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不丹過大年、馬拉松之旅(下)

文:鄭運蘭    圖:鄭運蘭| 2015-03-11
圖6--吊橋圖6--吊橋
圖7--馬拉松終點圖7--馬拉松終點
圖8--虎穴寺Taktsang Monastery (Tiger's Nest)圖8--虎穴寺Taktsang Monastery (Tiger's Nest)
圖9--祈楚寺圖9--祈楚寺
圖10--祈楚寺7世紀大殿入口圖10--祈楚寺7世紀大殿入口
圖11--Dungtse Monastery圖11--Dungtse Monastery
圖1--半馬拉松起步點圖1--半馬拉松起步點
圖2--馬拉松沿途風景圖2--馬拉松沿途風景
圖3--皇宮(Punakha Dzong)圖3--皇宮(Punakha Dzong)
圖4--悼念先人的小塔圖4--悼念先人的小塔
圖5--沿途有僧侶替跑手們打氣圖5--沿途有僧侶替跑手們打氣

不丹國際馬拉松


二月二十三日,終於來到比賽之日。不丹國際馬拉松,今年是第二屆,由不丹奥委會(Bhutan Olympic Committee)協辦,目的是培育當地青少年參與奥運。今屆共有二百名跑手參加,當中包括八十三名來自海外的跑手。考慮到全馬賽事由二千米高原起步,我選擇了在較低的一千三百米海拔起步的半馬拉松賽事(圖1)。


賽事於早上八時開始,首八公里從Punakha Valley山麓,跑至Mo Chhu 河下游。沿途經過雨林區、村落、稻田、佛塔、及寺院,可飽覽山谷及遠處雪山的景色(圖2)。我與十數位來自中國、印度、馬來西亞、德國、英國的悠遊跑手,跟著在後段,邊跑邊拍照及互相鼓勵。雖然是車路,地面凸凹不平。而且是名符其實的「馬路」,因為路上忽然會有一群馬匹出現,也忽然會有幾隻牛,跟著我後面跑。這些特色在其他海外馬拉松中,是找不到的。賽道最後的十一公里,已見到皇宮(Punakha Dzong) (圖3),再跑向了皇宮旁的火葬場。真體驗到香港與不丹兩地的差異,皇宮附近的地點竟然用作火葬場!


據導遊說,當地處理遺體的方式,是先在手腳關節切割,令遺體可用布包裹,再由駐火葬場的僧侶誦經,然後火化。骨灰會用來制造小塔,放在寺院附近的路邊(圖4)。經過火葬場時,僧侶們替我們打氣,相信是不丹馬拉松另一個特色吧! (圖5)


之後跑過一段掛滿經幡、高掛在山谷中的長鐵索吊橋,是全程最有特色的景點(圖6)。再沿村落的泥石路跑六公里,最後在Punakha市中心公路上,跑回位於皇宮的終點。最後一公里時,大部分跑手都筋疲力盡,開始半行半跑的,包括頭幾名回來的全馬選手。第五名的全馬選手也是來自香港,與有榮焉! (圖7)


離開Punakha,開車約六小時前往柏羅(Paro)。 因這段道路自2014年開始修建,尚未完工,故有一半的道路崎嶇不平。



柏羅(Paro)


在Paro 除了參觀了十六世紀建造的堡壘外,還參觀了國家博物館。面積雖然不大,但介紹了不丹二十一種跳欠(Masked Dance),其中一種只在Drametse節日才會跳的舞蹈,已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UNESCO)非物質文化遺產中。


柏羅位處不丹西部,與中部的Bamthang均盛產大米;Bamthang出產的是糙米,而柏羅則是紅米。兩地都是不丹佛教重地,在柏羅參觀了三所重要佛教寺院。


其中之一是不丹最神聖,建在九百米高山崖上的虎穴寺Taktsang Monastery (Tiger's Nest) (圖8)。相傳蓮花生大士曾在八世紀時,從西藏騎着老虎來到這地方,在這山崖上建寺。寺內有八所大殿,另有兩所大殿,在山後的寺院內,地勢比較險要。第一間大殿,其實是一個石窟。內裏有一個山洞,據說是蓮花生大士,第二次重回不丹的時候,在這山洞內打坐。山洞的門現時圍封起來,每年只開放一次。我當然也把握機會,在山洞旁靜坐了一會。 臨走時,殿內喇嘛囑咐我,參觀完其他的大殿後,再回來這裡打坐。他還說,因為是蓮花生大士曾打坐的地方,是很殊勝的。所以朝拜了其他地方後,我又回到山洞旁靜坐。寺內唯一的窗户與山洞是同一直綫的,迎着窗外透進來在透進來的光線打坐,彷彿回到蓮花生大士騎着老虎的情境。當時寺內只有我一人,坐了十多分鐘,感覺氣場很好、很寧靜,也很感恩此次因緣。


翌日參觀了祈楚寺(Kyichu Lhakhang),與上文曾介紹過在Bamthang的Jambay Lhakhang,同是西藏王松贊干與文成公主在七世紀時,為降服魔女而建的一百零八所佛寺之一。祈楚寺與Jambay Lhakhang有一個共同特色,兩寺四邊牆身,全都圍滿轉經輪。我也隨著當地信眾,一邊念著六字大明咒,一邊轉著經輪(圖9)。這寺院內有兩座大殿,其中一座是在七世紀興建的,內裡的牆壁仍保存著七世紀時的壁畫(圖10)。殿內有四尊千手千眼觀音銅像,手工精美。内殿雖然關上了,但可透過小窗,讓善信看到內裏供奉着的釋迦牟尼佛,八大菩薩,及其他佛像,猶如立體曼陀羅。


行程的尾聲,我更改了整日行程,特別要求參觀由Thangton Gyelpo於1421年建的Dungtse Monastery。不丹國教是竹巴噶舉派(Drukpa Kagyu) , 這寺院是噶舉派傳承。不論建築風格及內部壁畫,都是不丹、乃至喜馬拉亞地域上罕有的。但可能這寺院位處於柏羅市中心附近的路旁,旅行社一般都將它忽略了,很少列入行程之內。對佛教建築及藝術有興趣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寺院的外型是一個圓型佛塔(圖11) 。 內部有三層,以曼陀羅形式,代表修行的次第。地面那層是三百六十度的迴轉型繞道,兩旁置有佛像及內外牆繪有壁畫。因為內層還有一個迴轉型繞道,令我聯想起敦煌的中心柱石窟。地下的內壁繪有以佛、觀音、度母、蓮花生大士示相的五佛禪坐圖。通往上兩層,要攀爬近乎直立式的古老木梯。第二層外壁的壁畫是大黑天(Mahakala) ,內壁繪有中陰身(Bardo) 。第三層繪有印度八十四位聖僧,及噶舉派祖師瑪爾巴(Marpa)、密勒日巴(Milarepa) 、岡波巴 (Gampopa) 等。也有供奉密勒日巴之銅像。


總結


不丹隨處可見的經幡、轉經輪、佛塔,都瀰漫著宗教氣氛。提醒我們,保持正念及善良的心靈。據導遊說,不丹擬於2016年,由現時約六萬的旅遊簽證,大大提升至二十萬。希望這純樸的佛國及人民的心靈,不會因外來經濟及旅遊的蓬勃而受衝擊,否則便失卻了這國家最重要的財產──民風。


(完)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