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金鼠賀年篇-ads

不問功德的非一般教師──專訪創古仁波切

文:梁冠麗    圖:梁冠麗、香港創古密宗佛教中心| 2015-11-26
八十二歲的創古仁波切精神奕奕訪港。八十二歲的創古仁波切精神奕奕訪港。
仁波切與筆者仁波切與筆者
仁波切在印度智慧林為僧眾加持 (圖:香港創古密宗佛教中心)。仁波切在印度智慧林為僧眾加持 (圖:香港創古密宗佛教中心)。
仁波切接受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加持 (圖:香港創古密宗佛教中心)。仁波切接受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加持 (圖:香港創古密宗佛教中心)。
仁波切在青海 (圖:香港創古密宗佛教中心)。仁波切在青海 (圖:香港創古密宗佛教中心)。
仁波切教授第九世大寶法王著作的法本仁波切教授第九世大寶法王著作的法本

距離第一次遇見創古仁波切已是晃眼十三年,今次他留港數天,很感恩能獲安排見面。1933年出生的仁波切,已經八十二歲。往年曾見他以輪椅代步,今次他動作較慢,但也算行動自如。然而,身體的衰老絲毫無損他的智慧與慈悲的感染力。


「年紀大了自然多毛病,今年我的健康較去年改善了很多。」他說暫時沒有新的計畫,但由於今年四月的尼泊爾大地震,嚴重破壞了他在加德滿都的寺廟、尼院、僧伽學校、閉關中心等,他稍後會開始進行重建工作。



災難是無常的教學


作為佛教徒,不少也詫異佛教聖地尼泊爾竟遭遇如此大災難。仁波切說:「為了鼓勵弟子修行,就會告訴他們這些寺廟、古蹟是殊勝的,很有加持力,增強他們的信心,但這只是一個角度。


「從現實角度來說,其實還不是木頭、石塊、水泥搭建而成的一般建築物吧,始終還是會損壞的。從自然科學角度說,雖說尼泊爾是聖地,但位處全球地震最頻繁的喜瑪拉雅山脈。大陸板塊仍然在移動中,所以地震是不能避免的。」


仁波切更表示,尼泊爾會繼續遭遇地震災難,除了是因為地理原因,也關乎業力。


「共業是大家一起經歷的事情,如大家的思想和行為都朝向負面、破壞方面,是會帶來災難的。尼泊爾的佛教徒比例很低,只有幾個百分點,印度教徒仍保留殺生獻供的祭祀。人類不斷破壞自然環境,也導致地震、風災、水災……。此外就是別業,地震中,加德滿都有八千人死亡,但創古寺院則無人傷亡。所以業力各有不同。」



隨時準備面對死亡


災難無日無之,我們應有怎樣的心理準備?


「最好的準備方法是盡快修持佛法,因為無論是否遇上地震,人最終也會死亡。所以每個人都要準備好面對死亡,現在的生活很快樂也好,很舒適也好,很痛苦也好,也應做好準備,提醒自己死亡會隨時來臨。」


那麼八十二歲的仁波切又怎樣準備自己的死亡?他哈哈笑著說:「我不是很精進,但也經常提醒自己,準備死亡隨時來臨。我也盡力多做善行,多做禪修,多做功課。我到世界各地弘法時收到很多金錢供養,都用來照顧佛法的修行人、弘揚佛法的事情上。」


仁波切今生已經是第九次轉世,每生專注弘揚佛法,死後也會再轉世,所以死亡對他來說不算甚麼吧?


仁波切笑得更開懷:「我不是一個很重要的轉世祖古,哈哈!無論是否祖古,人人都要轉世的,不是嗎?從這點來看,信有轉世,每個人都應該不用怕死亡啦?哈哈……」


現時,仁波切每年巡迴世界各地弘法,弟子不計其數,歐美、東南亞、香港、台灣皆有道場設立。



廣度眾生全無功德


「回顧一生,我經歷過很多苦難。當年離開西藏,像難民一樣逃亡到印度,周圍沒有認識的人,唯一想的就是佛法,希望能建立寺院、收門生。宗喀巴大師說,最適合弘法的地方,就是沒有佛法的地方,或者是佛法已經消亡的地方,所以我去到很偏遠的地方成立了寺院,當初學生只有一、兩位,多年來逐漸增多到現在,雖然不能利益到所有眾生,但也利益到有緣人,後來也在世界各地成立中心,也利益到在家人,所以自覺一生還是過得不錯。」


由達賴喇嘛授予格西學位、獲大寶法王封為「三藏總持師」的創古仁波切,是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的總經教師,曾任噶瑪噶舉四大法子1 的導師,也是許多祖古與堪布的上師。然而,他從來不感到驕傲,甚或有任何功德。


