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五體投地的緣分

文:鍾玲| 2018-05-13
(圖:Pixabay)(圖:Pixabay)

編按:自2014年開始,鍾玲教授每月都會寫一篇佛教短篇創作,名為掌上小說。這些作品以一般人為對象,希望讓大家從中得到一些小領悟,讓精神境界得以提升。

當馮琳下了旅遊巴士,走向寺院的山門,山門匾上的漢字是「靈鷲山通度寺」;山門門框上有一簡短而大氣的對句:「國之大剎」,「佛之宗家」,她心中忽然感到一陣麻慄。這種感覺是昨天參觀佛國寺,前天參觀海印寺都沒有的。韓國這三座名剎全都有一千兩百年以上的歷史,當年完全是根據中國古寺的形制建造。三寺不同的大概是佛國寺和海印寺有川流不息的遊客,遠遠多過來通度寺參拜的信徒。

馮琳走入天王門的時候,梵唱聲由寺內傳來。天王門內很多韓國人合十拜四大天王的塑像,他們鞠躬比中國人的深。

那麼古樸的寺院,沒有新添的、俗麗的鮮艷色彩。壁牆上彩繪剝落,但畫的線條仍清晰。殿的四個角落,木柱斜斜撐起飛簷。那種令她麻慄的感覺又來了,這些個月來浸蝕她的失落感、空洞感,好像已經消退了不少。她忽然念及,通度寺是全韓國唯一供有佛陀舍利的地方。

由十方廣殿旁的一個木門走出去,迎面是一個巨大的、白色大理石砌成的壇。有兩層方型石欄圍住一個中心雕刻。中心也是雪白的大理石,狀如鐘,其上下都有蓮花瓣。馮琳想,石鐘下面必然封存了佛陀舍利。壇的入口排了很多供桌,供著水果和一大堆包包的米。壇的周圍鋪著墊子,十多個韓國婦女坐著輕聲說話,不見僧尼,應該剛剛做完法事。

馮琳望著舍利金剛壇後面,寺外的山坡,立滿鬱鬱蒼蒼的松樹,都是幾百年的古松。斜陽射在金剛壇上,平靜而莊嚴。她不由自主地在石砌地面上跪下,行三個五體投地的禮拜。

當她行完禮拜站起身來,心好像被飄舉起來,他走了以後,一年以來的悲痛、孤寂已經卸下了。這時馮琳看見左方五公尺的地方有一個花白頭髮的男士也在行五體投地的禮拜,那是香港、台灣的拜法,雙肘、雙膝、頭額觸地,不像藏 傳佛教全身貼地。等他站起身來,看見他胸前掛的牌子,原來是同一個團的,他們這一團由香港出發,共八十多人。她在第一車,他在第二車。他走過來,跟她點個頭,用普通話說:「這裏的感覺很殊勝。」

馮琳聽他用「殊勝」兩個字,知道他也是由台灣來的,他六十多歲的樣子,他眼中的風霜正在消融。

她說:「對,好像這裏會令人心的負擔減輕。」

他望著她,一位六十歲左右,相貌端正,有信念的女人。他說:「是的,我心裏的擔子也一下子放下了。」

她說:「我也是,壓在那裏一年了。」

他說:「我的,壓了半年。」

他們相視,在彼此眼中看見熟悉的東西。


《佛門網》蒙鍾玲教授允許刊載掌上小說系列作品。本篇原載台灣聯合報和香港大公報。


延伸閱讀:
專訪文學家鍾玲:與白雲老和尚相遇在創作中參悟人生……一切皆是緣!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