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親法會-ads

人生很難接受的兩個字──芬蘭動畫短片《最後的編織》觀後感

文:黃首鋼 | 2020-01-18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人生很難明白又不容易接受的兩個字是「捨得」──這是我看完芬蘭動畫家Laura Neuvonen 在2005完成的短片《最後的編織》(The Last knit)後最大的感觸。

在峭立的懸崖上,一位女士抱著椅子、織針、毛線和剪刀來到這極像荒謬劇的舞台。她視察一下環境後,坐下,便不顧一切不停地編織。背景音樂隨之響起,那單調又差不多永遠不變的節奏,像標誌時光不斷流逝的秒針聲,到底是訴說人類出生後那不知為何而來、為何而活的空虛?抑或是提醒大家要掌握光陰,好好去創造人生的意義?

女主角選擇了編織去填滿那一卡卡不停經過的時間列車。不斷變長的作品與其說是對她不懈努力的讚美,不如看成對她準確但非自控的機械性作業的諷刺──誰會需要這麼沉重的頸巾或地毯?她曾停下來,滿意地撫摸著戰利品那一幕,令旁觀者不禁為她的沉溺和無明而產生悲憫的感覺。

很多朋友看戲時,都醒覺自己的人生,其實也是大同小異:大半生忙忙碌碌,為不同的目標而奮鬥──為名、為利、為住屋、為子女的幸福、為事業的成功、為晚年的安穩;有些或較特別,理想是攀登世界第一高峰、徒手深潛至更深的海底、跑完越來越長的馬拉松比賽、打破一些運動記錄等等。大家可有停下來,想想自己付出了多少的代價?那可是真的值得粉身碎骨的人生理想嗎?

女主角曾有兩次停止欲望的機會,我們也曾有見好可收的時刻吧?大家是否像她一樣選擇了繼續,相信只要不斷投入,包括物質、時間、身體和精神,就可跨越一切極限?看到那在半空飄盪的戰利品,她豪氣萬千,儼然是人生的勝利者!

為理想而努力以赴,抑或是為欲望而奮不顧身,可因各人的價值觀而有不同的解讀。重要是大家可要量力而為,知所進退,否則,得不償失之外,更會墮入深不見底的深淵。

開始時,每人都輕易找到一把剪刀在腳邊,隨時可用。後來,它開始遠離我們,因為我們不斷餵養了一條毒龍──貪婪。它成為慣性後,控制了我們的思想,摧殘了我們的身體,想回頭時已是百年身,要斷、要捨都再不是易事了!

女主角展現了堅毅的生命力。每樣事情都見到她全力以赴,甚至是不擇手段。毛線用完,她還不會放手,用上了自己的頭髮;直到她被沉重的編織品拖下懸崖,大家以為她會粉身碎骨,轉眼之間,又見她爬了上來。她吐出留在口角的髮絲,暗示她為了保命,用牙齒咬斷那頭髮和毛線糾纏在一起的編織品,那可不簡單啊!

兩枝針織棒頗具象徵意義。它們既是女主角排遣空虛或努力奮鬥的生活伴侶,也是讓她爬回平地的救命工具,更成為叫她醒覺的重要提示。她看到自己逃出大難後,沒有毛線,手中仍機械般不停滑動的針織棒,才知自己的失控,急忙地丟掉針織棒,才可悠然地呼出一口氣,感受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

影片的結局不是光明、愉快,反而是帶來既悲傷卻又富警醒的訊息。女主角坐了下來,只享受了不夠十秒鐘的悠閒時光。轉眼間,她拿起剪刀,手又開始機械般收合。她剪剪指甲後,東張西望,找尋可被剪裁的目標……。

人類那由於缺乏正念,不知生死意義,不知如何渡過此漫長生命的空虛,隨著喀嚓喀嚓剪刀聲的響起,如一首與我們纏繞不放的哀歌,直至永遠。

作者 - 黃首鋼
法門無量,我有幸由禪修入門,多認識了自己,亦稍減習氣。在生活中不時運用佛法,發覺與內外境更能融洽相處;要感恩多位善知識,不時提點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闊眼界,稍涉獵中觀、天台宗和唯識等其他法門,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願和有行地在學佛之路邁步前行,開始領略到生命的真善美。專欄【禪心印月】、【天台片語】及【法相津塗】作者。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