「完全是因為十六世大寶法王的悲心、願力,我才有機會教學。十六世大寶法王當年離開西藏後,生活也很艱苦,可以用的就是從西藏帶來的有限錢財,既要建寺廟,又要照顧四大法子。佛學院開始時規模很細,法王要我教導四大法子和其他祖古,讓他們長大了能弘法利生,所以我是完全沒有功勞的。」


這讓我想起一個禪宗公案:梁武帝廣建佛寺、抄寫經書、供養僧侶,自己也詠經齋戒,做了很多善行布施,他問達摩祖師他有多少功德?祖師卻直斥道:「毫無功德!」仁波切倒是從來沒有想過要問這種問題。



非一般的老師和學生


仁波切教導的都是非一般的學生,他的教學經驗也是非一般的。


「轉世祖古其實有不同層次的分別。有一類如法王噶瑪巴級別的,是真正的轉世活佛,有留下轉世信函等,外表和上一世有很高像真度,他們無需太多學習,因為已本具豐富學問、很多功德。


「另一類,如法王噶瑪巴等長老,認定這個小孩子未來對眾生有幫助,就認證了他,給予一個名號。這類轉世活佛就需要學習了,因為他們過去生沒有怎樣學習和修行,只是今世被認定。


「再有一類,就是媽媽口才了得,把兒子說成轉世活佛,『看我孩子如何如何的特別!』就被認證了。」說到這裏就大笑起來。


創古仁波切的睿智、幽默、謙遜和慈悲,從我最初接觸他,已是深印腦海中。第一次遇見仁波切的情況是非常難忘的。



十三年前的因緣際遇


2002年夏天一個風雨交加的黃昏,接近下班時間,接到朋友一通電話。她說姊姊家中鬧鬼,有人指點她皈依三寶,等如得到「大佬」照顧保護,並建議她皈依一位剛好訪港的創古仁波切,說他是非常厲害的高人。朋友未接觸過佛教,根本不知道甚麼是皈依、甚麼是仁波切,她知我平時也有聽佛經,所以希望我可陪伴她們兩姊妹去見仁波切,給她們「壯膽」。那時我雖然已聽佛經一段時間,但仍未皈依,因為好奇,就答應一起去探個究竟。


到達時,天已全黑,下車時雷電交加,走了幾步已變了落湯雞。喇嘛引領我們進一個房間,大椅子坐了一位樣貌十分慈祥的老人,就是創古仁波切。仁波切用一個裝有佛像的小匣子在我們頭頂逐一輕碰,並念念有詞,喇嘛給我們紅繩藥丸之類。幾分鐘後,靜了下來,儀式似乎完成了。我們三個女子坐在地上傻瓜似的,和仁波切大眼瞪小眼。總要找個話題。我問仁波切:「現在我們已經成為了佛教徒嗎?」仁波切即時露出一個很燦爛的笑容,臉孔散發著像月亮的光輝。他說:「啊,原來你們想成為佛教徒!」於是立即給我們進行皈依儀式。三個傻瓜就這樣糊里糊塗皈依了。朋友姊姊家中鬧鬼情況後來是否擺平,沒有弄清楚。我自己倒是出現了重大的轉變。


皈依後,我才弄清楚創古仁波切是噶舉傳承當代一大禪師暨學者,也是許多祖古與堪布的上師;同時也是藏傳佛教四大傳承:噶舉、寧瑪、薩迦、格魯的完全合格導師,擁有「堪千」即大堪布的榮銜2


自此,我經常參加創古中心的法會及活動,2002年底隨他們到印度瓦拉納西鹿野苑創古智慧金剛大學參加仁波切的法會和教學。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到印度,想不到開啟了往後經常到喜瑪拉雅山國家的朝聖之旅。



鹿野苑奇蹟之旅


鹿野苑是佛教四大聖地之一,釋迦牟尼成佛後第一次講經的地方。鹿野苑也曾經是印度最富庶的地方之一,現在卻是全國最貧窮。每天經過市集,看見周圍都是泥濘,最豪華的檔口是座破舊的木頭車,一般貨品如蔬果魚肉都是放在地上販賣,小孩子光著身子在泥濘玩耍。最令我難忘的,是市集有很多補鞋匠,而且生意很好,細看他們修補的是甚麼鞋,不禁吃了一驚,竟然是「人字拖」,還是香港最便宜那種,十元八塊一雙。那時香港雖未流行意大利名牌人字拖,但也不會想到要把破損的人字拖送去修補,就算是一千幾百塊的鞋子沒穿幾次就會掉棄,鞋子穿至破爛實在罕見。在鹿野苑市集鞋匠修補人字拖更是經過多次修補、極度破損的。


