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二十八)遵從 Sovacassata

灑甘露比丘| 2010-11-01
「隨意而安」是一種逍遙自在人生,是心安理得的精神領域。人其實是能夠瀟灑在此世間任意游,無奈被貪欲之心所牽累,生活得很不自在,很不自然。
 
遵從是維持社會秩序的上策,社會要能平安,人人就得遵守規則。我們的國家是一個法治的國家,也是亞洲國家 中執行死刑最厲的之一。但仍然有不願遵從,不畏於死的硬漢冒險私運毒品。馬路上仍舊可見行人不願使用斑馬線上來越過馬路,司機不願遵守交通燈的指示而硬闖 紅燈。公眾電話受諸破壞,候車亭變成匪穴,工商團契選舉舞弊,種種不按程式,不遵從規則的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鬧著。
 
社會開放,自由化後不守法的人愈來愈多,於是我們發覺到時代青年都有著一股叛逆心態,由於年少無知,再加 上好逞強,於是就喜歡逆道而行,違抗正規做諸破壞公物的傾向與作為。其實,年青人的此種行徑,無非是要引起他人的注意,讓自己有一種自滿自足的心理。人若 能互相遵從守規,自能促進人類社會的安寧與太平。
 
「依教奉行」此句誡言在佛教裡是佛徒們應當遵守與服從的旨意。學佛者,務必依循佛陀的教導來作實修,方才 不會出差錯。佛陀在世時,身旁的隨從弟子甚多,有者易教,有者難教。易教者皆為乖巧聽順的聖弟子,於此當中就有貼身侍者阿難尊者及羅喉羅尊者,他們的依順 不違的精神確是後世學佛者的好榜樣。


羅喉羅的遵從不違精神可以在經典裡被冠稱為密行第一大弟子。他是佛陀出家前的獨子,七歲出家,在僧團中做小沙彌,舍利弗是他的親教師,目建連尊者是他的戒 師。佛陀怕他因身分特殊而心生驕慢,不時告誡他要忍辱修行,不得有驕慢心。在他當沙彌期間,據說,有一次他的住室被一位比丘佔去了,他仍舊以一顆隨順的心 去接受它。他並沒有憑借特殊的身分對僧團有所要求,也不把事情告訴佛陀和舍利弗,竟跑到茅廁中端坐了一夜。
 
第二天凌晨,佛陀上茅廁如廁時,在微暗中發現茅廁有人,就輕咳一聲,問誰人在茅廁裡,羅喉羅應了一聲,就 走出茅廁向佛陀行了個禮。佛陀向他追問清楚後,即刻召集眾比丘,訓誡僧眾們要關懷照顧沙彌。羅喉羅委屈地在茅廁度過一夜也沒有半句怨言,照常為諸比丘行諸 沙彌應做的義務行。由此故,他聽教不違的美德,靜默的性格,持戒認真之態,即獲得「密行第一」之冠稱。遵從是不違天理、不做逆行而順其自然的意思。人若能 明白到天理不容這道理,就不會去造眾多天地不容的惡事。
 
流水能順著地勢往下流而形成江河,彎彎曲曲的滔流激蕩出聲勢洶洶的波濤水聲。其實,人心也能隨順環境而生 活,在坎坷不平的道路裡創出七彩繽紛、光輝燦爛的人生。隨順即隨緣,隨緣即遵從。遵從並非降伏或屈就,它是出自於一種安然、隨和的心態。所謂隨順即能和 合,生活之道,必須擁有能夠與環境、與人群、與事物配合,和睦共處的適應能力,即適者生存也。生活情趣,苦樂交加參差不齊,明白到遵從與隨和,自能解苦心 中,常得悅心之趣;得意時,便生失意之悲。何用多愁!
 
「物暴長者必夭折;
功速成者必易壞,
不推久長之計,
而造卒成之功,
皆非遠大之賢。」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