙進忙出:測量體溫,依時吩咐孩子吃藥,多喝水蓋被……我還心想:「哎呀!小病是福,難得休息幾天,何必小題大作呢!」

太太還真用心良苦,為免幼兒受傳染,把他調換到主人房和我們一起睡。但太遲了!當天晚上,兄弟倆開始嘔吐了。偏偏他們都來不及衝進廁所,結果床單上,樓梯口和客廳都有他們效仿「畢加索」的傑作,青一堆,黃一片的,又髒又臭。幾番清理洗刷,天都快亮了。

這時我才慎重其事,準備從醫院多帶回一些藥物備用。可是時不與我,我也跟著「淪陷」了。發燒又暈陀陀的感覺真不好受,第二天硬撐著做了兩宗小手術後,就回家休息了。

太太被迫請了假,以照顧三位病倒了的「大寶寶」。這一回,她可真是忙得喘不過氣來,巴不得長有三頭六臂呢!一天三餐都改為清粥小菜,配些中藥,又是薏米加涼茶,說是降火調溫,完全不把我這西醫放在眼裡。忽而高燒忽而發冷的我已手無縛雞之力,只好任由她「擺佈」了。

她在每個人的杯子都貼上各自的名字,以免互相感染。我揶揄地說:「親愛的,我看只需要標明你一人的杯子就好,我們都中招了。」

愛,果真可以克服萬難。兩天後,燒退了,我們一個個站了起來,胃口也大開,太太拉得緊繃的心緒,此刻才放鬆了下來。夜晚,見她一臉倦容,我心疼地說:「親愛的,螞蟻也該睡覺了吧!」

這一次的「病災」,幸虧有太太穩守崗位,像白衣天使般無微不至的照顧,噓寒問暖,讓我感動不已。所謂:「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這是我哪世修來的福啊!嘴硬的我卻諷刺她太凶悍,連病毒都不敢接近她,真是狗嘴裡長不出象牙來。

在打理得井然不紊的家,習慣了幾至「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寵溺,一切都好像理所當然。直到病得連爬起床喝杯水都要他人攙扶時,才懂得身邊有一位深愛著你的人,願意為你付出一生,是一件幸福的事。

難得以「病人」的身份休息了幾天,沒有急診室急迫的電話,我方能體會太太細心的關愛。小病,果然是福氣。我滿懷感恩地向太太說會終生相許,她白了我一眼:「哼!鬼才相信!」嘩!醫生說的話也不相信了嗎?看來我在手術室揮刀舞劍之餘,得加倍努力討她歡心了。

親愛的,我愛你,就以這一篇文章見證,做為山盟海誓吧!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