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九十日以前

文:傳燈法師    圖:Patrick Kwong| 2019-06-04

「沛然的體重達1.9公斤時,醫生說她可以回家休養了。」李太說。

沛然是早產兒,在媽媽胎裡才二十六周就迫不及待出世了,出生時體重不及兩磅。李太回想。「當天在產房裏,丈夫一直問:為甚麼會這樣?這麼早出世能生存嗎?我也顧不上他,自己心煩意亂,還要忍受陣痛,一邊吸著止痛藥,一邊念觀音菩薩。」

沛然五臟六腑未長全,醫生建議先給她注射兩支強肺針,兩支針需要間隔十二小時。第一支針打過以後,陣痛越來越強烈,分秒難熬,連觀音聖號也念不下去了。李太便跟女兒說:既然你選擇這個時候來到世界,就要順利出世。

當時,產房內有很多醫生、護士,只見他們忙著搶救孩子,卻看不到她,也聽不見她哭。她內心旋即後悔起來,後悔自己撐不到第二支針,萬一女兒救不活怎辦?

院侍去探望李生、李太時,深深感受到他們的焦慮不安,從旁陪伴和支持:「繼續保持正面心態,祈請菩薩加被,祝福小孩平安。」

兩夫妻一直很希望有小孩,李太懷孕之前、之後,天天誦地藏經。她對佛菩薩的信心始終如一,沒有半點動搖。無論行、住、坐、臥,她都念著觀音菩薩,在孩子身邊也念給她聽,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她,她也不理,深信孩子會大步檻過。

每天探病時間未到,李太已在門外等著,探病時間過了,她還捨不得離開,恨不得能二十四小時陪伴在側。丈夫下班後一定趕來給女兒打氣,回家後又上網購買孩子的衣服和用品。女兒提早到來,一切還未準備好呢。

離開母胎,沛然住進了深切治療部的保溫箱九十 天。迎向她的,是一關又一關的考驗──黃疸過高要「照燈」,腦出血二至三期要治療,醫生又懷疑她有腦膜炎,兩度抽取骨髓去化驗,加上心臟導管生長不健全,需要接受手術。 每次簽字,李生、李太都心如刀割,卻也無可奈何。

粗大的氧氣管輕輕架在她的臉和鼻孔上,奶汁需靠胃管輸入,還要面對消化不良、細菌感染、痰塞的煎熬。起初的一個月,沛然的體重提升緩慢,也聽不到她的哭聲。

「做心臟手術前,我忍著淚對她說:你一定要勇敢,一定要堅強,爸媽在門口等你,你一定要平安出來。她好像聽見了,第一次『哇』地哭了幾聲。」李太說著,眼都濕了。

整整三個月,兩夫妻從無法接受到願意面對現實,不再浪費時間傷心難過,開始積極學習照顧女兒的方法。

「第一次伸手入保溫箱替她換尿片,我手腳笨拙,弄得一床的糞便。首次餵奶時,用了一個半小時,深怕嗆到她,又怕她沒有呼吸。」

李太繼續說:「她像個小戰士,有特強的生命力,教我們不輕言放棄。」

作者 - 傳燈法師
大覺福行中心住持、佛教院侍部主管。2011年起為佛門網專欄撰文,其後輯錄成為首本文集《自己點火》。現法師與我們再續法緣,分享院侍經驗及生命感悟,以文字洗滌心靈。專欄名稱:【自己點火】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