某天清晨,我們在黑暗中出發到恆河放生。清晨五時,恆河沿岸已是非常繁忙,小販叫賣,一隊隊人抬著屍體往河邊火化,河裏淺水處已有不少人誦經沐浴。我們登上可載十多人的木舟,在霧氣瀰漫中向河中心駛去。太陽仍未升起,黑暗的迷霧中隱見有火光、燭光,並有梵唱遠處傳來。突然霧氣分開,另一艘木舟駛近,原來是送來一瓶瓶放生的魚兒,瓶口很窄,看不清內裏,只覺幾個瓶子十分沉重,我們的木舟頓時往下沉了不少。仁波切率喇嘛誦經後,把瓶子逐個往河裏傾倒,只見河水灰黑混濁,魚兒肥大但也是灰黑色,一時互相擠擁,那時我想,地獄除了有用火的,可能也有令人窒息的黑水,眼前可不是娑婆世界的縮影?


雖然只是十天旅程,世界對我來說不再一樣。回到香港,眼見甚麼都清潔得閃閃發亮。在港鐵扶手電梯上,我出了神地盯著前面一個小學生的裝扮。那背囊手工精美,裁剪複雜,用料更是高科技產物。運動鞋當然也運用了航天科技、納米技術之類。腦海浮現鹿野苑沒衣服穿的孩子、不斷修補的人字拖,眼前一切只能以「超現實」形容,心裏湧現了很多無法回答的問題,因而激起追求佛法的熱情。



轉心四思維直指法身


其後,我也參加過好幾次仁波切帶領的閉關活動和朝聖團。我最感恩能參與「直指法身」大手印禪修閉關教學。大手印是直接指引心性的禪修法門,容易修持,利益廣大。因此,歷史上有無數證得殊勝成就的弟子。修持大手印法門,只需利用生活上的零碎時間,就可以獲得,甚至得到解脫,所以特別適合現代社會。


今次重逢仁波切,我請求仁波切把這套禪修方法介紹給讀者。由於香港人特別忙,當然最好有更容易入手的修持方法。仁波切慈悲地建議讀者可先修持「轉心四思維」,作為修持「直指法身」大手印禪修的入門。就是單純修持「轉心四思維」,也有無限利益。


仁波切解釋何謂「轉心四思維」:


「首先,思維人身難得。人類可持戒、修行,但動物卻不能;地球何其大,但無佛法之處多得很。即使是有佛法的國家,身邊也有很多人不認識佛法,因此應該把握機會好好修持。


「第二,思維死亡無常:不要用『未來再修』的想法欺騙自己,因為生命不長久,唯一只有當下,未來是說不準的。造成死亡的原因何其多,因此要把握當下修持,若能如此,將來回顧自己的一生時,你會深感欣慰:我真的盡力了,我沒有浪費此生!


「第三,思維因果業力:大家都想離苦得樂,然而我們要真的深入了解產生快樂的因,也就是一念善心、善語及善行,當自己有自主能力時,要把握行善的任何機會。痛苦的因就是惡念、惡語、惡行,有自主能力時,就要消除苦因,未來就不會痛苦。


「第四,思維輪迴過患:遭遇逆緣、障礙、疾病等等時,要思維:輪迴本來就是如此!因此就應該要修持佛法,脫離輪迴。」


已經是藏傳佛弟子的,同時修持「四不共加行」,即:皈依大禮拜、淨罪金剛薩埵百字明咒、獻曼達、上師相應法。


「轉心四思維」呼應了仁波切面對死亡、準備死亡的忠告。今天沒有地震,我們面對的是恐怖襲擊的威脅。恐怖襲擊崩潰了所有繁華的假象,還未脫離輪迴的快樂是短暫無常的。正如仁波切所說,人是必然要死的,只是心態上一直逃避,到頭來怎樣死是沒有分別的,重要是準備好自己。仁波切時刻警惕自己死亡隨時來臨,珍惜、善用生命,一生活得豐盛無憾,早已準備好了。我們又準備得怎樣了?




1 噶瑪噶舉四大法子為:泰錫杜仁波切、蔣貢康楚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夏瑪仁波切。

2 在西藏傳統佛教中,證得無上成就的人被稱為「喇嘛」。但是在今天,「喇嘛」一般被用來稱呼那些受戒的出家眾。「堪布」指那些受過高等佛教學院教育的喇嘛,與現代教育制度裏的哲學博士相等。「祖古」是轉世喇嘛的意思。「仁波切」是珍貴的「人中之寶」的意思,比轉世的喇嘛更為珍貴或更高階。現在「仁波切」此一稱呼已普遍用於所有「祖古」;除了「祖古」,非轉世者如果修學有成,一樣會被冊封為「仁波切」,惟「仁波切」並不一定是「祖古」。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