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二十三)謙 遜 Nivato

灑甘露比丘| 2010-11-01
「謙虛的人永遠不談自己,驕傲的人往往用驕傲來掩飾自己的卑怯」
 
「煩惱皆因強出頭」從此句話可以知道「逞強」是引生煩惱的根源。由於「怕輸」所有就會「逞強」。「怕輸」與「逞 強」為孿生兄弟,如影隨身同時出現。「好勝」為彼等父親,暗地裡唆使兄弟倆從中作祟。由於好勝心重,什麼事情都要跟人比較,懷著此種心態的人,生活必然無 法安適快樂。
 
好勝不止於人,甚至動物也有這種劣性。話說有一條蛇,生活在偏僻的山裡,有時活躍在茂盛的草叢中,行走如飛,非常自在。
 
不幸得很,這般自由自在的生活,遭到蛇尾的妒忌。一日,蛇尾按不住的說道:
 
「你這蛇頭,到東到西,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從來不跟我商量,十足暴露了你的專制獨裁,吃苦奔走的盡是我。遇到美好的食物,從來沒有我的份;觀賞風景也是你蛇頭獨佔,我認為你和我相處的關係,那裡還有公平的意思呢?」
 
「還有什麼辦法?」
 
蛇頭不肯認輸的辯道:「誰叫你做蛇尾?我領導你,以及所享受的特殊權利,是上天給我的恩賜,你現在妒忌我,豈不是妒忌上天的意思麽?」
 
「請你住口!」
 
蛇尾生氣的說:「上天的意旨是絕對公平的,你看:太陽普照大地,可曾有一點不平的私意?只有你這蛇頭,為了達到你欺負我的目的,便把上天這塊招牌捧出來,要我也承認你的特權,我可不會那樣無知,請你別做天真騙人的夢!」
 
「誰騙你!」
 
蛇頭覺得蛇尾無理取鬧,心裡也有點火了,但為了避免不幸的事情發生,還是心平氣和的對蛇尾說:「蛇尾老弟,我們多年來形影不離的相處一起,我總是領導你在 平安的道上走,使你能一直的安全,沒有受到任何不幸的災難和生命的危險,你應該感謝我才對,怎麽可以無理的跟我吵嘴呢?」
 
「誰跟你無理取鬧?」
 
蛇尾更火了:「你以為你領導我是了不起的嗎?」
 
「在前面走,雖然算不了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蛇頭有點不能忍耐了,於是帶著諷刺的意味說:「你蛇尾有眼睛嗎?為什麼不想想你本身的缺點?」
 
「你胡說,我有什麼缺點?」
 
蛇尾生氣的罵道:「你一天到晚的只顧玩,玩餓了吃,你應該想想你自己的缺點才對!」
 
「好了,我不想再跟你這樣無聊的爭論,你的意思究竟怎樣?」蛇頭見蛇尾完全不講理,只好氣餒了。
 
「我要在前面走。」
 
蛇尾直接了當的說出自己的本意。
 
「你看:人類的頭一定在上面,腳一定在下面;你看,所有的獸類,爬蟲,頭都是在前面,尾巴一定在後面,你是我的尾巴呀,怎能在我前面走呢?」
 
蛇頭還想說服蛇尾,扭轉它本末顛倒的繆見,故作最後的努力說:「世間任何物體,都是有上下前后的,你和我在世間生存,又怎能不依此天定的次序?」 
 
「那我可管不了這些。」
 
蛇尾硬是要實現自己的意思,那裡還顧到自然的秩序?
 
「哎!」蛇頭無可奈何的嘆息道:「你既然不管前後上下的次序了,什麼顛倒的事你都做的出來,我對你還能說什麼呢?由你主意吧!」
 
蛇頭氣得不再講話了,只好閉上眼睛,聽蛇尾擺佈。
 
蛇尾現在做領導了,特用盡了力量向前走,走了很久,才走了很短的路程,因為沒有眼睛,看不到正當的大道,只是在危險的路上亂闖。現在橫在它面前的是個火坑,它由於不能看到,還是向着著危險的火坑前進,最後,終於跌進了火坑,當可憐的蛇尾快要被燒死的時候,才反悔的說:
 
「我沒有眼睛怎能走在前面?真是自害害人呀!」
 
這一則的寓言說明了逞強、好勝的心是要不得。要鏟除這害心就要以「謙遜」之心來度化它。好勝心理佛教以「慢心」稱之,它包括驕傲與自大。古人言:
 
「自謙則人愈服;如果自誇,人必猜疑。」
 
「處下不處高」是謙遜之道,是將自我地位置於下降,這是修道人之根本態度。所謂「高者必墮」,修道如水,大海處 下,才成其為水。大海位最下、最低,故能容百川;若人虛心謙下,則一切逆順皆能歡喜納受。吃人不吃,做人不做,是無上福德資糧。謙遜是圓成忍辱之法。修道 的人心存謙虛,其性即如調柔金,忍德甚大。初始修是忍辱,久修成定。欲成就「忍辱波羅蜜」必須「心中無事,事中無心」。所謂「心中無事者」 其心必然虛寂而能隨緣應一切事,猶如太虛空無形無相而合眾相。所謂「事中無心者」即於無量利生事業中,一切善行不生分別心,不生人我心也。
 
「謙庳退讓似吃虧,
平安順利涵在裡,
不惹注目不招忌,
實則終得大便宜!」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