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不自由以外──輪迴中的生命價值創造(上)

文:唐秀連 | 2015-12-06
(圖:listovative.com)(圖:listovative.com)

手塚治虫的著名動畫系列《火之鳥》,其中有一〈異形篇〉,是以業報輪迴為主題,講述八百比丘尼的故事,頗符合一般人對輪迴的印象,故值得一談。故事大意如下:

左近介是生性殘暴的領主女兒,父親對她施以極嚴苛的管教,不但強迫她穿著男裝,更害死了她兩個至親(母親與愛人正豐),好使她斷絕六親之愛,順理成章成為一位強悍的領主繼承人。由於父親殘暴不仁,左近介恨極了父親。一天,父親得了絕症,偏偏八百比丘尼(傳說已活了八百年,故名)以靈藥救治了他。帶著對父親的仇恨,左近介與隨從前往比丘尼所在的蓬萊寺,誓要將她刺殺,可是,在得手後卻走不出行兇的陰霾,甚至時空逆轉,受困其中。為了掩飾罪行,左近介只好扮成比丘尼,並在機緣巧合下代替她治療傷病者。此後,化身比丘尼的左近介,一直立心行善,濟度病苦,詎料三十年後,又再被自己(三十年後的左近介)殺害,而犯了殺業的左近介再度變身為比丘尼,靜待下一次自我制裁的噩運,如是循環往復,永無盡期:

事實上,蓬萊寺是個閉鎖的空間,與外界從沒生起任何互動。左近介處身其間,唯一要面對的,只是不斷重複的宿命──仇恨→殺人→贖罪→被殺→仇恨⋯⋯

可以說,左近介的生命歷程本身,就是一條輪迴的軌跡,而且是徹頭徹尾的輪迴典型。因為此種反覆輪迴,無限循環的歷程,是發生在一個封閉的系統內,既無外在作用的介入,亦無內部各因緣條件之互相轉化與重新組合,以促成新的事態發展。故在其中的一切事件,僅僅串連成一個個機械化的重複過程,其情形就像早已預定了所有情節的劇本一樣,場景、故事、對白、角色、鏡頭,都已一一設定好,無論重演多少次,箇中大大小小的環節,包括任何細節,都不會變動絲毫。

肯定輪迴乃無限回歸的機械性流程,會導致兩個問題:第一,即無異於承認人欠缺了自主性,無法突破外在環境的制約,這跟行為主義學習理論的其中一個假設互相呼應:行為必須以環境對人的影響為因來解釋,個體學到的行為,乃刺激與反應之間的聯結。換言之,人的行為,都是受制於外界刺激的結果,如是刺激,便注定有如是反應,所以,人將無法衝破輪迴鏈上的枷鎖。

其次,佛教的基本世界觀,是諸法無定相,因緣輾轉相生。但在蓬萊寺的幽閉空間裏,卻沒有因緣的生滅作用,也不見事物自然而然的成、住、壞、空,從佛法的因緣觀而言,這不外是一個虛構的世界,因為諸法的實相,從來不是循著一條既定的路向運作,即使所謂輪迴──一些人心目中的宿命論代名詞,亦不可視為刻板的事件重現。所以,儘管輪迴楬櫫了人們身心的不自由,卻在不自由中,仍有機會實現生命價值的創造,讓人生跳出永恆回歸的詛咒。


(續下篇)

作者 - 唐秀連
廣州中山大學哲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講師、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文學碩士課程副主任。曾任東京駒澤大學佛教學部研究員,研究範圍:天台學、梵文佛典、中國佛教哲學。

電郵:tongsaulin@hotmail.com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